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当代世界 > 环球瞭望
把握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正确方向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张仕荣    2017-04-24 07:00:08

  中美两国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全球发展繁荣方面肩负着十分重要的责任,拥有广泛共同利益。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符合全球国际关系演变的历史逻辑,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中美关系是全球最重要、最复杂、最敏感的双边关系之一,自冷战结束以来可谓一波三折,但是体现了十足的韧性,两国的竞合态势已成常态化,而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关系的走向令人瞩目。2017年4月6日至7日,习近平主席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实现了跨越太平洋的第一次握手,这次被媒体称为“习特会”的元首会晤取得圆满成功和丰硕成果,中美关系可谓:柳暗花明,正道沧桑!

  (一)

  特朗普带着一身的民粹色彩上台,表现了选民急于求变和厌倦现状的想法。从特朗普的演讲来看,关注国内事务是其主要施政目标,同时对外战略也服从和服务于国内经济振兴和民众福利及就业的改善。当前,特朗普的整体对外战略的成型尚需时日加以观察,包括美国庞大的同盟体系如何改革,特别是北约、日美同盟的走向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可以解决的,需要全面的衡量与筹划。而美俄关系的走向也不乐观,因为涉及整个欧洲的安全体系构建和美国的全球责任划分。总体看,美国多年来在全球揽了太多的事情,同时也背负着众多世界责任,如同一头公牛闯进瓷器店打碎琳琅满目的瓷器很容易,但是复原很难。而现行的国际秩序的塑造与美国的对外蓝图构建远比瓷器的烧造更加复杂和繁重。

  同时,一个基本问题要厘清,改变不尽合理的制度可谓进取,颠覆来之不易的成果则是倒退。这在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领域表现尤其突出。英国“硬脱欧”、特朗普当选都反映了逆全球化的问题,但是许多问题并非全球化的问题,而应归属于传统安全问题。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达沃斯论坛上指出:“困扰世界的很多问题,并不是经济全球化造成的。包括国际金融危机也不是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必然产物,而是金融资本过度逐利、金融监管严重缺失的结果。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经济全球化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促进了商品和资本流动、科技和文明进步、各国人民交往。”只是当世界经济处于下行期的时候,全球各国和人民都要过紧日子,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大经济体增长和分配、资本和劳动、效率和公平的矛盾就会更加突出,反全球化的呼声就会相对强烈。如何消解其负面作用,这是应对当前全球和各国经济困局的关键。一种是民粹化的趋势,不顾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发展规律和全球贸易投资自由化的基本趋势,将国内矛盾简单对外转嫁和输出,甚至通过军事遏制达到本国及利益集团的利益需求,这是十分危险的,包括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都历历在目。另一种理性的做法则是苦练内功,如中国认识到世界经济面临的根本问题是增长动力不足,一直强调将创新作为引领本国发展的第一动力,通过敢于创新、勇于变革,例如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突破世界经济增长和发展的瓶颈。对于如此复杂和棘手的全球政治经济的综合性问题,需要特朗普团队全面消化并且有的放矢施策,才能体现美国真正的领导力和大国责任,简单将美国经济问题归咎于中美贸易失衡与中方责任无疑是南辕北辙,甚至是饮鸩止渴。

  (二)

  当前,中美关系始终是美国对外战略的主线,可谓纲举目张。2017年2月10日,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进行了通话,特朗普在通话中特别强调,他充分理解美国政府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的高度重要性,并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习近平主席对此举表示了高度赞赏,并表示“一个中国”政策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两位领导人的这一通话使得因台湾问题一度较为紧张的中美关系又回归正常轨道。

