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党史党建 > 改革与创新
遵义会议的前奏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钟宪章    2018-07-30 00:20:23

核心阅读

  1934年12月至1935年初,党中央领导层围绕中国革命军事路线、战略方针转变先后召开了通道、猴场、黎平三次会议,确定了正确的战略转移方向和作战方针,纠正了党的“左”倾错误,改组了党的领导成员,逐步确立了毛泽东对党和军队的领导权,保证了中央正确军事路线的执行,为即将召开的遵义会议做了准备。

  实现“转兵”的通道会议

  1934年10月,中央机关与中央红军主力从中央革命根据地撤离,计划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湘西,然后再创建新的根据地。在此战略转移过程中,由于党的主要负责人博古及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等人不懂军事,错误指挥,致使红军遭受了巨大损失,在连续突破国民党军四道封锁线并渡过湘江后,红军人数从最初撤离时的8.6万减少到3万余人。但危机并未解除,红军仍然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蒋介石调集了10倍于红军的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在这样的局势下,需要中央领导层作出究竟向何方转移的重要决策。

  12月12日,红军到达湖南通道后,中央军委决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红军战略转移的前进方向问题,博古、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和李德等人参加会议。失去红军实际领导权的毛泽东,受周恩来邀请,也列席了这次会议。大家意见大致可分为两种:一是博古、李德仍坚持原来计划,应该“依靠二军团的根据地,再加上贺龙和萧克的部队,就可以在广阔的区域向敌人进攻,并在湘黔川三省交界的三角地带创建一大片苏区。”二是列席会议的毛泽东根据当时困境作出的调整计划,建议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放弃与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并力求说服博古等领导人。毛泽东的见解卓越非凡,他在中国革命的内外交困之际,再次展现出力挽狂澜于既倒的能力。他的转兵主张更是得到了张闻天、王稼祥、周恩来等大多数人赞同与支持,但李德、博古等人仍坚持原定计划与二、六军团会合。

  由于中央领导层意见不统一,通道会议虽然通过了毛泽东的建议,但未能对战略转移大方向作出决定。会议结束后的当日19时半,中革军委发出“万万火急”电令,规定:“我军明十三号继续西进的部署”,命令部队攻占黎平,打开入黔通道,实现了从北上到西进的“转兵”。

  在战略转移的大方向问题上,通道会议虽然没有取得一致意见,但为随后黎平会议决策红军战略计划转变作了必要准备,促进了这个问题的解决。会议果断地决定中央红军进入敌军力量比较薄弱的贵州,从而避开强敌,既避免了红军遭到进一步的损失和消耗,又为红军赢得了相对喘息的时间,更为改变红军进军战略方向迈开了正确的第一步,是红军从失败走向胜利的起点。

  转变战略的黎平会议

  1934年12月15日,中央红军占领黎平,按照之前的军事计划,部队还是要向湘西转移。通道会议虽然在行军路线上作了一些调整,决定进军贵州,但未从军事战略、组织领导和政治策略上作根本性转变,黎平会议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而召开。这也是中央长征以来召开的首次政治局会议,由周恩来主持,李德因病未参加会议。

  与会者激烈争论了红军进军路线问题,首先发言的是博古,他始终认为共产国际同意的决定,不能打丝毫折扣,所以一定要进湘西同二、六军团会合。毛泽东力主红军应改向黔北进军,在黔边地区创建以遵义为中心的新根据地,从而彻底放弃原来的行军方向计划。王稼祥、张闻天、朱德和周恩来等人尖锐批评了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的军事路线,非常赞同并支持毛泽东的主张。会议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彻底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

  会议之后,李德看到周恩来送去的黎平会议决定译文,非常生气,与周恩来发生了激烈争吵,两人针锋相对,周恩来更是拍案而起,把搁在桌上的马灯都震起来熄灭了,工作人员赶紧再次点灯。

  在转变战略决策上,黎平会议起了关键性作用。毛泽东的正确军事路线被采纳和执行。博古、李德等人顽固坚持的错误军事路线被否定和停止。黎平会议之后,关于中央政治局的新决定,中革军委立即转发并要求各军团首长将其传达到师及梯队首长,同时立即对部队进行整编。12月19日,中革军委做出《关于执行中央政治局十二月十八日决定的决定》,将分为左、右两个纵队向黔北地区中心遵义方向前进。

  黎平会议作为长征以来首次党内最高级别会议,诚如胡锦涛所言:“黎平会议在党和军队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更为重要的是,黎平会议以中央政治局名义真正结束了自1931年赣南会议以来毛泽东在中央领导层严重受排挤和被边缘的状况,一个中央绝大多数领导人支持、拥护毛泽东正确主张的崭新领导局面开始形成。

  奠定基础的猴场会议

  1934年的最后一天,中央红军伴随着漫天飞舞的大雪,到达贵州瓮安猴场。这座繁荣的商镇到处洋溢着欢乐气氛。时任红三军团四师三营营长张震回忆,大家的情绪都很热烈,每个单位都举行会餐,还实行了团体拜年,杀了两头大猪,加上羊肉、鸡肉,吃了六大盆菜。不难看出,绝大数基层官兵都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之中。但对于中共中央高层领导毛泽东、周恩来、李德、博古、王稼祥、张闻天等人来说,他们并未有任何放松与欢喜。因为红军走向哪里才能突破国民党重兵包围的问题,一直萦绕在他们心头。

  为确保黎平会议制定的军事路线能正确实施,纠正博古、李德错误影响,1934年12月31日下午至次日凌晨,在贵州瓮安猴场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张闻天、李富春、李德、博古和伍修权(翻译)等人参加,博古在会议一开始,就提出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建议,毛泽东则坚持中央红军必须放弃这一念头,并做了详细说明,此时再回兵湘西已无可能,前面有乌江天险,后面有数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左侧有跟贵阳交界的清水江,实际上彼时的红军已经处于一个危险的三角形地带。

  会议通过深入讨论,发展和完善了创立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新根据地、转兵贵州、进军黔北的战略方针,做出了北渡乌江向遵义方向前进的《中央政治局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针的决定》,为遵义会议确定毛泽东的主要领导地位奠定了坚实基础。

  周恩来后来曾说,猴场会议是遵义会议伟大转折的前夜。在长征途中,军事路线不仅关系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生死存亡,还关系中国革命的前途与未来,制定正确的战略作战方针是中共领导层急需解决的主要问题。从通道会议,到黎平会议,再到猴场会议,均紧紧围绕这个重要问题进行讨论,在思想上、军事上和政治上做出的各项行动与决策,都为即将召开的遵义会议做了准备。这三次衔接转折的重要会议,共同构成了那场伟大转折——遵义会议的前奏。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举行会谈 习近平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举行会谈
李克强会见日本众议长大岛理森 李克强会见日本众议长大岛理森
《天义》报的马克思主义亮色 《天义》报的马克思主义亮色
遵义会议的前奏 遵义会议的前奏
创新发展关系国家民族前途命运 创新发展关系国家民族前途命运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举行会谈
  • 李克强会见日本众议长大岛理森
  • 陈希: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两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困境中实现了精神升华”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