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军事国防
战争是考验军队改革的试金石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卫星    2017-05-31 07:06:45

  恩格斯指出:“衡量一次军事改革是否成功,标准可能有多种多样。但最根本的一条是看经过这种改革的军队能否经受得住战争的考验。”战争是检验军队结构是否完善、能否生成有效战斗力的唯一标准。军队是为打赢下一场战争而存在的,下一场战争的需求牵引始终是军队改革的重要动力源和最终目标。一支具有强烈忧患意识和进取意识、敢于不断自我突破和革故鼎新的创新型军队,才能真正成为下一场战争的主导者。

  战争的一次性效应凸显

  水无常势,战无常态。战争千古无同局。战争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历史现象,其本质虽不会改变,但形态和样式却在持续演化,“兵形似水”原本就是一条定律。

  军事科学发展史实际上就是一部军事改革史。军事领域的变化永远都是最快的,而且许多新技术是在军事领域出现和发展的。恩格斯曾指出:“现在未必能找到另一个像军事这样革命的领域。”“一旦技术上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而且往往是违反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上的改变甚至变革。”无论是哪一个时代,最先进的思想和最尖端的技术往往最先应用于军事领域,从而引发战争面貌的改变。从原始社会使用石头、棍棒进行交战,发展到工业时代使用飞机、坦克、大炮、铁甲舰进行对抗,再到信息时代利用精确制导武器和信息网络武器进行较量。从古罗马的方阵,发展到火器时代的线式队形,再发展到后来的散兵队形。从小规模的战斗发展到军团战役,再到方面军战役甚至是方面军群战役,从一次性的会战发展到由多个战役组成的战局。从欧洲最初的有限战争理论,到拿破仑的“决战战略”,再到核时代的军事革命,从制陆权、制海权,到制空权、制电磁权,再到制天权。从帝王的战争、贵族与骑士的战争,发展到法国大革命时期人民的战争、苏联的卫国战争、中国的抗日战争,人民对战争的有限参与发展到广泛参与;再发展到今天军民界限模糊的“21世纪战争——混合战争”。回望历史,战争形态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特别是在当下,战争的一次性效应已愈加凸显。如果说以往战争样式的每一次重大改变都要经历上千年、上百年的话,现在已经要以10年为单位计算了,有的甚至只有几年。当我们的军事观念、军事斗争准备的参照系还停留于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时,殊不知那已经是15年乃至20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我们全力研究并加速由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过渡时,智能化战争已经开始向我们走来;当我们仍在备战高技术战争时,手段新旧交织、形式隐蔽复杂的“混合战争”,已经成为美俄博弈的一种重要方式;当我们费神思考如何在透明化战场隐身遁形时,无人化战争已经逐步显现;当我们埋头寻求在传统武器上与世界军事强国缩小差距时,以定向能技术为代表的“光战争”也即将登上舞台……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不能准确预见和把握未来战争,就不可能成为战争的主导者。美国学者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提出了非正规战和“复合战争”理论,21世纪初又提出第四代战争理论,2005年后又提出“混合战争”“灰色区间”理论。这些理论提出后,随着两场战争的实施,陆续得到美国官方认可,并进入正式文件,成为指导美军建设与作战的重要理论。

  美国新任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指出,我们的取胜之道就在于“要深入敌人的内心,掌握他们的欲望、信仰和恐惧,这不仅适用于我们的对手,也适用于我们的上司和下属”。美军2010年版和2014年版《四年防务评估报告》称,未来战争是“微软与砍刀共存,隐形技术与人体炸弹较量的战争”,是“在物理和精神两个范畴内同时进行的全频谱战争”,要“低成本”“轻脚印”“创新性”使用军事力量,综合运用军事和非军事手段给敌国“搅局”“添乱”,迫使其按照己方意图结束敌对状态。俄军自2013年开始研究这种战争模式,以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为首的一大批高级将领和学者积极参与其中,并在吞并克里米亚、支持乌克兰东部地区独立过程中进行了实践,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谁将主导下一场战争

  下一场战争究竟是什么样的?是非正规战、复合战争,还是混合战争?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既不能凭借上一次战争的样式去猜测,也不能照搬别国的战争理论,必须从本国的具体国情出发,在正确判断战争形态变化和国家未来面临的安全威胁的基础上,去寻找答案。

  爱因斯坦说:“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使用什么武器作战,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一定会使用棍子和石头。”由于国家实力和科技发展不同,战争实践不同,军事理论发展水平也不同。目前美国军事理论界提出了许多新概念,有的经过战争实践检验,有的具有前瞻性,但对我们来说,在学习借鉴时,绝对不能被概念所迷惑,更不能盲目地随着别人的指挥棒起舞,人云亦云。比如,“局部战争”这个概念美国人提出后,就有人想当然地认为,将来我们面临的也是一场规模较小的局部的战争。殊不知,对战争规模的判断,是同一国的国家实力、军力规模、作战思想密切相关的。究竟什么规模的战争在美国人眼里才够得上是“局部战争”呢?根据美国的标准,20世纪50年代发动的朝鲜战争尽管双方参战人数将近250万,但它只是一场中等强度的冲突,但对于朝鲜半岛南北双方来说,则是一场关乎命运的总体战。数十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军队对阿富汗或伊拉克实施的长达10多年的战争,仅算是一场局部战争,但对阿富汗和伊拉克来说,则是令民众深陷灾难的大战。理论误导非常可怕,理论陷阱尤为可怕。

