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论坛    视频    党史党建    思想理论    战略管理    社会治理    市场经济    科技军事    独家评论    民主法治    读书治学    中外历史    当代世界    干部教育    领导论苑    艺术鉴赏    舆情分析  
  首页 > 科技军事 > 军事战略
网络空间作战走向前台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姜连举 王永华    2015-11-14 15:20:08

当下,正值网络潮起云涌的时代,一个与战争绕不开、躲不过的热点焦点话题——网络空间作战,正走入人们的生活,走向战争的前台。随着“网战”“网络司令部”“网军”等一个个军字号的作战实体露面,网络军备竞赛已战鼓声声,由暗到明,传统战场被罩在一张张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之中。虚拟的网络,真实的战争。一个国家若把不住“网络安全”的大门,一个小小芯片都可能成为敌人的“轰炸机”,国家安全和发展就无护航之盾;如不注重网络强军,“能打仗、打胜仗”就不可能落实到位。

“网战”左右战争胜负
  网络在政治和经济领域具有超强的扩张性和渗透性,在军事领域的延伸更是张力凸显,网络空间正迅捷成为“网战”的大舞台。网络自诞生就紧连战争,现代网络的鼻祖“阿帕网”,实质上是军用实验网络。从网络到“网战”,演绎的是战争活剧,牵引的是国家安全战略脉动。美军首任“赛博空间司令部”的司令基思·亚历山大上将,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网络是继海洋和太空之后的“新军事前线”。的确如是,网络已经成为国家军事机器的“中枢”,“网战”正逐渐撑起战争胜负的“大旗”。
  网络向战场的不断延伸,使“网战”成为战争发展的必然,网络空间作战在战争中的作用也越发显现。“网战”能够左右战争胜负,是因为信息化战场上,各种作战要素都通过网络“相知、相融”,凝结成高度一体化作战体系,作战行动呈现空前的体系性,这使“破网瘫体”成为信息化战场上一种新的制胜定律。正如美国军事预测家杰姆斯·亚当斯在《下一场世界战争》一书中预言:在未来战争中,计算机本身就是武器,前线无处不在,夺取作战空间控制权的不是炮弹和子弹,而是网络里流动的比特和字节。
  从机理上讲,网络空间作战的根本目的是破坏战场网络的核心属性,降低网络对敌联合作战行动的支持作用。作为联合作战重要手段,网络空间作战主要围绕联合作战目的,对敌指挥控制网、预警探测网、情报侦察网、通信网、业务保障网等节点进行入侵、破坏,使其无法稳定运行、发挥应有功能,破坏敌作战要素的信息共享和功能互补,瘫毁敌作战体系。战场网络通常与互联网物理隔绝,高度机动性却决定其具有无线传输特点,这就为网络空间侦察、入侵和破坏开启了一扇窗。分布式配置的网络侦察设备可以自由截获目标网络信息,分析研究其网络协议及密码,一旦成功,就能以无线方式入侵目标网络,尽情实施网络窃密或病毒攻击。即使无法掌握其协议和密码,也可利用强烈的干扰信号压制其无线信道,扰乱网络稳定运行。还可以通过特种行动在网络设备中预埋病毒,战时根据需要触发病毒,造成系统瘫痪。高功率微波武器、电磁脉冲武器也是网络设施的终极杀手,传统精确打击、兵力袭击也能在关键时节达成网络实体瘫痪目的。
  有人说信息化作战“无网不胜”,但有网未必就能取胜。因为,从制胜的因素上讲,网络只是作战之“器”,决定作战胜负因素的则是运用武器之人和创新的作战之“术”。网络时代的战争,更注重人与武器的结合,强调人与网络空间的融合。“器”、人、“术”三位一体,构成网络空间作战的有效“组合拳”,“无网不胜”才会成为可能,“网战”左右战争胜负才有立论基础。网络空间作战平战界限模糊,要打赢“网战”,必须深入研究平战特点,准确把握作战规律,不管是平时还是战时,都要注重发挥网络的作战效能。在“器”的发展上,打造具有自身特色的网络制胜利器,为战争胜利创造条件;在人才队伍建设上,注重培养人掌握信息技术和网络思维能力,依靠人才精英方阵,决胜“没有硝烟”的网络战场;在“术”的创新上,确保网络空间作战指导的科学性,全面推进战法创新,以“术”制胜。