  按照美国历届总统执政低开高走的规律,特朗普及其共和党团队甫一上台还应该有一个学习过程,但是其学习曲线是否能够平滑向下,体现其学习效率尚未可知。人类文明的一切成果尤其是美国对外战略的经验沉淀需要扬弃式继承和开拓性思考,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构建就是扬弃了美苏的冷战零和博弈状态,这是全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体现。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是美国新保守主义的代表人物,有强烈的反共情结,声称要“把马列主义抛弃在历史的尘埃中”。然而,里根上台后却很快意识到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最终“八一七公报”的签署成为中美关系的重要基石。1984年4月26日至5月1日,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邓小平在同里根会谈时说,中美两国虽然前一段时间吵了一些架,但近来两国关系的发展是好的。他说,中美两国在一些国际问题上有共同点,但也有分歧点。中美两国都有发展合作的愿望。华盛顿的有关中国问题专家指出,里根并不是对中国最友善的美国总统,但他在任内,开启了美中都以现实利益为基础的新关系,而他处理台海问题的方式,也成为之后历任美国总统依据的准则。虽然当年苏联威胁是中美形成紧密关系重要的外部因素,但是今天中美关系更加具有相互依存的特征,一旦彼此对抗必将是人所共知的完全双输的局面,而对抗的主体责任无疑在美方。

  恩格斯说:“历史是这样创造的:最终的结果总是从许多单个的意志的相互冲突中产生出来的,而其中每一个意志,又是由于许多特殊的生活条件,才成为它所成为的那样。这样就有无数互相交错的力量,有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而由此就产生出一个总的结果,即历史事变,这个结果又可以看作一个作为整体的、不自觉地和不自主地起着作用的力量的产物。”世界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是“历史合力”作用的结果,这个“合力”由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所构成,并非是按单个人或少部分人的意志所臆造的历史。当前美国国内保守势力抬头,国力仍然超强,因此本世纪初期前20年还是美国建立其主导的“单极世界”的“窗口期”,中长期内美国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一直会有新的表现且呈上扬态势。但是国际政治的基本格局不会改变,世界多极化是国际社会的发展趋势,欧盟、中国、俄罗斯、日本、印度等国家和国家集团的综合国力在冷战后有了不同程度的增强,并对于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相应地提出了各自的观点和主张。早在20世纪末国际问题研究专家王缉思就指出,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美国虽然仍将领先于世界,却是孤立的,是无力称霸世界的,“高处不胜寒”可以作为美国地位的形象写照。

  (三)

  如何看待发展中的中国?这是特朗普及其团队的核心任务,并且决定中美关系的走向。事实上,中国在“一超多强”中的表现最为抢眼,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累计吸引外资超过1.7万亿美元,累计对外直接投资超过1.2万亿美元。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年均在30%以上。预计未来5年,中国将进口8万亿美元的商品、吸收6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对外投资总额将达到7500亿美元,出境旅游将达到7亿人次。中国的经济发展在全球各个经济体目前呈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大蛋糕”,无法想象哪个国家会缺席这场共享的盛宴。

  特朗普团队的共和党执政理念必然以美国的国家利益为其核心要旨。而中美博弈时中国可打的牌越来越多,中美两国需要更多的协商共事而非零和博弈,这是当今国际政治学界的共识。

  在“习特会”上,习近平主席强调,中美两国关系好,不仅对两国和两国人民有利,对世界也有利。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我们两国完全能够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而特朗普总统表示,美中两国作为世界大国责任重大,双方应该就重要问题保持沟通和协调,可以共同办成一些大事。

  就发展中美关系,习近平主席归纳主要有三点:一是要把握好中美关系发展大方向,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的选择。二是积极拓展务实合作,追求双赢、多赢,既造福两国,又惠及世界。三是坚持建设性管控敏感问题,相互尊重、避免误判、多作换位思考,防止矛盾升级。

  中美两国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全球发展繁荣方面肩负着十分重要的责任,拥有广泛共同利益。这些有益的经验总结需要特朗普团队仔细学习和研判,以避免犯下低级乃至颠覆性的错误。总之,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符合全球国际关系演变的历史逻辑,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联合国防治荒漠化
  •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
  •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
  •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
  • 伟略引领意无限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