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民主法治 > 公共行政
界定“重大事项”由谁说了算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滕修福    2015-11-10 19:06:58

  《地方组织法》第四十四条赋予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依法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但没有明确相关重大事项应该由谁来界定。有人认为,法律既然赋予人大常委会有重大事项决定权,当然就有对重大事项的界定权;有人则认为,人大常委会界定某一具体事项是否为重大事项没有法律依据。那么,实践中人大常委会有重大事项界定权吗?
  笔者认为,“重大事项”的界定具有不确定性,将界定权交由本级人大常委会说了算,合乎法理。
  重大事项决定权是法律赋予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重要职权。地方组织法第八条明确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行使“讨论、决定本行政区域内的政治、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环境和资源保护、民政、民族等工作的重大事项”的职权;《地方组织法》第四十四条明确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也有行使“讨论、决定本行政区域内的政治、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环境和资源保护、民政、民族等工作的重大事项”的职权。
  “重大事项”的界定具有不确定性。地方组织法原则限定,地方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的事项,在地域上只能是“本行政区域内的”,范围上列举了只能是“政治、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环境和资源保护、民政、民族等”方面的,事项上是重大的;简言之,就是本级国家机关职权范围内的所有被认为的重大事项。如此原则法定,笔者认为具体到某一重大事项的界定则具有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难以法定。一是不可尽列的广泛性,即只要是法律原则限定内的具体重大事项都是,法律难以一一穷尽;二是具有不同层级的差异性,如某一具体事项在县里属于重大事项,上升到省市一级未必就是重大事项了;三是具有不同区域的差异性,如某一具体事项在甲县属于重大事项,到乙县未必就是;四是具有不同时期的差异性,如今天属于重大事项的,再过几年未必就属于重大事项了。
  “重大事项”的界定由人大常委会说了算,合乎法理。首先,虽无法定,但有暗含。虽然说法律没有明确重大事项界定权属于人大常委会,但界定权应暗含于决定权之中;法律既然赋予了人大及其常委会的重大事项决定权,就必然拥有重大事项界定权,合乎法理。其次,立规明确,人大权力。既然地方组织法对重大事项的界定有原则法定,那么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依法可以制定相应法规或规范性文件,加以明确人大常委会的重大事项界定权。这也符合谁决定谁界定的一致性法理原则。再次,人大界定,便于行权。赋予人大常委会重大事项界定权不仅合乎法律,而且有利于人大及其常委会重大事项决定权的行使。如果重大事项由“一府两院”来界定,不仅容易混淆人大及其常委会与“一府两院”的决定与执行的关系,而且很容易使人大及其常委会的重大事项决定权被架空,不合法理。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联合国防治荒漠化
  •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
  •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
  •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
  • 伟略引领意无限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