“网军”整装跑步入列
  “网战”的号角召唤网络时代新的军旅尖兵,“网军”不仅应运而生,而且已经整装上阵,快速加入兵种行列。“网军”的入列,是人类战争史上又一次质的飞跃,今日看似稚嫩的“列兵”,演绎的将是全新的战争神话。
  杜黑曾说过,胜利总是向那些能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而不是向那些等待变化后才去适应的人微笑。面对战争硝烟日益弥漫的网络空间,怎样做好预见性的准备?什么样的准备具有胜算?“网军”建设给出了答案。美国是网络大国更是网络强国,美军对此做出的准备是,2009年率先成立赛博空间司令部,“网军”随之诞生,彰显了谋求网络空间主动权的决心和意志,为打赢“网战”做足了功课。其后,韩国、英国分别公开宣布建立网络空间作战司令部和网络安全业务中心,日本也高调成立网络防卫队。世界主要国家都在积极筹建网络攻防部队,全力抢夺网络空间的战略优势,这就是打赢网络空间作战的胜算准备。虽然和平利用网络是人类的共同愿望,但当战争依然是解决国际争端和利益纠纷的重要手段,当军事领域被网络“捆绑”的越来越紧,被信息“淹没”的越来越深的当口儿,当一只U盘便可“攻陷”五角大楼不再是“传说”,“网军”建设就成为各国竞相发展的焦点,是实现军事创新和作战胜利的战略选择。
  “网军”作为战略和战场两级网络空间作战力量,既肩负着维护国家网络安全和主权的时代使命,也承担着决胜战场、打赢战争的重任。平时,“网军”需要为国家和平看家护院,时刻应对各种潜在的网络威胁和恶意攻击,适时显示自己的“肌肉”和能力,通过威慑遏阻各种敌意行动;战时,“网军”则根据作战需求,灵活实施各种网络攻防行动,渗透到各种作战样式之中,为夺取战场网络空间的控制权,遏制敌方网络空间的自由行动,夺取战场主动权创造有利条件,成为出奇制胜的战场“奇兵”。
  “网军”能够走进信息化军队大家庭,成为军队作战的重要力量,是信息时代军事发展大势使然。如今,“网军”建设已不是讳莫如深的话题,而是军队力量建设的时代命题。如何使“网军”这支新生力量迅速成长壮大,更是世界各国军队都需要认真研究的重大课题。“网军”强,则国防强。面对“网军”急速而来的现实,既不能无动于衷,坐以论道,错失良机,也不能人云亦云,随之起舞,盲目发展。正确的选择是,认清历史方位,明确目标,理清思路,稳妥应对,以宽广的视野和创新的思维,走自己的“网军”发展之路。尽快形成能够遏制网络空间对抗危机、控制网络空间对抗战局、赢得网络空间对抗胜利的实战能力。

“网权”攀升至国家主权
  网络空间虽然是虚拟世界,但在虚拟之中却有国家主权的“身影”。国家主权存在于网络空间,就如同一个国家的陆地、海洋、空中和太空主权一样真实,并非虚拟幻存。“网权”的出现,也产生了新的国家主权观,为维护网络空间的权益,一些网络大国已经把“网权”视为国家安全重心,纳入到军事战略的高度,将对网络空间的恶意入侵和严重攻击定性为战争行为。俄罗斯已将网络攻击视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美军也有专业人士指出,对网络攻击应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同等看待。维护“网权”,已成为“网战”的重要内容。
  相对于维护领土、领海和领空等实体主权,维护网络这个虚拟空间的主权更为困难。因为,入侵和攻击网络,其隐蔽性、突然性和技术性强,网络空间主权更容易丧失,造成的危害更大,防范的难度也更大。一架飞机、一艘舰船对一国实体领域的入侵,很容易被发现、监控,造成的破坏与伤害也是直观可见的;网络空间则无形无疆,拥有网络技术优势的一方,可以悄然无声、多渠道、多形式地破坏目标国关系国计民生领域的核心网络,甚至中止对方网络使用权。主导网络技术优势的国家,可以建立自己的一片新的“网络领土”,拓展自己的疆界,别人进入这片“领土”,必须向其“申请护照”,遵循其主导的网络“游戏规则”。伊拉克战争期间,伊拉克顶级域名(IQ)的申请和注册工作被终止,相关后缀的网站全部从网络中消失。还有,从伊朗大选到俄格冲突,再到近期中东和北非的突尼斯、埃及、利比亚政局突变、动荡,围绕“网权”的殊死对抗从幕后走向前台。通过网络可轻而易举进入他国腹地直至“心脏”部位,践踏别国的主权,“网权”已经成为维护国家统一、稳定和完整的新权益。
  时代催生了“网权”,就需正视和捍卫“网权”,全面更新主权观,增强“网权”意识,将网络空间摆到与陆地、海上、空中和太空同等的战略地位。大力发展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元器件和软件系统,从源头上消除潜在的主权入侵。制定网络空间突发事件有效的监测、预警和封堵的行动方案,形成高效、可行的网络空间安全应急处理预案。在军事上做好网络空间作战准备,确保“网战”出手即能打赢。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我国五百米口径球面
  •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
  • 李克强会见迪亚斯—卡内尔
  •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 张德江对芬兰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