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学习文苑
研究自己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陈鲁民    2018-11-30 00:10:01

  著名游泳运动员孙杨研究生毕业了,其毕业论文题目是“研究自己——第三十一届奥运会男子200米自由泳冠军比赛技术分析”,他就是该项目冠军,研究冠军就是研究自己。这个话题,他最有发言权,其中经验教训,利弊得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若能把这个问题研究透彻,不仅对他今后的发展大有裨益,对其他游泳运动员也有借鉴意义。

  研究自己,不算新话题,但常讲常新,永不过时。早在几千年前,古希腊奥林匹斯山上的德尔斐神殿里有一块石碑,上面就醒目写着“认识你自己”。后来,学者苏格拉底将其作为自己哲学原则的宣言,进行了深入的诠释和解读,并到处宣传散播,使这句话流传开来。

  认识自己,就包括研究自己,解剖自己,正确看待自己,知道自己的优劣长短,摆正自己的位置,以扬长避短,实现自己的最大价值。老子有言“知人者智,知己者明”,后人又进一步引申为“人贵有自知之明”。古今中外那些杰出人物,无一例外都是能正确认识自己,不断研究自己,从而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建功立业,叱咤风云。

  研究自己,是认识自己的升级版,要想研究出名堂,就不能讳疾忌医,不能遮丑护短,要有刮骨疗毒的狠劲。鲁迅不仅批判别人毫不留情,刀刀见血,还善于解剖自己,直面自己的缺点和陋习。几十年后,毛泽东说,在善于解剖自己这一点上他与鲁迅的心是相通的。人生在世,既有顺风顺水、过五关斩六将的好光阴,也有秦琼卖马、关羽败走麦城的差时候,最需要研究的就是自己倒霉失意的原因和教训,认清自己的性格弱点和能力短板,从而做强做大自己,鲁迅和毛泽东都做到了这一点,因而多次走出逆境。

  研究自己,贵在理性科学,就是要精确地知道自己能吃几碗饭,能挑多重担,不干力不从心的事,不揽勉为其难的活。纸上谈兵的赵括,严重缺乏自知之明,背过几本兵书,就觉得自己能领兵打仗了。长平一战,他瞎指挥,乱决策,又急于求成,结果中了白起的圈套,搭上了40万赵军的性命,赵国从此一蹶不振。还有夸夸其谈的马谡,自恃才高,目无他人,其实是个没有实战经验的假把式,结果是失了街亭,掉了脑袋,逼得诸葛亮不得不冒险唱了一回空城计。

  研究自己,关键是要给自己准确定位,知道自己的才具,不僭越,不虚夸,不坐自己坐不了的交椅,干好自己该干的事。恩格斯很伟大,但他清楚“马克思是天才,我们至多是能手”,心悦诚服地推崇马克思是“第一小提琴手”,自己心甘情愿地居于第二小提琴手的位置。反之,“初唐四杰”里的杨炯,就过于高看自己,认为“王杨卢骆”的排序不公平,自己被低估了,发牢骚说“愧在卢前,耻居王后”。其实,不仅当时,就是后世,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和王勃的差距,仅一篇《滕王阁序》就甩了他好几条街。

  研究自己,还要恰如其分地评估自己的作用和贡献,切忌盲目自大狂妄,把成绩都归于自己,把问题都推给别人。项羽兵败垓下时,哀叹“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不知反省,不检讨失误,反说这是老天不佑,如此心态,就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也照样失败。拿破仑过阿尔卑斯山时,大言不惭地说“我比阿尔卑斯山还要高”。鲁迅讽刺说:“这何等英伟,然而不要忘记他后面跟着许多兵。倘没有兵,那只有被敌人捉住或者赶回。”

  研究自己,是个大课题,也是个终生课题。这个课题做好了,未必就能大红大紫,出将入相,但少犯错误,少走弯路则是可以肯定的,这其实也就接近成功了。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筑牢理想信念根基 筑牢理想信念根基
魏晋的隐逸之风 魏晋的隐逸之风
以“三名工程”助推党校发展 以“三名工程”助推党校发展
演绎巾帼故事 讴歌民族精神 演绎巾帼故事 讴歌民族精神
防范金融风险的近忧与远虑 防范金融风险的近忧与远虑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
  • 李克强:促进经济持续平稳运行和高质
  • 中国工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京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困境中实现了精神升华”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