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论坛    视频    党史党建    思想理论    战略管理    社会治理    市场经济    科技军事    独家评论    民主法治    读书治学    中外历史    当代世界    干部教育    领导论苑    艺术鉴赏    舆情分析  
  首页 > 读书治学 > 名人读书录
黄侃的精读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毛本栋    2015-11-11 10:36:15

 黄侃是我国近代著名的国学大师,语言文字学家,字季刚,号量守居士,湖北蕲春人,生于1886年(光绪十二年),与其师章太炎并称为“章黄学派”,在中国近代学术史上有着巨大且深远的影响。黄侃一生治学严谨,读书极多而精细,很有心得,总结他的读书之道,可用“批注圈点精读书”来概括。
  黄侃读书非常认真,喜欢随手圈点,许多书都不止圈点一遍。他曾圈点《文选》数十遍,圈点《汉书》《新唐书》三遍。读《清史稿》时,全书共一百册七百卷,他从头到尾一卷一卷地详加批注圈点,绝不跳过。他曾说:“读书贵专不贵博,未毕一书,不阅他书。二十岁以上,三十岁以下,须有相当成就;否则,性懦者流为颓废,强梁者化为妄诞。用功之法,每人至少应该圈点书籍五部。”他如是说亦如是做。他每读一书,一定从头至尾,而且要标点并加批注。读书时,必正襟危坐,一丝不苟。白天不管如何劳累,晚上照常坚持鸡鸣时就寝。有时朋友来访,与之纵谈至深夜,客人走后,黄侃仍要坐在灯下校读,读完才就寝。黄侃读过一部吴承仕的《经籍旧音辩证》,上面和作者商榷的批语就达400多条。他的再传弟子、古代文史学家程千帆曾赞叹,经黄侃所批点的《十三经注疏》《史记》《汉书》《新唐书》等书,精义纷呈。
  当代学者陆昕曾在《听祖父讲名士黄侃趣事》一文中,详细记录了祖父陆宗达(黄侃的学生,著名语言学家、训诂学家)回忆黄侃读书的故事:“季刚先生爱游玩,有时白天我陪他逛名胜,作诗填词,晚间一顿饭直吃到半夜十一二点,我回家时已是满地月光寂无人声。我就想,季刚先生恐怕也累得够呛,现在是倒头便睡了吧?结果第二天一早八点时我到他家去上课,他桌上已经有好几卷书全部用墨笔细细地批点圈阅过了,所以我总疑惑他不睡觉。后来我才慢慢了解到,他常常从夜半十二点开始读书批点,直到四五点钟才躺下,睡三四小时即起身。”祖父还对陆昕说:“季刚先生有一次闲聊时问我,一个人什么时候最高兴?我说这个最高兴,又说那个最高兴。季刚先生说,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什么是呢?季刚先生一笑,说是一本书圈点到最后一卷还剩末一篇儿的时候最高兴!”可见批注圈点式读书是黄侃的一大人生乐事。
  黄侃喜欢夜读,常坐在灯下读书,把眼镜移到眉毛上面,很是投入。他高度近视,但能写蝇头小字,不论是行书正楷,行格整齐,大小均匀,甚至天地头写满了,连每行夹缝里,也批些小字。对于重要的书籍,黄侃总是正襟危坐地点读。每次读书之前,记下启卷时日,读完,再记下时日。他读书从不只是随便翻翻,点读数篇辄止。他读清代著名经学家郝懿行的《尔雅义疏》,每篇几乎都写得满满的,认为郝氏不对的地方,他就写一条“红勒帛”贴在旁边。陆昕自己也回忆说:“我家藏有一部商务铅印《资治通鉴》,上有黄侃圈点,每卷后皆记读书时日,所圈点多有创见,发前人所未发。”黄侃读书之精细,于此可见一斑。
  黄侃这种批注圈点的读书习惯,从不因人事、贫困或疾苦而改变。1913年,黄侃旅居上海,除夕之夜街上爆竹之声通宵达旦,而他却独坐室内,精心研读,不知困倦,甚至临终前,仍一面吐血,一面坚持将《唐文粹补遗》圈点批校完毕。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我国五百米口径球面
  •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
  • 李克强会见迪亚斯—卡内尔
  •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 张德江对芬兰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