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当代世界 > 国际政治
2017 年德国大选前瞻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吴江    2017-02-13 07:42:09

  2017年是德国的“超级大选年”:2月将进行总统选举,3月和5月萨尔州、石荷州以及北威州将相继迎来州议会选举,9月中下旬将迎来联邦议会大选(以下简称德国大选)。尤其是此届德国大选将左右德国乃至欧洲今后几年的政治走向,引发国内外的高度关注。

大选聚焦的常规话题

根据德国的选举制度,凡年满18周岁具有德国国籍的公民都有选举权,每位选民拥有两张选票。第一票用于选出选民所在选区的议员候选人,第二票用于选举政党。这就意味着,无论是哪一届联邦议院大选,选举自始至终绕不开“政治家”和“政党”这两个常规类关键词。2017年围绕“政治家”和“政党”展开的常规话题将聚焦以下三点。

默克尔是否能够继续当选总理

从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2016年下半年在州议会节节失利的选举结果能够看出,一些选民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颇为不满,不希望默克尔继续执政;还有一些选民对执政12年之久、一直占据总理宝座的默克尔产生审美疲劳,尖锐的批评者更是指责默克尔未能培养接班人。不过令这些选民纠结的是,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占据了道义的制高点,即使受到指责,但基于德国特殊的历史经历,德国人很难全盘否定默克尔的“欢迎政策”;更让这些民众为难的是,无论是联盟党还是社民党,这两大德国传统的“全民党”党内都没有比默克尔更为合适的总理人选。而且,虽然执政12年,历经多重危机,默克尔在国内的执政地位并没有受到根本动摇。这当然得益于她的个人能力和口碑,尤其是近些年德国经济保持稳健增长,使得即便是面临执政以来的第四次联邦大选,默克尔仍然占据优势。

是否继续组成大联合政府

一方面,德国选民并不看好大联合政府,认为大联合政府会导致极左和极右势力的产生,是民主的倒退。默克尔从2005年执政以来已经领导了两届大联合政府,日前右翼民粹党——德国选择党在德国的崛起就被许多专家解读为两届大联合政府的产物,德国媒体也已经开始在发问,德国选择党是否会朝着极右翼方向发展。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恰恰是这些希望阻止大联合政府的选民却很有可能导致2017年再次诞生大联合政府。因为新的小党的成立和发展势必会使得选票分散,当小党无法独当一面,大党票数萎缩时,组建大联合政府很可能是2017年达成的唯一可行方案。

是否开启三党联合执政

如果德国选择党2017年顺利进入议会,自民党顺利回归议会的话,德国议会将面临六党鼎立的局面:根据2016年12月16日“德国趋势”的民调结果,这六个党按照得票率的多少依次是:联盟党(36%),社民党(21%),选择党(13%)、绿党(10%)、左翼党(9%)和自民党(6%)。如果德国选民不愿意看到大联合政府的诞生,那么在党派增多、票数分散的情况下,2017年的大选很有可能标志德国在联邦层面进入三党联合执政时期。然而三党联合执政是否能够保证政府的稳定性又将是另一个问题。三党联合执政有不同的排列组合形式,日前被政治家和媒体讨论得最多、对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从理论上讲最具杀伤力的是由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组成的“红红绿”方案。

2016年12月8日,德国柏林市诞生了迄今为止德国第一个由社民党人主导的“红红绿”政府。需要指出的是,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尽管在州一级的政府层面已经实现组阁,可是迄今为止这三个党要想实现在联邦层面的联合执政面临很多挑战。“红红绿”的组阁压力主要来自社民党和左翼党的合作,要知道左翼党曾经是作为反对社民党的抗议党而成立的,一旦成功组阁,要么冒牺牲传统选民的风险和社民党作出妥协;要么冒削弱政府执政能力的风险持续和社民党作对。尤其是外交路线上的分歧将成为社民党和左翼党在联邦层面执政的掣肘。当然,最终以什么形式组阁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德国传统的两大所谓“全民党”——联盟党和社民党的较量。

