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论坛    视频    党史党建    思想理论    战略管理    社会治理    市场经济    科技军事    独家评论    民主法治    读书治学    中外历史    当代世界    干部教育    领导论苑    艺术鉴赏    舆情分析  
  首页 > 科技军事 > 军事历史
中日近代海军装备建设差别何在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刘相春    2015-11-14 12:31:43

在海军装备建设过程中,清政府缺乏对世界海军装备发展趋势的持续跟踪,虽曾将日本列为潜在敌对国家,但未能深入研究日本的军事战略及装备发展情况,并据此做出一个长远的发展规划,每一步发展都是深受外界刺激后被迫做出的决策,都是假手洋人盲目做出的选择。
  清政府“大治海军”的口号喊得很响,对海军的实际投入较少,海军建设困难重重。日本将“海军建设为当今第一急务”的口号落到实处,竭尽所能加大海军经费投入,海军建设突飞猛进。

中日两国近代海军装备建设同时起步、结局迥异,个中原因,令人深思、发人深省。对其建设过程进行比较研究,可使我们从装备建设角度深刻认识清政府甲午战败的主要原因。

海军发展战略
  海军发展战略是国家军事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服从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和安全战略,植根并发端于国家、民族的海洋观念、海权意识和国防政策。
  清政府海军发展战略消极被动,极大制约了海军建设全面发展。回顾历史、展望未来,对于十九世纪中叶以后的中国而言,海军必然是一个战略性军种,对于国防安全、国家发展和民族权益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影响。然而清朝封建统治者受历史局限性的影响,加之自身昏聩无能、目光短浅,对海军战略地位始终缺乏清醒深刻的认识,从未将海军作为遂行海上决战、夺取制海权、拒敌于海上的有效力量,仅仅将其用于消极被动的近岸防御。李鸿章在筹办洋务之初就曾说,“目前固须力保和局,即将来器精防固,亦不宜自我开衅”,其后又说,“我之造船,本无驰骋域外之意,不过以守疆土,保和局而已”。因此,当北洋海军力量渐强之时,李鸿章一方面希望“无事时扬威海上”,以达到“建威销萌”的威慑目的;另一方面又强调“有警时仍可收进海口,以守为战”,充分暴露了其“避战保船”的消极心态,不敢亮剑对敌的虚弱本质。在这种消极被动的海军发展战略制约下,中国近代海军建设始终难以摆脱“舟师”“水军”的历史阴影,其全面建设更是无从谈起,也给马江之战、甲午战争的最后失败注入了必然的因素。
  日本将发展海军作为基本国策,海军发展战略积极主动,是其击败北洋海军、夺得东亚海权的关键原因。日本秉承“强军是富国之本”的军事发展战略,明治天皇即位伊始就昭告全国,要“开拓万里海疆,布国威于四方”,明确“海军建设为当今第一急务,应该从速奠定基础”,意图通过大整军备、武力征服,成为东亚的霸主乃至东方的不列颠。在这样的海军发展战略指导下,自明治维新开始(1868年)至甲午战争(1894年)爆发,日本先后实施了八次扩大海军案,持续、全面、系统地加强海军建设,最终通过甲午战争夺得东亚海权,继而又在十年后的日俄战争中击败俄国,开始走向谋求世界霸权的不归路。

