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当代世界 > 环球瞭望
中国高铁如何更好驶出国门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李毅 李梦生    2017-02-20 07:11:30

  伴随着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国高铁输出被赋予新的时代使命。“一带一路”致力于实现亚、欧、非大陆及附近海洋的互联互通,并将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置于战略推进的优先领域。高铁作为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金字招牌”,独具集成能力强、运行速度快、建造成本低、建成时间短等优点,无疑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现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的最优解。

现阶段,中国高铁输出重点布局亚洲地区,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必然选择。“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皆以亚洲为起点,泰国、印尼、印度以及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先后提出总里程数超过1万公里的高铁建设计划,中国高铁期望从中获取可观的市场份额。与此同时,日本、法国、德国、西班牙以及加拿大等传统高铁强国皆有意插足亚洲各国庞大的高铁建设计划,从而成为中国高铁输出的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面临的主要竞争

由于地缘政治、技术水平以及引进成本等多方面因素的限制,中日两国在亚洲高铁市场的竞争中处于领跑地位。亚洲各国多奉行“务实外交”,中日两强相争是其施展平衡之术以谋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大好时机。一方面,日本政府将高铁输出视为其实施“经济成长战略”的重要支柱,且在对外输出高铁的实践中高度重视亚洲地区;另一方面,在当前中日双边关系“政冷经凉”的背景下,日本积极配合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日本方面敌视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忧心中方通过高铁输出提升地缘影响力,因而阻击中国高铁输出也成为其外交政策倾向。因此,无论是出于抢占国际市场份额、提振本国经济的需要,还是基于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遏制“强中国”、努力消减中国在亚太迅速增加的辐射力的需要,日本都将自己塑造为中国现阶段对外输出高铁所要面对的最主要的竞争者。

前述的政治、经济背景导致中日高铁竞争既有经济竞争的表征,又有政治博弈的色彩。经济方面,对外输出高铁设备、技术以及服务是日本提振本国经济的重要战略举措,由于认识到高铁项目收益的长期性特点,日方为抢占市场份额不惜就短期利益作出让步。例如在与中国竞争美国高铁项目时,日方考虑到该项目的“世界级”推广效益,愿意无偿向美国提供其最先进的超导磁悬浮高铁技术。正如日本相关人士所言,与中国竞争高铁项目“即使零元中标也应该拿下高铁订单”,因为“可以通过日后的车辆更新及维修服务收回成本”。政治方面,在与中国竞争海外高铁项目的实践中,日本政府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政府高层频繁于外交场合推销日本高铁,不惜对东道国提供条件优厚的政府开发援助,且将高铁项目合作与防务合作、武器出口等问题相挂钩。此外,日本政府公开质疑中国高铁的“自主性”和“安全性”,并充分利用周边国家对“强中国”所存有的猜疑和防范之心,于中国高铁进击海外市场之际,大肆鼓吹“中国威胁”,意欲制造不利于中国高铁输出的外部环境。

从中日竞争海外高铁项目的现有案例可以看出,日本方面在竞争中不断针对中国所提方案给出更为优惠的条件,已然导致双方之间出现恶性竞争,不仅严重压缩了高铁项目的利润空间,同时也大大增加了中国高铁输出的成本和风险。由于高铁输出是中国推动“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建设的关键性组成部分,日方所为已然阻碍到“一带一路”战略的顺利推进,其结果必将是进一步加深两国间的战略对抗,不利于中日双边关系的改善与发展。

如何应对

鉴于日本将长期对中国高铁输出持以竞争立场,中国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积极应对来自日本方面的竞争。

进一步提高本国高铁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现阶段,中国已掌握了世界领先的高铁技术,并建成了全世界运营里程最长、运行速度最快、在建规模最大的高速铁路系统,然而要应对来自日本这一传统高铁强国的竞争,中国高铁还需进一步提升自身的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日本新干线自1964年首条新干线开通运营至今,历经50多年的打磨,其成熟性和稳定性也经受了时间的考验,此外,日本现已完全掌握全世界速度最快的超导磁悬浮高速铁路技术,这一其他国家目前尚不具备的优势技术,将成为日本争夺国际高铁市场份额的强大助力。日本在超导磁悬浮高速铁路技术上的突破,对中国高铁起到很好的警示作用。在强大且进取的竞争对手面前,中国高铁唯有通过自主创新不断提升自身的技术水平,才能于国际高铁市场中保持竞争力。

