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科技前沿 > 当代世界军事
太空作战的发展趋势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姜连举    2016-04-14 09:45:33

 

 

  作战由平面向立体、由一维向陆—海—空—天—电—网多维空间拓展的脉络,演绎了人类战争的历史进程。在信息化条件下,太空这个作战最远空间,渐成军事对抗的最近焦点。太空作战虽然尚是雏形,但随着信息化战争形态的演进,这种雏形将加速成新型领域作战的主角,最终由作战理论层面走入作战实践领域。高度关注太空作战的发展趋势、把脉走势,是应对太空安全挑战的现实课题。

  亦远亦近

  当50多年前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奔向太空时,世人也许不会料到,今天的太空已是人造卫星“繁星满天”,而且宇宙飞船、航天飞机、空间站等飞行器相继遨游太空,各种太空作战武器装备也纷纷面世。不管人们情愿不情愿,航天技术与军事应用开始联姻,由此而诞生的战争新宠儿—太空作战,开始登上军事舞台,天上运行的各种卫星和太空系统,大部分也都被贴上了“军姓”的标签。在航天技术的助力之下,太空作战被推到了战争前沿。

  确切而言,目前太空作战还处在起始阶段,真正意义上的太空作战还没露出庐山真面。在世界上已发生的战争中,太空作战还只是太空信息支援层面的运用,利用太空侦察、预警、通信、监控和导航定位等天基信息系统,对发生在陆地、海上和空中的作战提供支援保障,这是太空作战起始阶段的重要标志。真正意义上的太空作战,是作战双方以夺取和保持“制天权”为主要目的,以外层空间为重点作战区域,以太空作战力量为基本参战力量,以太空武器系统为核心作战平台而展开的作战。

  战争规律证明,未来的作战需从现在着手,明天的战争要从今天准备。先看看那些航天大国强国,在太空作战准备上都在忙些什么。早在2001年1月,美军就开展了代号为“施里弗-1”的太空战模拟演习,到目前“施里弗”演习已实施了八次,并将北约等纳入联演之中。演习均以太空为主要战场,以太空系统攻防交战为重点。演习动用了所有可运用的太空力量,包括各类军用和商用卫星、反卫星武器、天基反导武器、载人航天器、空间轨道战斗机、地基激光武器和电磁波武器、陆基弹道导弹等。与此同时,美还加紧研发动能、定向能、激光和新概念反卫星武器。俄罗斯十多年前就成立了航天部队,并在天基反卫武器等太空作战装备上发展迅速。就连日本、印度也在忙乎开发反卫星技术,提升反卫能力。

  太空作战离我们是近是远,走势或快或慢,只是个衡量尺度,关键是在这个尺度面前应该如何行动,必须深谋与策,缜密拿捏,因为太空作战关乎太空安全,太空安全紧系国家安全。太空作战的脚步已经踏入战争之门,以何种姿态去应对和迎接挑战,这个重大问题必须放到战略的“天平”上。

  谁强谁弱

  太空作战的发展趋向,将逐渐朝着不断完善和成熟的阶段迈进。在这个发展阶段中,太空作战的突出特点越发显露:航天技术越来越精尖,太空轨道等各种太空资源的争夺日益加剧,竞争范围扩大,太空作战的不确定因素增多;各种太空作战武器装备越来越先进,武器装备将由实验进入作战,太空战略威慑与实战并进;太空作战需求不断向战术层次延伸,新的作战样式将相继出现;太空强国手中高精尖的“王牌”越来越多,作战力量不断专业化,实力强弱悬殊,太空作战演绎成强者的“游戏”。这些特点中的每一点,都具有特殊的指向性,论其最后一个特点太空作战到底是谁的“游戏”,更具亮点和焦点意义。

  为了争当控制太空的强者,美、苏两国在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后,便针对太空展开了对垒,两大军事巨头博弈的重点,聚焦到军用卫星系统和载人航天技术,随着太空竞争火药味越来越浓,众所周知的“星球大战计划”也由此诞生。航天强国马拉松式的太空军备竞赛,催生了如今的太空作战,如此看来,太空作战既是强者竞争的产物,也是强者间的“游戏”。若换个角度思考,对此不可简单结论,尚需深入分析。