不管2017年德国大选最终花落谁家,德国政党生态发生了重大改变已是不争的事实。“全民党”的萎缩、政党定位的趋同、找寻执政伙伴的两难、右翼民粹党的崛起……众多问题夹杂在一起,给2017年的大选增添了不确定因素。

大选面临的特殊挑战

在国际国内政治生态发生重大改变的背景下,德国2017年大选不仅要聚焦常规话题,同时还要面临特殊挑战。

如何提防恐怖袭击负面影响

2016年发生在德国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使德国安全形势不容乐观。尤其是2016年12月19日卡车冲撞圣诞市场的恐袭事件,将恐怖主义带到了德国的政治中心。虽然柏林市大部分民众保持了冷静和克制,并未被仇恨和愤怒的情绪所控制。然而,这次恐袭事件折射出的问题,例如反恐措施的疏漏以及难民遣返制度的两难,为德国政坛敲响了警钟。伴随着竞选选情不断白热化,右翼民粹势力将继续利用恐袭带给人们的心理阴影大做文章。一旦德国再次发生类似的恶性恐袭事件,大选舆情将直接受到干扰。如何提防恐怖袭击搅局,德国需要采取更为缜密的反恐策略。

如何提防虚假新闻搅局

互联网时代,新媒体的发展一日千里。随着WhatsApp、社交媒体平台脸书、推特以及网络论坛的推广和应用,消息的发布和传播实现了即时性和个性化。然而,实现便捷的同时未能避免新闻的鱼龙混杂。虚假新闻通过新媒体得以迅速传播,欺骗并误导难辨真相的民众,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大选舆情。2016年柏林卡车恐袭案案发后不久,WhatsApp上就有人散布谣言,声称恐怖组织计划针对柏林的购物中心进行袭击,引发了不小的恐慌情绪。一旦虚假新闻侵入到民众生活,就容易被民粹分子加以利用,从而影响德国的政治生态。在网络造势方面,德国选择党比其他政党明显略胜一筹。2016年11月德国选择党宣称该党在脸书上获得了30万个点赞,排名第二的绿党点赞数为12.9万个,基民盟的点赞数为12万个,社民党的点赞数为11.8万个。如何利用新媒体宣传真实的新闻,防止容易煽动种族仇恨、侮辱以及歧视的虚假新闻搅局,2017年大选将考验德国的治理能力。

如何走出“后真相时代”的困境

2016年11月,牛津字典公布“后真相(Post-truth)”一词为“2016年度英文词汇”,2016年12月6日,德国语言协会(DieGesellschaftfürdeutscheSprache)也将德文“后真相(postfaktisch)”一词选为德国十大年度词汇之首。“后真相”的英文表达在2016年伴随着“英国脱欧”以及美国大选而走红,德国一开始并未广泛引用其德文概念,直到2016年9月19日,德国总理默克尔针对她所领导的基民盟在柏林市议会选举中的失利在党代会上进行自我批评时指出,“我们生活在后真相时代。这大概就是意味着,人们不再关心事实真相,而仅仅是跟着感觉走”。靠真相驱动还是受情绪支配,这也是德国2017年大选面临的新挑战。

2017年欧盟将迎来成立60周年的纪念日,在相继遭遇债务危机、乌克兰危机、难民危机、英国脱欧以及恐怖袭击之后,欧洲面临重重困境。近年来,德国在欧洲多重危机中一直扮演着中流砥柱的作用,从目前释放的信号看来,稳定将成为德国2017年政坛的主要愿景。然而,这一愿景却遭遇“超级大选年”。大选的变革特性使得政治能否实现稳定充满了未知数。老问题和新挑战的叠加使得2017年的大选结果更加扑朔迷离。德国是否能够为风雨飘摇中的欧洲以及西方带来稳定的希望,需要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修好政德课 走好从政路 修好政德课 走好从政路
不断推进基层党建高质量发展 不断推进基层党建高质量发展
中国进入公共外交新阶段 中国进入公共外交新阶段
上层建筑理论的新探索 上层建筑理论的新探索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
  • 李克强同蒙古国总理呼日勒苏赫举行
  • 《摆脱贫困》英、法文版电子书上线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困境中实现了精神升华”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