海军装备发展战略
  海军装备发展战略必须服从服务于海军发展战略,应基于海军的使命任务和潜在敌人的装备发展情况审慎提出,其目的是正确指导海军装备中长期建设,为赢得战争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
  清政府没有明确的海军装备发展战略,装备建设盲目被动、事倍功半。在海军装备建设过程中,清政府缺乏对世界海军装备发展趋势的持续跟踪,虽曾将日本列为潜在敌对国家,但未能深入研究日本的军事战略及装备发展情况,并据此做出一个长远的发展规划,每一步发展都是深受外界刺激后被迫做出的决策,都是假手洋人盲目做出的选择。例如两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始有加强海防、整备海军之议。1874年日本侵略台湾,清政府方下定决心从国外购买先进舰船,结果听信英国人赫德、金登干等人的吹嘘,把“蚊炮船”视为“攻守利器”,使用后才发现其不耐风浪、航速慢、火炮精度差,用于守港差强人意,出海作战勉为其难。赫德鼓吹快碰巡洋舰“可保追赶碰坏极好之铁甲船”,清政府又购买了“超勇”等两艘舰船,希望借此克制日本铁甲舰。尽管这两艘快碰巡洋舰都参加了甲午战争,但实战证明这种风帆时代的战法,在近现代海战中缺乏用武之地。另外,清政府从1875年就着手购买铁甲舰,但由于国内政治斗争、人事更迭、经济拮据等各种原因,购舰事宜一再拖延,直到1880年底才从德国船厂订购了两艘7000吨级铁甲舰。
  日本海军明确以战胜北洋海军为发展目标,装备发展战略有的放矢,装备建设事半功倍。自明朝末年至近代,日本“侵华”“并华”的狼子野心史不绝书、昭然若揭。早在1592年日本侵略朝鲜时,其最终目的即在远征中国,并声言“其征大明,虽非所欲,实乃天授”。被称为日本近代著名思想家与教育家的福泽谕吉,在其《脱亚论》等著作中,充满仇华、辱华及侵华的言论。日本近代海军在装备发展过程中,针对北洋海军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研究工作,制定了“快船快炮”克制“坚船大炮”的战术战法。特别是从1891年北洋舰队访日到1894年甲午海战爆发,短短3年间添置6艘主力战舰,包括为对付“定远”“镇远”铁甲舰而专门定制的“三景舰”。这些新式舰船不仅航速快、机动性好,而且普遍装备管退式速射炮,在火炮射速和精度上均强于北洋海军的架退炮,这些技术优势在甲午海战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装备建设组织管理
  海军装备技术复杂,经费投入大、涉及方面广、决策层次高,需要顶层筹划、长远规划、统一计划,组织管理工作至关重要。
  清政府海军建设始终缺乏强有力的组织管理,导致装备建设一盘散沙、半途而废。自开始筹建近代海军直至甲午战败,清政府始终没有建立强有力的海军建设专管机构。1860年设立总理各国通商事务衙门,主要办理洋务事宜并监管海防建设;1875年分设南北洋大臣司理海防,将本应由中央政府统筹规划的海军建设,交由地方大员自行筹办;1879年于总理衙门下设海防股管理海防事宜,但却有名无实、未见成效;1885年终于设立海军衙门,但其主要大臣均为兼职,且大多是不谙海军事务的满清权贵。这样松散无力的组织管理体制,导致海军建设管理混乱、各自为政,装备发展缺乏长远系统规划,而是带有很强的个人色彩、很大的临时性和随意性。至甲午海战前,北洋海军主战舰艇共计33艘、16个型号,其中仅8艘巡洋舰就分为4个型号。舰炮型号更为复杂凌乱,共装备口径从11毫米到305毫米的各型舰炮20种,仅75毫米以上的大中口径舰炮就有12种之多。
  日本效法英国海军建设经验,对海军施行中央化管理,统筹谋划制度建设、人才培养、装备发展等各项工作。日本明治维新后就对海军施行中央化管理,以便将海军置于中央的控制之下,从而作全方位的策划。首先于明治元年(1868年)设立军务官,管理全国的海陆军事务;次年废军务官设兵部省,分置陆海军总监管理陆海军事务,其中海军组织管理架构效法英国,总监下设秘书、军务、造械、水道、会计等局,及兵学寮、造船司、水兵部、陆战队、海军提督府等机构。1873年废除兵部省,分设陆军部与海军部,从而使日本海军彻底摆脱陆军的牵制而独立发展,其后又取消了分区舰队,统一为联合舰队。在这样的组织管理模式下,日本海军装备建设需求明确、方向坚定、措施得力、成效显著。