  显然,美国人嘴里的局部战争对其他国家而言,根本上就是一场大规模战争,甚至是一场关系亡国灭种的全面战争。尤其是在当下,美国公开扬言要增强与我国进行大规模持久作战的能力,并且正在以我国为主要作战对象,加紧联合盟友在印亚太地区构建以夏威夷为指挥中枢,以关岛、澳大利亚和迪戈加西亚为中转整备基地,以驻韩、日、新、菲军事基地为前沿阵地的作战体系,其战略核潜艇、战略轰炸机、先进战机和新型驱逐舰等高端战力也在不断部署到西太地区。这种围堵和备战,一旦发生战事,对我国来讲绝不是一场局部战争那么简单。

  “明者防祸于未萌,智者图患于将来”。习近平主席告诫我们,“要善于运用‘底线思维’的方法,凡事从坏处准备,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做到有备无患、遇事不慌”。所以,我们要立足最困难、最复杂的局面,做好万全准备,宁可备而不战、不可无备而战,头脑要时刻保持清醒,手中始终要留出余力,不但要预有先手,而且要预有多手,备有后手,确保有事时以变应变,计出万全。

  在引领战争中推进军队改革

  人类历史无数次证明,战争的胜负首先不是在战场之上,而在战场之外,在战争之前。军事革命中的落伍者,必定是未来战争中的牺牲品和淘汰者。

  早在19世纪末期欧洲科学技术飞速发展之时,恩格斯就疾呼:“当技术革命的浪潮正在四周汹涌澎湃的时候,让这些保守的偏见在军队中占统治地位,是没有好处的。”作战理论落后于战争实践,军事行动缺乏有效的理论指导,类似的例子在国外并不鲜见。英国首先发明了坦克,但在机械化军事革命中却沦为落伍者,最终在战场上被动挨打。苏联1941年6月卫国战争爆发前,打赢了外国武装干涉和国内战争的苏联领导人,对下一场战争的认识仍然停留在过去,军政高层自认为掌握先进军事理论,盲目自信导致对德国闪击战的胜利视而不见,仍坚信“人数庞大的军队集团实施密集突击具有决定性意义”等观点,不顾军队火力和机动力发展给密集突击带来的本质性变化,战争爆发后在边境军区指挥瘫痪、军队混乱不堪的情况下,仍按原定计划两次命令军队实施大集团密集突击,向敌国领土推进,结果在敌强大坦克兵团的反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同样,新旧战术的差别,也是西班牙无敌舰队覆没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过去一切的失败经验,用法国大战略家安德烈·博富尔的话来说,都可以归纳为两个字——“太迟”。

  俄罗斯军事理论家斯里普琴科在其《未来战争》一书中曾说过:“军人的主要任务从来就是对未来战争进行全面准备,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所准备的往往是过去了的战争。”胜利总是向预见到未来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而不会向那些等待变化发生后才去适应的人微笑。一场成功的军事改革,不在于进行了多少“悟性的自由创造”,而在于能否比别人更快、更深刻地觉察客观世界的变化,并利用变化的条件去创造新的作战方法。正如人们常说的,一流的军队总是在设计战争、谋划战争、引领战争。近年来,美军每发动一场战争,便创造一种新的作战理论。而当其他国家开始纷纷研究、效仿这一作战理论时,他们便又另辟蹊径、另谋新策了。于是,我们看到,海湾战争中的“精确打击”,科索沃战争中的“非接触作战”,阿富汗战争中的“网络中心战”,伊拉克战争中的“快速决定性作战”等理论层出不穷,令人应接不暇。这启示我们,战争的胜利首先是思想的胜利、理论的胜利,只有摆脱陈旧观念的束缚,既看到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又想到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才能真正成为战争规则的制定者,让敌人在我们所设计的战争模式下与我作战。原总参谋长杨得志老将军曾讲过,“未来战争中具有更大威胁力量的,多半会是那些目前还在实验室里或者还在科学家头脑里的东西”。这正是中国军事理论研究者的使命担当,我们的理论比敌人每先进一分,将来在战场上都可能挽救上千上万条生命。

  克劳塞维茨曾指出,“不能让理论的树叶和花朵长得太高,而要使它们接近经验,即接近它们固有的土壤”。我军历来强调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扬长避短,克敌软肋。在锻造一支能打仗、打胜仗的人民军队的历史进程中,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关键阶段,我们必须吹响推动军事理论创新的时代号角,既要把握战争形态发展演变规律,主动适应世界军事发展潮流,更要立足自身实际,瞄准使命任务和作战对手,坚持不懈地发展中国特色军事理论。这是我军打赢下一场战争的基本指导,也是军事辩证法的核心要义所在,更是贯彻习近平主席坚持“理论自信”要求的重要体现。军队建设是平缓的改革,改革是突飞猛进的军队建设,无论是建设还是改革,都是强军精兵实践的常态。强军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只要强军仍在路上,我们就当求索不止。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依法健全陪审制度保障人民参与司法 依法健全陪审制度保障人民参与司法
战争是考验军队改革的试金石 战争是考验军队改革的试金石
深入学习掌握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贯穿的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 深入学习掌握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贯穿的马克思主义立场
大运河文化对城市及陶艺发展的影响 大运河文化对城市及陶艺发展的影响
邓小平如何讲政治 邓小平如何讲政治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海
  •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 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 俞正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
  • 《习近平用典》
  • 《习仲勋与群众路线》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