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文史参阅
用郭嘉“十胜十败论”审视曹操一生功过(上)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杨奎    2018-10-08 00:10:01

  官渡之战前夕,面对袁绍的主动进攻,曹操面临极为严峻的战争形势。遥想袁绍当年,“有威容器观”“为人宽雅,有局度,喜怒不形于色”,不但地广兵强,在社会上有极高的声望,而且在百姓的心中是非常有德政的一方诸侯。当此之际,郭嘉为曹操献上著名的“十胜十败论”,从激励曹操必胜的角度出发,也暗含对曹操的劝勉,提出了十个方面应当实现的战略安排。“十胜十败论”不但可用于判定袁、曹的官渡对决,也可用于评判曹操的一生功过。

道胜

  “绍繁礼多仪,公体任自然”。繁礼多仪即讲排场、架子大,程序多、内容少,修饰多、务实少,虚伪多、诚恳少。人情莫不喜自然而厌繁缛,繁缛的礼仪不惟增加运行成本、降低办事效率,也疏远上下级关系。郭嘉投奔曹操前,曾在袁绍帐下呆过数月,虽然袁绍对他格外礼遇,但他还是毅然离去。袁绍喜欢繁文缛节,有一次回汝南老家,有很隆重的车队,阵势非凡,快到郡界时,他因怕受到同乡名士许劭的批评,就说“吾舆服岂可使许子将见?”就把其他车辆打发走,自己装模作样、轻车简从地回了家。曹操则不然,他胸怀大志,乐观包容,坚韧不拔,藐视一切困难,具有吞吐天下的英雄气概,完全不屑于繁缛的礼仪。许攸投奔曹操时,他已经休息了,但他跣出迎之。他“每与人谈论,戏弄言诵,尽无所隐,及欢悦大笑,至以头没杯案中,肴膳皆沾污巾帻”。《三国演义》中描写了他五十四次大笑的场景,许多都是在非常庄重或者生死攸关的场合,这虽然算不得正史,但也十分形象地刻画了他的性格。

义胜

  “绍以逆动,公奉顺以率天下”。“以逆动”即袁绍不从民意,不拥戴汉天子,以一个反对汉天子权威的军阀面目出现。“奉顺”即曹操顺应民意,拥戴汉天子,以汉室的权威治理天下。东汉末年,汉室虽已倾危,但在百姓心中依然是正统,刘备的民望一直很高,与他打的兴复汉室的旗帜也有关系。毛玠、荀彧都看出若要取得胜利,需要顺应民意,“宜奉天子以令不臣”,这条建议立即为曹操采纳并立即实施。在曹操行动之前,沮授也洞察此理,力劝袁绍早行“挟天子而令诸侯”,否则将被其他人抢得先机,结果袁绍不纳。当此之时,曹操因“奉顺”而以义胜,只此一点就在诸侯之中取得了道义制高点。但是,曹操在后期加封国公、受九锡,并未得到民意的普遍拥护,连他的首席谋士荀彧都表示反对。荀彧认为曹操应该怀忠贞之诚、爱人以德来匡扶汉室,结果被曹操逼死,荀彧的六子荀顗后来成为司马氏篡魏的得力干将。曹丕威逼汉献帝禅位后,对天下人说“尧舜之事,吾知之矣”,明白告知天下人谁有实力谁就可以不顾大义篡位为帝。这句不讲政治的蠢话,动摇了曹魏政权的政治基础,后来曹魏政权被司马氏“以其之道还施彼身”。当初郭嘉判定的义举,曹操不再坚持,失去了义,则人心背离。

