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学术人生
专注于传道树人的党建专家
——记中央党校戴焰军教授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孙林    2017-06-02 08:00:27

 

 

  戴焰军,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巡视员、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宣部马克思主义研究与建设工程专家组成员、中国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常务理事、中直机关党建研究会副会长、中共党史学会党建史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全国党建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宣部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特聘高级研究员,首都高校党建研究基地学术委员、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执行编委,在若干地方和军队高校任兼职教授或客座教授。长期从事党的建设与思想政治工作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在《人民日报》《求是》《学习时报》等报刊发表文章200多篇,撰写、主编《执政党建设问题研究》《执政能力建设与党的意识形态工作》《思想政治工作实效性导论》《中国共产党党员教育培训教材》《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等教材、著作10余部,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和省部级项目多项。

  5年前,我刚刚入职中央党校党建部的时候,戴焰军老师是党建部副主任,无论上级领导还是同事们都喊他老戴。老戴慈眉善目、学养深厚,气色良好的脸上常挂着微笑,给人以自然的亲切感。所以,我们年轻人都不称呼他的领导职务,而直接喊他戴老师。

  为学之道重在精要

  很多刚进入党校工作的年轻教师,都面临着从高校到党校的科研转型,我也一度为之彷徨和苦闷。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了戴焰军老师的点拨。记得那是在入职第二年初的一次部门例会之后,戴老师看似无意地问我最近忙什么。我回答说,看看书,准备写写党建的文章,随即我也说出了自己在科研上的迷茫和困惑。戴老师当时没有立即回答我的疑问,而是缓缓地说,党校和高校的科研有共性,也有区别。共性就是都遵循着一定的科研规律,都研究事物的本质和规律,都强调以精品的科研成果展示这些本质和规律;区别就是党校科研遵循“党校姓党”的根本原则,集政治性与学术性于一体,以政治为“里”,以学术为“表”,强调表里如一。此外,较之高校科研,党校科研更强调理论联系实际,即理论既要上接中央精神的天线,也要下接具体实践的地气。寥寥几句,听得我茅塞顿开,连连点头称谢,打心底里觉得这个领导、老师有水平。

  有了这样的契机,此后的请教、交流逐渐地多起来。戴老师学识渊博、平易近人、每问必答,有时候循循善诱、有时候语重心长、有时候严肃认真。在治学方面,戴老师十分强调“为学之道重在精要”,所谓“精”,就是精诚的治学精神、精心的治学态度、精致的治学方式、精品的治学价值。他说,读书要读精品书,精细研读,做学问要做精品学问,精心打磨;所谓“要”,就是抓住关键领域,抓住关键环节。戴老师不止一次地跟我们年轻教师说过,一定要形成自己核心的研究领域,不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研究面广根浅,要结合自己的专长尽快通过“跑马圈地”确立专业研究领域。专业领域确立后,还要与时俱进地结合党中央新精神、新理念、新要求,以及地方和基层新实践、新情况、新问题,及时研究,又好又快又多地出成果,如此才能在科研上站得住脚。有人说,世界上最长的距离就是从“说到”到“做到”之间的距离。戴老师大大压缩了这个距离,他既说到也做到了。自他1986年确定党的建设与思想政治工作为研究领域以来,陆续发表论文200余篇,出版教材、著作10余部。他不仅研究领域聚焦,而且研究节奏与时代同频共振,紧紧把握住了党建的时代脉搏,与时俱进地推出了宣传文章、智库内参、学理著作、调研报告等一系列精品研究成果,并多次获得省部级奖励。

  执教之道首在传道

  戴焰军老师可以说是中央党校党建部的劳模,不包括分校的课,一学年在校内承担主体班课程超过30次。从教30多年来,用戴老师自己的话说,中央党校没有他没讲过课的主体班。戴老师在诸多身份中十分看中教员这个身份,记得在2013年底,戴老师带队去山东调研,中午吃饭,接待方问我们戴老师什么行政级别,以方便对等接待,当我们转述给戴老师时,他回答说“我就是一个教书匠”。说实话,我们当时内心觉得戴老师太过低调,事后问起,戴老师说:“职业的真正价值在职业本身,而不在职业之外,我们的价值不仅在于我们是什么?更在于我们干什么?干得怎么样?教书育人是我们教员安身立命的主业,中央党校教员被人尊重若仅仅因为中央党校单位的因素,那没有多少意义,反之,若因为教员本身,因为教员的学养而被尊重,那才更有意义和价值。”戴老师的话让我想起了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那句名言:“不要问你们的国家能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国家做些什么。”的确,戴老师的回答让我更加深刻地领悟到个人与单位之间的关系。