  从实力上讲,开展太空作战也有“硬实力”和“软实力”之分。论“硬实力”,太空作战确实是强者才可能玩得起的“游戏”,没有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支撑,太空作战无法进行。但是,如同“硬实力”不能完全决定作战胜负一样,太空作战的“硬实力”并不能主导全部,还有很多“软实力”因素在起作用。如作战观念的更新、作战理论的深化、作战指导的科学正确和战法的创新等等,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软实力”因素。审视太空作战的发展趋势,越是强者对太空作战系统的依赖度就越高,尤其是太空信息支援作战,发生在地面、海上和空中的各种作战行动都离不开太空系统的支援。由此可见,具有“硬实力”优势的强者,也有其软肋可攻,弱点可击。这样一来,看似航天军事大国的强者“游戏”,就有了更多的变数。

  认清变数,心中才会有数。开展太空作战,不论大国还是小国,强者还是弱者,都身在“游戏”之中,虽然弱者无法选择发展“硬实力”,但可以寻求创新“软实力”。太空作战并没有一成不变的“游戏规则”,面对强者,要不落窠臼,有最强大脑,不能按老规矩出牌,要创新求变。在太空作战指导上,不盲目跟风,坚持以我为主,确保决策科学;在作战策略上,不求硬碰硬,谋求以巧对强,非对称致胜;在作战力量建设上,要弄清想干什么,应该有什么,标准是适度够用;在战法创新上,不求剑锋利刃,力求剑法超人,出奇招致胜。有时,以柔克刚是取胜之首选,尤其太空作战这种强者的“游戏”。

  拐点已到

  如果说太空作战今天是款步走来,而明天则是跑步前进,因为有航天技术飞速发展的奋力助推,军事需求的强力牵引,这一点无需怀疑,需要做出准确预测的是,太空作战将走向何方。由于战争形态、武器装备、军事技术、作战需求的不同,太空作战在发展趋势上,既有作战需求的牵引性,又有历史的传承性,还有科技的创新性等特点。

  在太空作战运用上,将由侧重战略层面运用向战略、战役和战术相互融合运用发展,实现太空作战运用多元化。广泛多元的作战运用,以及无与伦比的作用功能,使太空信息主导地位凸显,将为推进战争形态转变提速;在太空作战任务上,将由“信息支援型”向“制天作战型”趋势发展,并最终实现“向地球表面投入战略性力量”,不仅为陆、海、空作战提供火力支援,还可从太空攻击地面目标,甚至直接达成战略或战役目的;在太空作战武器装备上,将由“种类单一”向“系统配套”方向发展,研发攻防兼备、系统配套的太空武器装备成为竞争的焦点。太空武器装备将由被动防御、单一保障为主,向攻防一体、以攻为主、系统配套的方向过渡;在太空作战样式上,将由“威慑为主”向“慑战并举”方向发展,用于作战的手段多样,威慑、攻击、防御、干扰等多种作战样式并施,太空作战更趋向整体性发展;在空间作战力量建设上,将由“简单结构”向“复合结构”方向发展,太空力量的组织结构将更加合理、体系功能更趋完善。太空作战这些具有拐点性的发展趋势,都需要我们严阵以待,直面威胁与挑战。因为,趋势发展既是未来进行时,也是现在进行时。

  太空作战方兴未艾,这把“双刃剑”既考验我们的智慧,也挑战太空和平安全的神经。和平利用太空,是人类需要共同遵循的法则,但从太空作战发展趋势看,这一法则早晚会被不按规矩出牌的个别航天强国所践踏。纵观人类发展史,没有哪一段是在完全和平的境况下走过来的,相对暂短的和平无不笼罩着战争的阴云,而战争在某些程度上又是获取和平的重要手段。尤其是在高速发展的信息化时期,战争的触角正在慢慢伸向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人们愿意不愿意、自觉不自觉,都与战争相瓜葛、相联系。特别是“天”这个人类共有的家园,已经不再是歌舞升平、祥和宁谧的人类乐园,太空军事化雾霾已经趋向“重度污染”。虽然现今还听不到来自太空的厮杀声、爆炸声,但是,争夺太空资源,抢占太空优势的一系列明争暗战已经开始。太空作战箭在弦上,不能只停留在“戏说”的层次上,对这样悠关全人类利益的“天等大事”,要时刻准备着,更要有所作为。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联合国防治荒漠化
  •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
  •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
  •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
  • 伟略引领意无限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