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论坛    视频    党史党建    思想理论    战略管理    社会治理    市场经济    科技军事    独家评论    民主法治    读书治学    中外历史    当代世界    干部教育    领导论苑    艺术鉴赏    舆情分析  
  首页 > 党史党建 > 参考与建议
韩旭:高度自觉地用“四个全面”指引思维和思想的创新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韩旭    2015-12-15 10:14:18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从深度和广度认识,其实就是“全面发展、全面改革或变革、全面法治和秩序、全面从严治党”这个新的时代条件下,人类生存发展和历史进步前行四大体系,以及这四大体系有机联系、统一起来形成的关于自然、人、社会、政党、历史发展最一般规律的完整体系。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应该光荣自豪地、深刻深远地认识到:历史发展到今天,这个完整体系是中国乃至世界上一切关于社会发展思维和思想创新创造之源泉,它把伟大的认识论工具提供给了中国乃至世界。

  (一)

  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不断推进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等各方面的创新,让创新贯穿党和国家的一切工作,让创新在全社会蔚然成风。其中,要高度重视思维和思想的创新,这是前提和基础。人类社会发展进步体现在:要不断改进、变革、完善阻碍和影响社会历史发展进步的旧东西和旧事物,并且要不断创造出推动社会历史发展进步的新东西和新事物。这种新东西和新事物越多,社会历史发展进步就越快。这如何做到呢?

  “全面改革和变革的认识体系”基本上囊括了旧东西、旧事物改进、完善甚至消亡以及新东西、新事物如何产生出现的所有一切方面,揭示了其中的内在规律和进行操作的实现途径。这指引我们必须大胆进行思维和思想的创新,不能凝固、停滞和僵化,而要推陈出新,不断以解决社会历史发展的重大问题为导向进行思维和思想的变革或革命。全面改革或变革的观念要深深地进入我们的思维和思想之中,并牢固地扎下根。这样,当我们在谋划和考虑经济社会发展若干重要问题的时候,就不会不知不觉、习惯性地陷入“过去是怎么做的”固有思维模式的死胡同中,而跳不出来,导致不思创新、墨守成规,轻视创新、自我满足,或者回避创新、消极畏难。全面深化改革或变革的理念和认识体系,要求我们在谋划和考虑经济社会发展问题时,应当尽可能赋予它们新的性质、摆脱旧有方法束缚,反映独创性、创新性。第一步,要全面掌握思考对象的所有情况、材料和信息,包括过去、现在、未来的,也包括它们与其他经济社会发展问题的关联性,形成感觉上有突出特点、有利于创新创造的总体轮廓认识。第二步,然后从感觉深入到共性问题进行肢解分析,形成若干创新创造的分析群。在分析时要大胆设想甚至“标新立异”和“突发奇想”都是允许的,或者是值得提倡的,不迷信过去的权威,抱着怀疑的态度多问几个“为什么”,运用发散思维、逆向思维、个性思维和“头脑风暴”进行反复的比较、对照、切磋,从而抽象出对我们要思考的经济社会发展问题或对象新的认识、新的本质特征。第三步,对抽象出来的经济社会发展问题或思考对象和事物的新的认识、新的本质特征,用新的表达方式进行新的概括性描述,形成具有指导意义的新的思想或理论成果。第四步,把它用之于实践并在实践中检验、修正和完善。至此,思维和思想的创新就基本完成而告一段落。

  可以说,这整个过程自始至终都体现和贯穿着全面改革或变革的理念和认识体系。没有全面改革,就没有创新,全面改革的理念和认识体系是创新的源泉。这种理念和认识体系贯彻越好、越充分,我们进行思维和思想的创新及其成果,就越全面、越科学、越有价值,人类的智力就会越发达,推进社会历史发展进步的东西和新事物,就会越多,进而,人类历史发展进程就会不断加快。我们必须明白:虽然智力的提高是人类进化一个重要的方面和分支,但人类进化带来的认识并不总是朝着更新的智力水平前进的,也就是说,人类并不总是一代比一代聪明的,并不自然是这样演化的。如果不注意,有可能会出现后人比前人落后,在见识、智慧、能力、水平等方面都比前人差或不如前人的情况发生。解决的办法,就是不断进行人类思维和思想的创新,不断提高、提升人类的智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全面改革或变革的认识体系,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全世界全人类。

  (二)

