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学术人生
窗间一经书生辈 亦开风气亦为师
——忆萧前老师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周文彰    2017-02-24 07:58:13

 

  

  “马克思主义的反映论是能动的反映论,不是如有的人所理解的照镜子式的机械反映论。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只是提出了一些原则性的论述,需要我们深化研究,给以丰富和发展。”

  1984年2月3日晚,我和萧前教授并肩漫步在中国人民大学校园里。没有雾霾,只有我俩吐出的淡淡青烟。

  我们出了校门,走向附中,又从附中,返回校园,如此反复,惬意长谈。两包香烟,对抽个精光。连续三天的博士生招生考试下午刚刚结束,累得半死的我去向萧前道别。萧前说:“出去走走吧!”他已经有意录取我了。

  这是我第一次单独和仰望已久的老师在一起。这一年,我31岁,萧前60岁,他还不到我今天的年龄。

  “祖师爷”

  在初见萧前之前,用“如雷贯耳”来形容他的名气,恰如其分。

  当我作为“七七级”跨入南京大学哲学系读书时,用的教材是《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这本书由艾思奇主编,萧前是主要执笔人之一。哲学系副主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原作者胡福明,马克思主义哲学课主讲老师李华钰等,都是人民大学哲学系毕业的,都是萧前的学生。

  萧前,用陈先达教授的话说,是人民大学哲学系的“祖师爷”。

  萧前,1924年出生于湖北省江陵县,读中学时就喜欢读艾思奇的《大众哲学》。1944年考入西南联大物理系学习,1946年年底,他在地下党组织的安排和吴晗的推荐下进入解放区,到北方大学文学院学习,1947年春节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哲学家艾思奇,成为艾思奇的行政和学术秘书,进入哲学领域。1948年北方大学合并到华北人民革命大学,1950年在华北人民革命大学的基础上成立中国人民大学,萧前在马列主义教研室任教。在此,一直工作到2007年去世。

  1951年,费·让·凯列等苏联专家来人民大学讲授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中国教师作翻译和理论辅导,萧前担任理论辅导组组长,兼凯列的助手,开始了和凯列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哲学交往。萧前曾经说过,他的一生得益于两个好老师,一是艾思奇,一是凯列。

  1952年7月,根据中央宣传部的要求,人民大学举办马列主义研究班,设哲学、政治经济学、马列主义基础和中共党史四个班,为全国高等学校培养马列主义理论师资,萧前任哲学研究班班主任。研究班连续招收多年,培养了大量人才。黄楠森、高清海、李秀林、陈先达、汪永祥、庄福龄、杨宪邦等一大批哲学家,都是研究班的学生。杨春贵、胡福明、刘放桐等哲学家也都是萧前任教的研究生班的学生。马俊峰教授说得十分贴切:萧前在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界的地位,是在研究班时期奠定的。

  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的奠基者

  我们“七七级”进入大学的那个时候,即1978年3月,真是“百废待兴”。“十年动乱”刚刚结束不久,教学秩序尚处在恢复和重建阶段。没有像样的教科书,是师生面临的最大问题。各学科老师一边讲课,一边夜以继日地编写讲义。

  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是幸运的。我们不但有老师们刚刚辛辛苦苦编发的厚厚讲义,还有艾思奇主编、萧前参与撰写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由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的全部哲学著作、论文、演讲、通信等等构成的,具有博大精深的理论内容和内在的理论体系。如何引导和便利人们学习和领会呢?就需要对经典著作进行提炼、梳理、解释、应用,形成教科书。1959年12月,中共中央决定编写一本反映中国实际、体现时代要求的哲学教科书《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这个任务就落到了艾思奇和萧前等13位教师身上。

  这是我国第一部全国通用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材,1961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不仅全国高校通用,干部教育培训也用,对我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学、研究和宣传,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人们公认萧前在其中的重要作用和贡献。艾思奇同志去世后,萧前和其他专家一道,又根据实践的发展和认识的深化,对“艾本”进行了修订。

  普遍适用性,既是这本书的长处,也是它的不足。作为哲学专业的教科书,显然应当更加厚重,即理论的深度、广度、论述、分量等等,都需要加强。特别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体系的认识需要深化;被“十年动乱”搞乱了的哲学原理和哲学概念,亟待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新时期已经开启的现实,需要马克思主义哲学去体现、去贴近。

  编写专业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的历史任务提上了议事日程。受教育部委托,由萧前、李秀林、汪永祥担任主编的《辩证唯物主义原理》和《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分别在1981年和1983年由人民出版社相继出版发行。两本书都标着“哲学专业试用教材”。1990年萧前和汪永祥老师主持了这两部教材的修订工作。《辩证唯物主义原理》《历史唯物主义原理》两书获得广泛赞誉,迅速成为全国各高校哲学专业通用教材。这两本书标志着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科建设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与时俱进的思想家

  一直萦绕在萧前心头的问题是——

  现行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体系,是不是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创立的哲学理论及其体系?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如何概括和提炼当代社会实践、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发展成果而得到丰富和完善?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一门学科,怎样完善和丰富才能对中国当代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提供应有的指导?等等。

  思考并试图解决这些问题,可以说贯穿萧前老师后半生的哲学生涯。

  我博士生入学考试结束时那个晚上,萧前和我在人民大学校园里的长谈,大部分内容是集中在这些话题上。他特别重视和鼓励我对西方哲学史和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的兴趣和了解,他说,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认识论,需要借鉴和吸收这些内容。“马克思主义哲学对待其他哲学不应当有宗派主义情绪”。

