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论坛    视频    党史党建    思想理论    战略管理    社会治理    市场经济    科技军事    独家评论    民主法治    读书治学    中外历史    当代世界    干部教育    领导论苑    艺术鉴赏    舆情分析  
  首页 > 科技军事 > 军事历史
美军十三年作战的六大战略教训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刘晋豫 刘硕扬    2015-11-14 15:15:17

  战争的结束,意味着对战争剖析和反思的开始。随着撤离阿富汗,美军开始对从2001年到2014年13年间所进行的战争进行剖析和总结,通过反思,美军总结出了六大主要战略教训。

  教训一:缺乏战略制定过程中政府与军方的有效沟通。

  战略的制定需要政府与军方之间充分有效的沟通。在过去13年所进行的战争中,美军遇到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为进行战争所制定的战略以及出台的政策和决策,往往收不到预期的效果。通过反思,美军认为,导致这个问题的原因在于,在战略制定过程中,美军违背了国家安全战略的制定必须是军方与政府之间围绕现实的政策目标以及有效的战略预期而进行良好的交互合作的客观规律。在13年战争期间,美国政府和军方内部围绕战略制定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有的认为战略的制定是一个线性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文官的职责是制定政策和战略,而军方的职责则不过是围绕这个战略,制定相应的策略,并实现由文官所制定的战略目标而已。还有的认为,战略的制定,应该根据总统的偏好来进行,等等。正是这些对于战略制定艺术的片面认识,导致了美军战略和政策制定过程中,政府与军方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不能娴熟运用战略制定的艺术,带来了诸多战略和政策目标不能完全得以实现的恶果。

  教训二:缺乏政府与军方之间就战略如何实施所必需的共识。

  美国传统观念认为,制约国家安全战略实施的因素主要有三个:一是总统自身的领导能力;二是总统战略制定团队的经验;三是领导团队成员的相互关系和相互影响。通过对于13年战争的分析,美军发现,这样的认识是不全面的。事实上,通过军方与政府中文官的有效合作,制定战略,只是取得战略预期效果的第一步。要真正实现战略目标,还需要军方与政府就如何实施战略达成共识。美军战略目标到战役目标的形成过程是,首先提出国家安全战略目标,并根据这个目标制定国家安全战略,然后以此为依据,制定国家军事战略,并根据国家军事战略制定《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最后制定地区战役计划、具体的战役和战术计划。在确定战略目标时,总统离不开军方的意见,但军方与总统关注的焦点往往不同。总统所关注的是如何在国家安全战略目标与其他目标之间实现平衡,如何配置实现目标所需要的资源,其决策的政治影响是什么等问题,而军方则更多地是关注最终的决策结果。因此,当战略制定后,军方往往感到没有得到足够的战略指导,而总统也会感到,他没有得到足够清晰的战略决策建议。这种状态,反映了美军军方与政府之间在如何贯彻战略方面存在分歧,这也是导致13年战争期间美国诸多战略目标未能得到有效实现的重要原因。

  教训三:缺乏军事战略与政治战略的有机统一。

  总结13年战争的教训,美军痛定思痛,深刻认识到,缺乏与军事战略有机统一、卓有成效的政治战略,缺乏对于政治战略中心作用的深刻理解,缺乏政治战略的有效运用以及政治战略与军事战略的有机统一,是13年战争中美军的一个惨痛教训。导致这个问题产生的原因在于美国政策制定者及战略家们脑海里的狭隘战略观。这种狭隘的战略观集中地表现在,不论是政府官员还是美军的将领,都更多地关注战争本身和反恐作战,进而将其主要关注仅仅放在击败敌军的军事挑战,防止基地分子对美国的攻击等具体目标上。因此,在13年战争期间,虽然美国军队确实成功地锁定和消灭了许多恐怖分子,但美国并没有实现其使东道国政府有效控制国家的政治战略目标。相反,一些国际政府的行为反倒更加助长了恐怖分子的气焰。出现这一重大失误的深层次原因就在于美国没有充分地认识到,任何一项成功的军事行动都是在一个国家特定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以及特定的政治联系中进行的,都离不开对于社会、文化以及政治关系的深刻把握和精准理解。缺乏科学的政治战略,军事战略所确定的战略目标也往往难以得以实现。

  教训四:缺乏对于军事科学技术作用的全面认识。

  美国是世界上军事科学技术发展水平最高的国家。然而,军事科学技术的发展使美军产生了巨大的战略判断失误,那就是随着以计算机、网络技术和新型通讯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为标志的“新军事革命”的兴起,美军认为高技术的发展可以取代军事人力。这种认识被1991年海湾战争实践所强化。在海湾战争中,美军运用精确制导弹药、全球通信系统和无人机等高技术武器装备,实现了更为精确地获取目标信息,并运用这些信息引导常规作战力量,更为有效、更为彻底地摧毁这些目标。一些美国的军事专家更是将海湾战争作为未来战争的模板。由于过分强调高技术在作战中的作用,使得美军忽略了对于作战对手社会、人文以及文化等因素的研究与把握,以至于美军军官在后来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发现,这两个国家对于他们来说是那么的陌生。通过对于过去13年作战实践的分析,美军认识到,不论作战对手是谁,要在作战行动中取得主动,都必须对于对手的历史、领导人、民众对于国家及政府的忠诚度等问题,有一个精确的把握。没有对作战对手的这些非军事问题的深刻把握,仅仅依靠高技术及现代化的武器装备,要想取得彻底胜利是十分困难的。而美军恰恰由于对于战争所存在的狭隘的认识,在这个问题上犯下了大错。

  教训五:缺乏对于进行战后维稳军事行动重要性的认识。

  在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作战中,美国的政策制定者试图有意回避战后维护稳定的问题,美军也没有部署足够的军事力量,以便进行战后维稳军事行动,导致战后美军在不得不进行维稳军事行动时,缺乏足够的军事力量以及有效的准备。导致这个失误的原因与美军的传统有着密切的关系。从历史上看,美军从来都不愿意进行长期的作战。通过对于13年战争的反思,美军现在认识到,在战后初期,抓住任何反对派能够组织起来之前的“黄金时间”,利用军事力量,迅速展开部署,做好维稳军事行动的准备,才是避免后来不得不大规模、长时间展开部署,开展维稳军事行动的灵丹妙药。而要做到这一点,不但需要在战前做出周密的计划,更需要根据部队战后可能遇到的法制缺失、社会秩序混乱等问题,进行有效的准备和针对性训练。战争的教训还表明,为了尽快实现战后的稳定,应该尽快有效利用当地的力量。这一点也为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后维稳军事行动的实践所证明。

  教训六:缺乏打造联合作战体系的有效准备。

  2001年以来美军所进行的13年战争,基本上都是采取跨国联合作战的方式进行的。美军认为,在这个方面的教训主要是,未能有效建立符合跨国联合作战需要的统一的指挥体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这个问题表现得尤为突出。由于这个问题的存在,在跨国联合作战中,只能更多地依靠各参战方的单打独斗。通过对于战争的总结,美军还认识到,由于多种因素的制约,在许多军事行动中,要建立这样的联合指挥体制,仅仅依靠美军自身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有来自军政府的有效支持。美军强调,到目前为止,美军还不能依靠军事法规的力量,实现跨机构以及联盟间的统一指挥,对现代作战中的一体化协调行动带来了不利的影响。这是未来美军建设,特别是跨国联合作战必须解决的一个重大现实问题。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我国五百米口径球面
  •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
  • 李克强会见迪亚斯—卡内尔
  •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 张德江对芬兰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