  “全面法治和秩序的认识体系”基本上囊括了经济社会发展问题或事物如何保留、继承、稳定的所有一切方面,揭示了其中的内在规律和进行操作的实现途径。这指引我们进行思维和思想的创新,不能只注重“破”,只注重否定,而必须同时注重“立”,注重肯定,既讲变革又讲秩序,使新产生的事物能够保存下来直到其价值和使命充分完成为止。防止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一切新生事物来不及固定和发挥作用就又改变了、消失了。这是人类思维和思想创新之大忌,不能保留传承、稳定,这样的创新是失败的,不科学的,不合理的。从严格意义上的全面观点来看,保留、传承、稳定本身也是创新的题中应有之义和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全面法治和秩序的理念及认识体系,要求我们在谋划和考虑经济社会发展若干重要问题时,一方面,应当尽可能把过去人类思维和思想创新的一切文明成果,及其转化成为的一切经济社会发展经验成就,包括一切成功的治理体系,通过法治的方式保存下来,并强制执行,防止把“家底”全部抛弃、丢光,变成从零开始的“穷光蛋”,防止极其不科学、极其不合理甚至极其错误、令人十分厌恶的“一任市长一张蓝图”。另一方面,要尽可能把新产生新获得的思维和思想创新成果,及其转化成为的经济社会发展新经验新成就,包括新的治理体系,通过法治的方式固定下来并强制执行。上述两个部分,区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后一部分叠加到前一部分的基础上,变革创新、法治传承、再变革创新、再法治传承,如此循环往复,累加前进,积沙成塔,积土成山,不断增加人类经济社会发展经验成就的“总容量”,进而不断推动人类社会历史的向前发展。

  “全面改革或变革的认识体系”,“全面法治和秩序的认识体系”,基本上概括了人类有社会有政治以来的历史,尤其是当代社会发展矛盾运动的最一般规律,构成了新的完整学说。只要是人群,只要是人的社会,其变化和发展的动因全部包括在全面改革或变革这个无限广阔的体系之中,其稳定、保留、传承的内容和形式也全部包括在全面法治和秩序这个无限广阔的体系之中。不是指某一方面的改革,而是全面的、全方位的改革;也不是指某一方面的法治和秩序,而是全面的、全方位的法治和秩序。全面改革当然不排除某些方面、某些程度上的革命或暴力打碎、推翻旧的社会,但人类历史这个阶段已经过去,今后人类社会发展主要靠不断进行各个方面非暴力、非战争但又很深刻的全面改革或变革,以及各个方面全面的法治和秩序。过去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等社会发展矛盾运动的规律被这两大体系更好地包容进去了,内涵大大地丰富和拓展了,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其真理性被赋予新的内容和形式极大地拓展放大了,真理的光芒将因这两大体系的出现而普照的范围更大、更广。马克思主义的完整学说变得更加完整,马克思主义的伟大真理变得更加伟大。历史将会证明,这两大体系的出现,它们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思维和思想上各种不正确或错误认识的克服、纠正和防止的作用将会是多么的巨大!同时它们使人类对社会历史发展在思维和思想上的创新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进所提供的空间,又会是多么的广阔!

  (三)

  “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基本上囊括了人类为何要进行经济社会发展,以及要实现什么样的经济社会发展的所有一切方面,揭示了其中的内在规律和进行操作的实现途径。这指引我们进行思维和思想的创新,必须有明确的目的,不能漫无目的胡思乱想,也不能、不允许产生祸害人民和社会的成果。全面发展的理念及认识体系,要求我们在谋划和考虑经济社会发展若干问题时,首先必须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中最高位置,要让人民得利益,让人民得实惠,包括他们的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眼前实惠和长远实惠,并且妥善处理两者的关系,这样的思维和思想创新的成果无论如何都是立得住的,是成功的。否则,再怎么说都是失败的。其次,发展必须是全面的发展,要坚持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要争取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全面协调发展上,取得思维和思想上新的认识和突破。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以及物质财富与精神文化之间的关系相互协调取得的每一步重大进展,在今天都显得尤其重要,显得尤其珍贵,都是人类在思维和思想上的巨大胜利。过去那种统治或主导人们思维和思想的“单一增长论”,为了经济发展不顾一切,人与自然相互割裂,把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仅仅局限在纯物质的感官享受和纯生理的低等满足上等等,与全面发展的理念是格格不入的,必须较彻底改变或抛丢。物质财富的增长当然十分重要,但调整经济结构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上取得的成就,保护大自然和生态环境上所取得的成就,精神文化和智力发展上取得的成就,公平正义上取得的成就等等,与物质财富的增长从某种意义上说同等重要,都要计算在全面发展的成就之中,不可偏废,或者畸轻畸重,或者顾此失彼,这就是人类思维和思想上的革命和创新发展。