治胜

  “桓、灵以来,政失于宽,绍以宽济宽,故不摄,公纠之以猛,上下知制”。东汉末年,政治黑暗,纲纪大坏,法令不行。当此之时,袁绍的治下法令宽和,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曹操则施行申不害、商鞅的法治思想,强调“刑,百姓之命也”,“拨乱之政,以刑为先”,面对散乱的政治秩序,审时度势,以猛纠宽,制定并实施严格的法令,不官无功之臣,不赏不战之士,曹魏政权基本实现了赏罚分明、令行禁止,打击豪强、杜绝朋党,形成了清明的局面。曹操出任济南相时,发现青州各郡修了许多刘邦孙子刘章的祠堂,仅济南就有六百余座,祭祀活动大行,社会风气日益奢靡,百姓却越来越穷。曹操对此重拳出击,将这些祠堂全部拆毁,不许官民拜鬼拜神,让百姓安心从事农业生产,济南一时“政教大行,一郡清平”。曹洪有一个宾客在许昌违法乱纪,被许昌令满宠逮捕,曹洪向满宠写信求情无果,于是告到曹操那里。曹操召见满宠,满宠预料曹操可能会释放这个宾客,于是提前执法,将那个宾客诛杀。曹操得知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高兴地说:“负责任的官员就应该这样办!”

度胜

  “绍外宽内忌,用人而疑之,所任唯亲戚子弟,公外易简而内机明,用人无疑,唯才所宜,不间远近”。袁绍虽然军力雄厚,手下有一流谋臣沮授、田丰和当世名将颜良、文丑、张郃,但是,他内心却怀疑这些部下,最信任的还是自己的亲戚子弟,在他那里,贤良者得不到信任重用,不贤良者也没有被分辨匡正。荀彧说袁绍“布衣之雄耳,能聚人而不能用”,郭嘉也说他“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袁、曹二人起兵之初,曾有一段高下立判的对话,袁绍问曹操:“若事不济,则方面何所可据?”曹操反问袁绍,袁绍说:“吾南据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众,南向以争天下,庶可以济乎?”曹操说:“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曹操的用人之明有目共睹,他三次发出《求贤令》,提出“唯才是举”,强调贤才的重点是才干,“若必廉士而后可用,则齐桓其何以霸世?”官渡之战胜利后,他将部下与袁绍的秘密通信全部焚毁,显示出超乎寻常的包容度量。但是,曹操对人才的把握也出了很大的偏差,他以己之短忌人之长,“诸将有计画胜己者,随以法诛之”“轻害士人,天下非之”,诛杀的良臣良将良才为数不少,如崔琰、高顺、孔融、华佗,许多英雄离他而去,成为了他的对立面。

谋胜

  “绍多谋少决,失在后事,公得策辄行,应变无穷”。官渡之战的战史也是袁绍的拒谏史,他手下谋士提出的一系列正确建议都被他逐项否决。曹操面对问题,能听得进部下的不同意见,据此改变自己原先的主张,而不顾及自己的颜面。他具有优秀决策者从善如流、“唯道理是从”的忘我胸怀,能够在不同决策方案中作出选择,不会让下面的人迎合他的意图,也不会因智谋不从己出而不予采纳。曹操北征乌桓得胜归来后,召见之前反对进军的人,这些人都非常害怕,担心要受到处罚,不料曹操却重重赏赐了他们。曹操对他们说:“孤前行,乘危以侥幸,虽得之,天所佐也,顾不可以为常。诸君之谏,万安之计,是以相赏,后勿难言之。”但是,曹操在后期的几个重大决策却未能做到“谋胜”。刘备刚入川时,司马懿和刘晔都提出应当立即南下,趁蜀中人心未附,可以传檄而定,而如果现在不取,等刘备站稳脚跟则后悔无及。但是,曹操却作出了和光武帝刘秀截然相反的决策,“人苦无足,既得陇右,复欲得蜀?”言竟不从。曹操有雄霸之心,在此关头却失去了一往无前的进取心。赤壁大战前夕,贾诩提出不应南下,而应当安抚百姓,等待时机,结果曹操骄傲自满、过于轻敌,没有听从贾诩的建议。曹操在此战略决策上的一招不慎,导致了三国鼎立60年的局面。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网络语言:信息时代的一种文化表达 网络语言:信息时代的一种文化表达
破解脱贫攻坚中的形式主义难题 破解脱贫攻坚中的形式主义难题
削减地方债:不能迟延的经济“大手术” 削减地方债:不能迟延的经济“大手术”
坚持与时代发展同频共振 坚持与时代发展同频共振
聚力高质量发展推进党校办学实践 聚力高质量发展推进党校办学实践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锐意改革创新 壮大主流舆论
  • 李克强会见美国客人
  • 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困境中实现了精神升华”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