  1980年,他在《红旗》杂志发表《论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1983年发表《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实践的唯物主义》等论文,阐发了他对如何梳理和概括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新思考,由此引发了全国性的关于“实践唯物主义”的讨论。这场讨论,极大地推动了我国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质特征的认识,以及对苏联哲学教科书体系对我国哲学发展的负面影响的反思。

  此后几年,萧前连续发表文章、参加研讨,阐发他的新观点。例如,1988年在“实践唯物主义研讨会”上,他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是实践唯物主义。”“坚持特别是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唯物主义,突破多年来几乎被我们视为当然的现有哲学教科书的内容和体系,建构和创造反映当代实践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内容和新体系,已成为紧迫任务。”萧前把反思的矛头直指自己所主编的教科书。

  我当时在场,这番话让我充满敬意。毕竟,教科书的影响太深了,要形成新的认识上的一致是很难的。所以,正如萧前指导的第一个哲学博士李德顺所说,我国哲学界曾一度出现别人比萧前更坚持“萧本”教科书体系的现象。

  1985年,在萧前的倡议和主持下,以全国当时8个马克思主义哲学博士点的教授组成课题组,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创新和哲学原理教材改革”。该课题的研究成果就是1994年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上下册)。这本书从内容到体系,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进行了富有成就的探索,黄楠森称之为“一次有重大意义的哲学体系创新活动”。

  萧前的思考直接付诸行动了。1981年,萧前被聘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哲学学科评议组成员和召集人,1982年中国辩证唯物主义研究会成立,萧老师被推选为执行会长之一。

  活跃的“师生理论创新群”

  一个在思想上与时俱进的导师,自然要求和鼓励他的博士生们以创新作为哲学研究的灵魂。萧前常说:“不想发展马克思主义的人,不是一个好的马克思主义者。”

  我在人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1985—1988年,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的博士生导师就是萧前和夏甄陶两位教授。夏甄陶以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研究的卓著成果独树一帜。两位导师,志同道合,如同一人,博士生专业方向都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共同愿望都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始终成为我国“时代精神的精华”。导师身先士卒,学生奋力拼搏,论文、演讲、访谈频繁见诸报刊和研讨会,渐渐形成了一个“师生理论创新群”。而主体性问题似乎又是我们前后三届同学的共同课题,李德顺的价值论、郭湛的主体活动论、陈志良的思维建构论、欧阳康的社会认识论,以及我其后完成的主体认识图式论,都贯彻着对主体性的卓有成效的研究。

  “马克思主义的反映论是能动的反映论,不是如有的人所理解的照镜子式的机械反映论”,针对当时有人对马克思主义反映论的诘难,萧前对我说,“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只是提出了一些原则性的论述,需要我们深化研究,给以丰富和发展”。

  我心领神会。不久,我拿着博士论文《主体认识图式研究》写作提纲去见他,他看了并听了我的汇报,当即点头同意,并嘱我好好关注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科学哲学、科学学、心理学、文化人类学等多领域的研究成果。我照办了。在论文的开题、写作和定稿过程中,我切身感受到了萧前老师悉心指导的巨大作用,特别是鼓励学生解放思想、勇于创新、实事求是所产生的重要力量。

  活着就要思考

  正值萧前持续发力,醉心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创新发展时,1996年10月,他病了,而且一病就不轻——脑溢血,开颅手术又不及时,他的体力和智力受到病魔的严重摧残。

  醒来之后,他发现,左手左脚不听指挥了。我从海口来北京人民医院看他,他指指身体左侧,口齿不清地说:“谁让我反左的呢!”一句话说得我们忍不住笑起来。乐观、豁达、顽强,这就是在病魔面前的萧前。他对前来看望的人说:我现在是“两手抓”:一手抓体能锻炼,一手抓脑力恢复。

  他真的慢慢恢复了,得益于现代医学,得益于他的毅力,特别是得益于他贤惠无怨而又是医生的妻子潘瑰智。

  他为自己能够整段背诵马克思主义经典而兴奋不已,为自己能够亲眼看到香港回归而兴奋不已,为自己能够跨入新千年而兴奋不已。2004年5月9日,人民大学举办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发展理论研讨会暨萧前教授80华诞纪念会”,并出版了《萧前文集》,李瑞环同志题写了书名。

  活着就要思考。他每天都在关注天下新闻、国家大事、哲学动态。领导同事老友学生们来看望他,话题常常自然地转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改革开放的哲学思考等话题上。我从海南来京,每次看他都是这样。

  学界似乎也没有把萧前当成留有中风后遗症的病人,他的威望、他的思想,冲淡了人们这方面的意识,经常邀请他出席各种学术活动。当然,他已经不可能有求必应了,只能择而为之。有一次,当我推着轮椅送萧前老师进入会场时,全场起立鼓掌,表达敬意,表示欢迎。

  2007年8月23日凌晨,萧前思考了一生的大脑永远地停止了思考,享年83岁。

  人们这样评价萧前:“半个世纪以来,萧前教授始终站在哲学基本理论教学、研究和学科建设的前沿,成为新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教学体系的创立人和学科奠基人之一,成为我国当代最为卓越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的代表人物之一。”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联合国防治荒漠化
  •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
  •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
  •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
  • 伟略引领意无限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