  “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内容十分丰富,包含的内涵无限宽阔。它使人们对社会财富有了新的认识和界定,因而有可能使社会财富总量大大增加,甚至当前和今后几年、十几年新增加的社会财富有可能超过过去几十年、几百年的总和。它同时使人们对生产和生活的方式和内容有了新的认识,因而打开了人类生产和生活无限广阔的空间和巨大潜力。人民群众由此得到的利益和实惠将会大大增加,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目的更明确、更正确,因而人类幸福的满足程度同样具备了无限广阔的空间和巨大的潜力。“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加上“全面改革或变革的认识体系”,“全面法治和秩序的认识体系”,这三大体系的出现,它们使人类如何认识自身、如何认识社会、如何认识自然,以及如何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推动人类社会历史向着最光明、最美好的方向前进有了崭新的最完整、最普遍的学说。

  (四)

  “全面从严治党的认识体系”基本上囊括了在人类社会发展的长河有阶级、有政党的漫长特定历史阶段中,执政党如何加强自身建设以便更好领导社会发展前进的所有一切方面,揭示了执政党如何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内在规律,以及如何进行操作的实现途径。这指引我们进行思维和思想的创新,必须心中有党,必须考虑执政党这个关键,这个核心,这个主心骨。党搞不好,其他的一切通通都不可能搞好,统统都要落空,甚至通通都将成为泡影或者化为乌有。离开执政党这个因素,我们进行思维和思想创新就会走偏方向,走错路子,不会有好的结果。全面从严治党的理念及认识体系,要求我们在谋划和考虑经济社会发展若干重要问题时,必须考虑谋划的主体问题,也就是说谁去谋划、谁去领导和组织谋划、其能力、水平和素质如何等等。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其他的一切都无从谈起。毋庸置疑,经济社会发展若干重要问题必须执政党去谋划、去领导、去组织。执政党各级党组织、各级领导干部和广大党员的思维和思想创新能力,决定和引领着全社会的思维和思想的创新能力,也决定着谋划和考虑经济社会发展若干重要问题能不能取得新的重大突破和进展。执政党的成员必须是思想创新的先锋。一切执政党内不思进取、不思创新,没有理想信念,不讲全面发展,不讲全面改革或变革,不讲全面法治和秩序,不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中最高位置,不能严以律己、严以用权、严以修身以及谋事、创业、做人不实等等,都是与全面从严治党的理念格格不入的,必须彻底防止和纠正。同时,一切想绕开执政党去谋划和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想法,都是幼稚、糊涂、错误的,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注定要失败和难以实现,因为这也背离了全面从严治党的认识体系。

  “全面从严治党的认识体系”,内容十分丰富,包含的内涵无限广阔。它使人们对执政党地位和作用的极端重要性以及执政党和政党的关系、执政党和社会的关系、执政党内部结构和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等等,都有了新的认识和提高,大大开阔和深化了人类思想认识的广度和深度,鲜明地、理直气壮地点破了许多人不愿承认、不敢承认或不屑承认的真理。为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这列“火车”、这艘“轮船”最终开往和驶向共产主义的目的地,锻造了永远不会迷失方向的“火车头”和“舵手”。从这个意义上说,在人类社会有政治有政党以来一直到政党消失即实现共产主义之时的整整一个极为漫长的历史时期和历史长河中,“全面从严治党的认识体系”,是其他三大认识体系,即“全面发展的认识体系”、“全面改革或变革的认识体系”、“全面法治和秩序的认识体系”的“统领”和“压舱石”。至此,这四大体系的出现,完成了迄今为止人类认识史上的巨大飞跃,构成了迄今为止揭示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最一般规律的最完整的学说、最完整的总体系、最伟大的认识论工具。

  从现实来看,当前和今后,如果我们中国共产党内有一大批能够透彻和深刻、深沉、深远地掌握并阐述这四大体系的顶尖级卓越人才,那么,全党和全社会的思维和思想的创新能力无疑就会大大提高,就会引领中国乃至世界的思想创新,极大地提高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这四大体系的出现,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光荣、自豪和骄傲。让一切贬低中国共产党或者对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创新创造理论说三道四、不屑一顾、眼睛只盯着鼻子底下那点东西的目光短浅之人,在滚滚向前的历史潮流面前,感到自行惭愧和无地自容去吧!

  作者为国家工商总局非公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个体私营经济监管司(非公党建办)正司级副司长(副主任)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我国五百米口径球面
  •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
  • 李克强会见迪亚斯—卡内尔
  •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 张德江对芬兰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