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学习文苑
三里河之“河”
—— 三里河的前世今生(一)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赵润田    2017-07-14 08:03:37

   “五一”期间,一条新近挖掘修整的河流悄无声息地焕发出魔力,让北京前门大街东侧许多已经搬走的老居民纷纷相约回到故地,来看看这个自己曾经居住几十年甚至世代居住的地方,如今变成了什么模样。

  小河弯弯曲曲,新植的树木还没伸开腰肢,老人们指指点点,辨认着当年的胡同。所有的人都沿着这条小河巡看,而这条河,就是历史上成为整个这一地区名称的三里河。

  即使是年纪最大的老人,也不曾见过这条河,真实的三里河早已湮没于历史。十年前,北京在进行奥运会筹备工程时,也只是在三里河大街挖到了一道明代桥梁。我就是在那一带长大的,整天南桥湾、北桥湾地叫着,直到那天特地前去,才得见此桥真容。

  那一带的老住户,自幼便知晓那一片是曾经有过一条河的,周围街巷的名称也多与河桥有关。如今,三里河重新展现,怎能不让如我一样的诸多老崇文人前去一探究竟呢?

  出现在老街坊们面前的这条新近挖浚的小河,西端可遥望正阳门城楼,但无法看出水自何处而来,东则戛然而止于一条隔断芦草园胡同的南北方向的新街。水流极尽其曲,浅水中有锦鲤群游,显然为专门放养。桥则极多,小小的,大部为木制。逡巡在这条河边,作为老三里河人,也作为文史工作者,我始终在琢磨它的走向是否依照“古法”,它能够体现哪一个朝代的地区面貌?

  作为一条河流,三里河在元代处于鼎盛时期。当时它属文明河的上游,之所以称“文明河”,大抵与邻近文明门(明代南移为崇文门)有关。

  元大都的水系有四条,文明河属玉河一流。玉河出自昌平白浮村神山泉,向南汇合一亩泉、玉泉及榆河诸水,由城西流入大都。入京后水分两股:一股从德胜门附近斜入城内,汇为西海(积水潭)、后海、前海(什刹海)、北海、中南海和环绕“大内”的筒子河,成为城内最美的风景区;另一股注入护城河,环绕大都。两股水流在城南的汇合点,恰恰就是位于丽正门与文明门之间的东河沿。流经皇城的水道从太庙之东的菖蒲河转入护城河,两条水流在此形成一个十字交叉,往南流出城去的,便是文明河。

  文明河北起前门东河沿打磨厂,穿过鲜鱼口、兴隆街后偏东斜入北芦草园,至北桥湾南行过桥东向蜿蜒而经薛家湾、水道子、榄杆市、南河漕,再由三转桥拐向东南去十里河、十八里店、马驹桥,入萧太后河流往通州张家湾。由大运河运来的粮食、军需和其他货品,源源不断地沿文明河直抵皇城。文明河一方面疏导京城流水,一方面贯通漕运,在元代确实重要。

  进入明代,文明河的水源发生问题,逐渐变成一条死河、臭河、枯河。其实在元代时,由于又开凿了另一条通往大运河的水脉——通惠河,文明河不再是唯一的漕运通道,其地位已发生变化。明代初期,明成祖将城墙南移,正统年间,在新建的南城墙下修护城河,也就在这时,三里河替代了文明河,部分地利用了文明河故道,《天府广记》记载:“虑恐雨多水溢,故于正阳桥东南低洼处开通濠口,以泄其水,始有三里河名。”

  也就是说,三里河的名称,从明初就正式有了。

  明朝政府对北京水利的治理远不如元代。京城水流的去向沿两条水道,一条由东便门大通桥走通惠河直奔通州八里桥,另一条就是三里河至张家湾。到底浚通哪条,朝廷始终犹豫不决,诸大臣各执一端,争论不休。前后有三次兴修,均以失败告终,而三里河一带却是水脉不尽而又难得畅通,周遭居民日益增多而河道日益壅浅,河道渐衰而两岸商家住户却繁华起来。

  明代朝廷治水无能,官宦们却借河以营私,率先在此引河水营造花园的就是明万历皇帝外祖父武清侯李伟,人称“李园”,《帝京景物略》记载,园内引三里河之水入园为景,可泛舟,建有梅花亭,门窗器物均为梅形。明代围绕三里河有园囿五处:南有李园,北有南官园、北官园和贾家花园,东有平乐园。除李园外,其他四处后来都成了地名,一直沿用到今天。

  明代中期,三里河一带成为居民聚集之地,寺观、会馆和商肆也多了起来,晚清时已是北京民俗生活最集中、最热闹的地方之一。那时,前门大街以西,是廊坊头条、二条、三条、大栅栏、粮食店、煤市街等,以东则是鲜鱼口、兴隆街、大蒋家胡同、肉市胡同、果子胡同等,共同构成了老北京最繁华的商业和娱乐街区。

  眼前的新浚小河拐弯处有座不小的亭子,望中北岸临水的宽敞水榭吸引了不少游人拍照,当然这都是新建的,当年我在这一带居住的时候却是没有这些的。那么,河边景象是否以明代初年为旨归,也未可知。

  这些新景让人一则以喜,一则以忧。能够再现明初三里河的水景,为整个前门外东侧增添了一处景观,此为其“喜”;然而这条小河的出现,割裂并打乱了明中期以后直至拆迁之前五百多年的胡同格局,行走河边,即便我这样的六旬土著都难以在头脑中拼凑出旧日胡同方位,加之河畔老房所剩无几,怅然之情是在所难免的。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何毅亭:努力建设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党 何毅亭:努力建设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党
何毅亭: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 何毅亭: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
何毅亭:二十一世纪是中国话语复兴的世纪 何毅亭:二十一世纪是中国话语复兴的世纪
中央党校举行2017年春季学期毕业典礼 中央党校举行2017年春季学期毕业典礼
何毅亭:坚持马克思主义在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指导地位 何毅亭:坚持马克思主义在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指导地位
  新闻点击排行
  • 何毅亭:努力建设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党
  • 何毅亭: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
  • 习近平:坚定不移推进司法体制改革
  • 何毅亭:二十一世纪是中国话语复兴的
  • 李克强:进一步健全医教协同机制 加
  • 何毅亭:坚持马克思主义在哲学社会科
  • 中央党校举行2017年春季学期毕业典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