装备建设发展途径
  中日两国近代海军初创之时,国内都没有近代化的工业基础,因此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先买后造、买造结合”的发展道路,但装备建设的成效却大相径庭。
  清政府海军装备建设过分依赖进口,引进消化吸收不够,未能形成独立自主发展能力。清政府在“造”与“买”的问题上陷入阶段性的偏废,前期造船起点较低,不注重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装备战技性能长期在低水平徘徊,而且建造成本过高;后期过于依赖进口,大量依靠国外技术和人员,装备性能水平虽然大幅提高,但由于缺乏独立自主发展的意识,对福州船政局、江南制造局等国内造船工业扶持不够,而是将其视为累赘,任其自生自灭。黄海大战后,北洋海军损失惨重,急需补充各种海军装备,但国内造船业早已凋零殆尽,勉强造出的舰船也不堪一战,只能通过从英德订购的少量巡洋舰和鱼雷艇装点门面、惨淡维持。
  日本在外购舰船的同时,高度重视自身造船工业的发展,为其装备自主研制奠定了坚实基础。日本向法国购买“三景舰”时,就将三艘之一的“桥立”号的组装任务交给本国船厂,借此提高国内造船工业的能力水平。同时,还积极派遣人员到国外学习先进技术,归国后除能自行仿制外还不断加以改良创新。如派人前往德国、英国学习造炮、炼钢及鱼雷制造等先进技术,后续研制出“山内速射炮”“保式14英寸鱼雷”等装备。这也是日本海军装备研制能力突飞猛进,最终可与英美法俄等海军强国分庭抗礼的重要原因。

装备建设经费投入
  先进顶用的武器装备是赢得战争的物质基础,也是建造价格不菲、维护代价高昂的“吞金巨兽”。但为了赢得战争、捍卫国家民族利益,必须做到舍得投入,并且能够持续投入。
  清政府“大治海军”的口号喊得很响,对海军的实际投入较少,海军建设困难重重。1885—1894年,清政府年度财政平均收入约为8360万两白银,北洋海军年度经费预算仅为200万两,约占年度财政平均收入的2.4%左右,但实际上这笔海防经费始终不能如数拨付。例如:1885年,清政府
  财政收入7708万两,北洋海军实得经费143万两,为应得数的71.5%,占财政收入1.9%;1889年,清政府财政收入8076万两,北洋海军实得经费96万两,为应得数的48%,占财政收入1.2%;1891—1894年,清政府财政收入合计33818万两,北洋海军实得经费合计504万两,为应得数的63%,占财政收入1.49%。据初步统计,1885—1894年的十年间,北洋海军年度实际军费平均占清政府年度财政收入的1.52%左右。
  日本将“海军建设为当今第一急务”的口号落到实处,竭尽所能加大海军经费投入,海军建设突飞猛进。1885年,日本财政收入为5111万两白银,海军军费为399万两,占财政收入7%;1889年,日本财政收入为6197万两,海军军费为963万两,占财政收入的16%;1891—1894年,日本财政收入合计28327万两,海军军费合计2465万两,占财政收入的8.7%。据初步统计,1885—1894年的十年间,日本海军年度军费平均占日本年度财政收入的10.38%左右。其间,日本皇室多次从内库拨款建设海军,日本政府官员及普通国民也积极踊跃为海军建设捐款。
  两组数据相互比较,情况一目了然。1885—1894年,北洋海军实得经费1252万两,日本海军实得经费6416万两,日本投入经费总量是清政府投入北洋海军的5.12倍;日本海军军费占政府财政收入的比例,是北洋海军所占比例的6.83倍。清政府在海军建设上未能足额投入,结果甲午战败后,付给日本的战争赔款就高达2.3亿两白银,如果这笔钱能够持续用于海防建设,甲午战争的结局会不会改写,值得深思。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我国五百米口径球面
  •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
  • 李克强会见迪亚斯—卡内尔
  •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 张德江对芬兰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