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学习文苑
归来仍是少年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阿明    2018-07-27 00:18:35

  公元744年,贺知章辞去朝廷官职,回到故乡越州永兴。这时,86岁的他离开故乡已经50多个年头了。沧海桑田,人生易老,诗人不由得触景生情:“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面对着尾随发问的儿童,诗人此时眼前浮现的,一定是自己童稚的模样;脑中闪回的,一定是孩提时的往事,猛然悟到,自己虽然已经走了很久很远的路,人生的根依然深扎在故土。无改的何止是乡音呢?还有那永远抹不去的乡情乡愁。如果他是今人,也许就会吟道: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久在异乡的人,是最易在踏上故土的那一刻生出少年之心的。凡人伟人,古今一也。当离开故乡30多年的毛泽东回到韶山冲,在山上默默捡了些松枝扎起走向父母的坟墓时,他一定觉得自己还是那个没有离开父母的少年。“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的感叹中,有几多年少的记忆萦回?有多少青春的意气奔涌?而离家之后从来没有回过淮安的周恩来,只是让飞机在家乡上空绕了一圈,“淮安是个好地方啊”这一声感慨漾起的涟漪里,传来的是少年周恩来在大运河边的琅琅书声,浮现的是几位母亲慈祥的面容。人生,忘也忘不掉的少年时光啊!改也改不掉的少年情怀啊!

  灯下,鬓发初白的席慕蓉想起了年少时的山路,记起了一些没有实现的誓言,于是诗人发出痴情一问:“在那条山路上/少年的你是不是/还在等我/还在急切地向来处张望?”其实,人人都不会忘记年少时的路,都会留恋地回望出发时的那个路口,这是一种精神的寻根。前几天,我去南京大学二号新村看老师。走过那高低错落的阶梯,去往老师的住处时,19岁的我第一次来拜望老师的情景历历目前。从那次以后,我多少次来过这里啊!但每次来,怀着的都是同样的澄净之心。我会有一丝紧张,几分激动,见到老师会微微脸红,话语从不会大声,更不会靠在沙发背上,总是恭敬地上身前倾,认真聆听老师的教诲。如今年过半百,走到这里还是像去朝拜圣地一样的虔诚。为什么除了故乡之外,母校、同学和老师也会让我们重漾少年的情怀?我想,在他们身上,在学校在课堂,有我们精神的家园,这不也是一种心灵意义上的故土吗?

  这半年来,由于单位离母校近了,我曾经一次次地在学校的操场上漫步。在一圈又一圈的行走中,我看见的是那个冬天的清晨为了体育成绩达标而早早爬起来跑步的自己,是那个手捧着书本在操场边朗读的自己。“这是我人生起步的跑道”的认知跃然而出,“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书生意气溢满心怀,一种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母校的感觉使我清澈地照见了自己的初心。是啊,不经任何思索就能去往母校任何角落的我,何曾离开过母校?用文字千遍万遍向母校传情达意的我,何曾丢失过初心?前几天,文学院的书记告诉我,虽然他是我的学弟,但是觉得对我是那么熟悉,因为我一直在老师们的言谈里,老师们每次收到我的新作都会表达那份发自肺腑的喜悦,他说,你从来没有离开过母校,没有离开过中文系。自我的感觉和他人的感受如此吻合,真的获得了一份不期然的惊喜。我不由得想,老师们的喜悦,一定是来自我对文字不变的钟情,在他们眼里,两鬓霜染的我,依然是那个勤奋读书的少年。

  是啊,曾经有一个时代,也许我们可以把它叫作“校园的早晨”。“沿着校园熟悉的小路,清晨来到树下读书。初升的太阳照在脸上,也照在身旁这棵小树……”这一个全民阅读日,当我在全省读书节启动仪式上听到这首熟悉的歌曲时,仿佛回到了那个莘莘学子清晨齐声读书的年代。舞台上美轮美奂的灯光映照着朝气蓬勃的少年,舞台下轻轻唱和的我演绎着潮起潮落的心情故事。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轻声哼着这首歌,不管旁人异样的目光。哦,那个时代,清晨校园的树下,处处可见勤勉的朗读者,每一个领读的老师都不逊于董卿!那么,那个时代也可以称作“朗读时代”,少年恩来“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追求,被无数的青少年孜孜实践。怀想着那个有着书声的时代,盘点着自己走过的人生之路,不禁为“归来仍是少年”微微陶醉。

  人的一生,要走很长的旅途,有时充满困苦劳顿。最难能可贵的是,无论走了多么远,无论走了多么久,有一种情怀不变,这种情怀无关功名、无关世故、无关慵懒;这种情怀,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