  随着接触的增多、加深,特别是在教学上逐渐深入地了解、理解他的理念、风格之后,更加理解他“教书匠”的自我定位。作为教书匠的戴老师,他有“工匠精神”,对教书匠心独运,对三尺讲台的诠释远远超出了职业的范畴,而关乎事业和使命了。在“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科学领导”课上,他把传道视为首要任务,不断强调党的意识形态工作的正道。2015年10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之后,党建部遂即开展相关备课工作,关于如何讲好这两项被称为“史上最严党纪”的解读课,大家有不同的思路。戴老师明确建议,无论从技术角度出发,还是从党校教育的定位出发,讲两项法规都应该以传道为主,避免逐一讲解法条,而应以讲法规精神为主轴,最后落到党性和纪律修养上,这一建议最终成为共识被采纳。

  韩愈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作为师者,戴焰军老师更看重是传道。他说,在道、理、术的结构中,道如北辰,道正,则理直,理直才术顺,所以,首先在道,关键在理,实现在术。戴老师的这些理念,我刚开始也并不理解,在与学员交流的过程中,面对学员提出的实际工作困惑,也曾经意气风发、好为人师地为之解疑释惑,但实际效果却不理想。多次碰壁之后,才逐渐理解戴老师这句话的深刻内涵。

  为人之道贵在成人

  作为长者、前辈、领导、同志、同事、朋友,戴焰军老师很关心年轻人的成长,他力所能及地给予我们年轻教师以成长的机会。因为研究领域相近的关系,我多次参加戴老师带队的调研以及他主持的研讨会,戴老师多次利用他的“特权”给年轻人更多的表现和展示自我的机会。记得2015年夏天去四川调研,座谈会期间,接待方表达了主要请戴老师谈谈意见和建议的想法,我们几个年轻人本以为没有机会上场准备“围观”,正要掏出手机稍事放松。没想到戴老师却说,让年轻的同志先谈一谈吧,他们的学术训练系统、专业理论水平高、思路开阔清晰,有很多新思想、新观点。于是,我们几个早有准备的年轻人都进行了很好的发言,戴老师更作了精彩的总结发言,座谈会开得很好,接待方也非常满意。

  成熟的稻穗低着头。戴焰军老师为人谦和,对年轻人尤为如此。作为一个从事党校教育事业超过30年的资深教授,戴老师说,人才梯队是教育事业永继的根本保障。所以,他对我们年轻人给予了特别的关注,记不清多少次,他给我们提供调研、科研、智库以及外出授课的机会。

  君子成人之美。戴老师成人之处还在于他乐于传授经验。在党建部,我们都知道他有一大爱好:打双升,所以,请教戴老师让他打开话匣子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起打打双升,寓教于乐,每次都受益匪浅。然而,戴老师由于平时工作非常繁忙,这样的机会其实并不多。2014年,戴老师不再担任领导职务后,我们想这下时间充裕了吧,谁知却不然,他更加忙碌了。一方面,党校进行教学改革,他承担了很多新的主体班课程;另一方面,创新工程实施,他作为首席专家承担了很多工作。还有就是他自己自我加压,展开了不少自己感兴趣的研究。除了每月两次的部门例会之外,其他时间见面的机会变少了。虽然,在现实空间见面机会减少了,但在网络空间中见他的研究成果却越来越多了,2015年、2016年,他都发表超过10篇以上学术论文。最近,他又把研究重点聚焦在全面从严治党主题上,连续在《求是》《光明日报》《学习时报》《人民论坛》等报刊上发表研究文章。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年过花甲的戴焰军老师仍保持着积极的治学、执教态度和节奏,仍一如既往地关心、关注着年轻人的成长。思久才有远见,行久方见执着,前路漫漫其修远兮,真正的学者将上下求索,一往无前。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修好政德课 走好从政路 修好政德课 走好从政路
不断推进基层党建高质量发展 不断推进基层党建高质量发展
中国进入公共外交新阶段 中国进入公共外交新阶段
上层建筑理论的新探索 上层建筑理论的新探索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
  • 李克强同蒙古国总理呼日勒苏赫举行
  • 《摆脱贫困》英、法文版电子书上线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困境中实现了精神升华”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