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当代世界 > 国际政治
走向未知的英国脱欧进程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董一凡    2017-08-07 00:05:21

  7月17-20日,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脱欧协议第二轮谈判如期在布鲁塞尔举行。从结果看是一次预料之中的不欢而散,双方在公民权利、英国对欧财政义务和未来英国与欧洲原子能共同体关系等关键议题上均未有积极进展。从双方在具体问题背后的考虑看,内部都有本难念的经,造成了结构性矛盾难解的困局。

  三重挑战使英态度游移

  6月初举行的提前大选打乱了特雷莎·梅政府本就犹豫不决的脱欧部署。梅本人及其幕僚此前主张“壮士断腕”计划,即放弃进入欧洲单一市场便利以收回管控欧盟移民权力,因大选中保守党议席不增反降、工党意外崛起而受更大掣肘。保守党内部以财政大臣哈蒙德为代表的“软脱欧派”主张经贸利益优先;执政伙伴北爱尔兰民族统一党考虑北爱尔兰和爱尔兰边境交往问题,亦不支持“硬脱欧”计划;苏格兰民族党则认为若中央政府的脱欧规划损及苏格兰利益,则在脱欧后发动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这些使梅政府遭遇了稳固政权、维护统一和顺利脱欧三重挑战,三大挑战本身又盘根错节,难以同时妥善处理。

  本届议会保守党议席不过半,组成了二战以来罕见的“悬浮议会”。若其失去执政两大基本盘——工商业精英和疑欧原教旨主义者的任一支持,就可能丧失执政合法性。当前,两派矛盾显而易见:工商业尤其金融业看重欧洲单一市场的经济效益,从欧盟一贯主张看,脱欧后英若要保留相应权益,须仿效挪威向欧盟尽一个“欧洲经济区”成员的义务,包括人员流动和财政义务。遗欧派则认为,收回移民管控主权并从财政义务中解脱,是民众选择脱欧最重要的理由。英国的经贸损失既是权力回归的成本,也可以由加深与全球其他国家与地区的经贸关系来补偿。英国的政治逻辑中,尊重公投结果即尊重多数人的选择,也是执政合法性的来源。因此梅将实现疑欧派诉求的脱欧计划视作必由之义。但自接替卡梅伦以来却在国内外屡屡受挫,未来是坚持既有原则说服工商界,还是在谈判同时勾勒出各方妥协的框架,其中利害判定与路径选择仍难以定夺。

  欧盟核心诉求乃维护团结

  防止脱欧被仿效,成为当前欧盟在谈判中最关键的诉求。因此,欧盟在谈判中目的有三。

  一是防止“单过会更好”。在单一市场上,欧盟政要一致表示,商品、服务、人员、资本四大流动不可分割,英国不得像点菜那样自由选择,要么吃套餐要么没的吃。欧盟之所以要强买强卖,即是要让英国在经济损失与脱欧达不成既得目的中二选一。财政安排上,欧盟主张英国要负担既定脱欧日期前的应付财政预算,估算可达600亿-1000亿欧元。巴尼耶同时强调,负担财政责任是英欧构建未来关系的前提,并表示不愿负担既有承诺的英国将是个没有信用的国家。虽然欧盟反复强调财政问题并非惩罚手段,但不让英国拍拍屁股就走的意味却不言自明。在欧洲原子能共同体问题上,英国幻想与该组织藕断丝连,保持既有业务往来,以其核应用实力引导欧洲大陆的相关合作,欧盟则坚持将英国踢出并收回在英国的核资产,不给其在核能合作上留任何抓手。在公民权益上,双方均在力争脱欧后自己公民在对方土地上的流动与福利权益,若欧盟有所退缩,则既让波兰等在英公民众多的国家寒心,又使自身保护公民权益的能力被社会质疑,可能引发对欧盟机构的新信任危机,使一体化成果的维护面临困难,向前推进则更是困难重重。

  二是“杀鸡给猴看”。目前,欧盟各国在移民、经济、对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上形成南北欧、东西欧间的立场分野,英国脱欧则是让各国在欧盟发展上加强团结的重要问题。在欧盟有意反思一体化进程、尝试多速欧洲模式、推动财政与防务一体化合作、法德领导轴心重现活力的当下,对于南欧和中东欧与布鲁塞尔之间的利益分歧,欧盟既有意愿也有手段向不听话的国家展示离心离德的下场,促使成员国进一步靠向其规划的发展轨道。

  三是奖赏忠心国家。各成员国均摩拳擦掌准备接收英国的欧盟遗产,如法兰克福和巴黎竞相吸引伦敦金融机构入驻,荷兰与西班牙竞相争取欧洲医药管理局迁至本国。而欧盟也乐得以瓜分英国作为调动成员国积极性的抓手,欧委会发出通讯文件表示要将伦敦的欧元清算业务吸引到大陆,谋划欧盟机构的搬迁进程。而这些变化不仅会给相关国家带来红利,也将调动起对英强硬的积极性。

  脱欧进程滑向无序困境

  从谈判背后的考虑可看出,英欧均将谈判看作自保和图强手段,因此在具体问题上仍旧将坚持自己的原则。目前,主动权正在向欧盟倾斜。经济上,英近半贸易依赖欧盟,而欧盟作为体量是英国五倍以上的经济体,即使是无协议脱欧,经济后果尚可承受,因此英国比欧盟更急于尽快敲定经贸安排,回避经济损失则非欧盟谈判上的优先考虑。安全上,欧盟已然作好军事硬实力和对外行动能力剧减的思想准备,并谋求通过构筑防务共同体来自强,及在北约框架下与英国进行安全合作。时间上,英国迟迟难以作出内外都能接受的安排,欧盟则作好最坏打算,并要求英国作出“积极行动”,才容许双边关系安排进行谈判,因此按时达成能送交双方立法机构审核的协议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愈加困难。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联合国防治荒漠化
  •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
  •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
  •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
  • 伟略引领意无限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