进一步推动中国高铁标准的“世界化”。一方面回击日方以“不安全论”及“专利侵权”为由进行的抹黑;另一方面也通过将中国高铁标准打造为世界标准,大力推动中国高铁的海外输出。日本方面抹黑中国高铁牺牲“安全性”以追求高速度,并无理指责中国高铁山寨了其新干线技术,给中国高铁输出制造了不小的舆论压力。近年来,中国高铁取得了世所瞩目的成绩,高铁的“中国标准”也逐渐超越过去的“欧洲标准”与“日本标准”,为越来越多的国家所采用,伴随第39届国际标准化组织大会在北京召开,推动中国高铁标准“世界化”的工作再上新台阶。国际社会对中国高铁技术以及高铁标准的广泛认可,是对蓄意于“自主性”及“安全性”问题上抹黑中国高铁的行为予以最有力的打击。中国高铁标准在世界范围内的推行和被接受,也必将影响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抉择。例如中国与有关国家在东南亚讨论筹建的泛亚高铁,其意向路线是从昆明出发,经由越南、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抵达新加坡。沿线国家如果希望借助泛亚高铁实现国际互联互通,就必然不能忽视中国高铁的标准。如果采用不同的其他标准例如日本高铁标准,则由于与中国标准的差异导致的规格等方面的不兼容性,可能会严重阻碍其实现跨国互联互通的初衷。在泰国高铁的中日竞争之中,泰国政府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2016年9月16日,“中国网络名人环球行——泰国站”代表团成员与泰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赛客·万纳米蒂进行了会谈,在被问及中日竞争泰国高铁的问题时,万纳米蒂指出,泰国政府目前仍在斟酌之中,并未最终确定日本成为“清迈—曼谷”高铁项目的承包方。目前泰国优先考虑的是与中国合作修建中泰高铁,这条铁路将在一年内开工,未来将向北通过老挝连接到昆明,向南将最终修到新加坡。

充分发挥和运用中国在高铁领域独步全球的规模和成本优势。首先,中国高铁的规模优势十分明显。中国开建高铁以来,其发展规模之大、速度之快独霸全球,远非日本一条新干线可比。例如近期郑徐高铁的开通运营,标志着中国高速铁路总里程正式突破2万公里大关,中国高铁也占到世界高速铁路运营总里程的60%以上,稳居世界高铁规模之首。如此规模的高铁实现长时期的安全、稳定、高效的运行,自然是中国高铁向海外输出最有说服力的名片,同时也是包括日本在内的其他竞争对手难以复制的独特竞争优势。其次,中国高铁的成本优势相对于包括日本高铁在内一众竞争对手而言也足可睥睨群雄。高铁项目是否营利是东道国极为关注的一个问题,日本对台湾高铁项目的“始乱终弃”以及台湾引进新干线后连年亏损的事实,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日本新干线自2007年后一单难求的尴尬处境。从建设成本上看,中国高铁的建造成本远低于日本等国;从营运成本方面来看,根据已经公布的信息,中国的京沪高铁等干线近年来实现了较为可观的赢利,无疑使得中国高铁在营运方面的优势更有说服力。

建设好已经承接的印尼雅万高铁等海外高铁项目,发挥示范效应。在和日本的激烈角逐之中,中国已经成功拿下的印尼雅万高铁项目为中方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展示平台。印尼首都雅加达作为东南亚地区的重要港口城市,人口密度大,经济发展水平高。万隆则是印尼第四大城市,也是爪哇岛重要的文化与旅游中心,因此万隆线高铁项目的盈利能力较有保障。此外,按照印尼政府规划,雅万高铁线还将继续延伸到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并考虑未来实现与中国高铁对接,可见万隆高铁项目的发展前景十分乐观。能否建设好、运营好印尼高铁项目,将直接影响到中国高铁未来在国际高铁市场中的表现。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联合国防治荒漠化
  •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
  •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
  •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
  • 伟略引领意无限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