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市场经济 > 宏观观察
“大资管新政”与金融理性回归服务实体经济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徐鹏程    2018-09-14 00:03:45

核心阅读

  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业的本源,规范和加强金融资产管理业务,可以更好地使金融业有效服务实体经济,为此监管部门应当采取措施,促使金融理性回归本源。

  金融资产管理业务近年来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但由于长期缺乏统一的管理制度和监管机制,造成了许多严重的问题,最直接的后果之一就是影响到实体经济的发展。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等部门于2018年4月27日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业界称为“大资管新政”,标志着金融资产管理业务进入强监管的时代,不仅为中国金融业发展带来了新变化,更塑造了经济发展的新格局。

  当前金融资产管理业务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金融资产管理业务是近年来突飞猛进发展起来的一个新的业务领域,一开始主要是指公募基金,之后银行理财、私募基金以及券商、信托公司、保险公司的资管业务等也加入进来。在“大资产新政”实施前,上述业务处于松散监管的状态,存在着一系列不容忽视的问题。

  金融资产投资增长过快,金融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比越来越高。2001年至2005年间,金融业增加值约占GDP总量的4.4%,金融业“十二五”规划将其目标值定为5%,而2016年这一比例达到了8.3%,远高于规划目标,也超过了同期主要发达国家的增长水平。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6年末,剔除交叉持有的因素后,各行业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达到60多万亿元。这一体量大体接近2017年前三季度GDP总量。目前,我国金融资产的规模达到了近450万亿元。

  金融资产管理业务收益高于实体经济。金融资产发展速度过快的原因是大量资金向金融业不断流入,而其背后则是金融业尤其是金融资产管理业务有较高的收益。由于结构性原因和历史原因,实体经济的一些领域已出现产能饱和,造成投资收益率下降,加上实体经济面临的其他一些困难,如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增加等,使投资实体经济的吸引力降低。据上市公司发布的数据,近5年来金融业平均净资产收益率约12%,而同期制造业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不到9%。在2017年中国企业500强排行榜中,有245家制造业企业上榜,从数量上看不算少,几乎占到了一半,但其利润总和仅为500强企业总利润的19.5%,另外一半的非制造企业利润占比超过80%,其中相当比例属于金融企业。

  “分业经营、分业监管”模式下规避监管的现象较为普遍。中国长期实行“一行三会”的监管模式,其核心是“分业经营、分业监管”,虽然“一行三会”根据自身分工推出了许多加强金融监管的措施,其中针对金融资产管理业务的快速扩张也制定许多加强管理、控制风险的办法,如《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等,但在分业监管的格局下,性质大体类似的金融资产管理业务被分割为若干个“子系统”,实行封闭式管理,不仅监管标准难以统一,而且难免出现重复监管或监管真空的问题。有些金融机构则善于钻多头监管的漏洞,在业务上打“擦边球”,通过技术手段将自身风险予以低估,将风险抵御能力高估,形成“监管套利”,以此获取不正当的额外利益。

  金融资产管理业务的过度创新加大了金融风险。金融资产管理业务本来是金融机构接受客户委托、按照客户需求和风险偏好制定的综合性资产配置方案,其业务行为应该在与客户约定的投资范围内对受托资产进行投资,在这种业务模式下,只要金融机构尽职管理,客户将承担业务过程中的风险,金融机构不必作出刚性兑付的承诺。但是,当前我国金融资产管理业务中相当多的是类似银行理财一类的产品,为吸引客户,金融机构往往明确承诺或变相承诺客户刚性兑付,这就使金融机构承担了业务过程中可能发生的风险。同时,这一类理财产品往往是以资产池模式进行运作的,属于短期资金的长期配置,这就导致理财产品的存续期与投资项目的运营周期不匹配,存在流动性风险。

  金融资产管理业务无序发展对实体经济造成的不利影响

  货币资金“空转”的现象加剧,实体经济资金不足。大量资金涌向金融体系内,通过各种金融资产管理工具进行了“体内循环”,这种“空转”对实体经济的发展毫无帮助。资金大量进入股市、债市,或者以各种资产管理业务的形式套取高回报,挤压了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以2017年二季度信托业的统计数据为例,该季度信托资金的74%流向了虚拟经济而不是流向实体企业。

  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普遍面临融资更加困难的问题,抑制了实体经济的活力。在实体经济中,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已经成为经济增长和稳定就业的主要来源,也是经济转型升级的主要动力,但它们在金融方面获得的支持也是最弱的,中小企业普遍存在资金紧缺的问题。由于经济“脱实向虚”,加上金融资源的垄断性,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更难以获得银行贷款,以民营企业为例,目前在商业银行对全部企业的贷款中,国有企业的贷款余额占50%左右,但其产出占比仅30%,存在明显的失衡。

  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进一步上升,实体经济发展还面临融资贵的问题。有一部分金融资本经过金融机构的体内循环,最后也得以流向实体经济,比如先从商业银行流到信托、基金公司等机构,再通过这些机构到达实体经济,只是经过了数道“手续”后,资金的成本已经大为增加,一些金融机构利用企业急于得到资金的迫切心理,不仅通过信托、保险、券商、私募等多重包装、多道程序故意赚取额外收益,而且还设置大量不合理的附加条件,这些都进一步推高了企业的融资成本,压缩了实体经济的利润空间。

  实体经济融资方式单一,增加了企业的杠杆率风险。以理财为代表的金融资产管理业务与银行的表内资产没有本质区别,二者只是在杠杆率上有明显区分。银行表内资产必须计提资本准备,出现表内风险时必须用资本金补偿,因而它受到了资本充足率的制约,而理财等表外资产没有这方面的要求。失去资本充足率的约束相当于提高了杠杆率,如果再承诺刚性兑付,这种杠杆率形同放大至无限,但金融机构不会独自承担杠杆率风险,大部分风险最终还是被转嫁到企业身上,这就是企业杠杆率高企不下的根源。其实,对实体来说直接融资才是更好途径,也就是通过发行股票、债券的方式去融资,而不是通过金融机构融资。但按照股市市值、企业债券余额和银行贷款余额等存量法计算,2008年至2016年间,中国企业直接融资的存量比例仅为31.52%。

  实体经济结构不合理,房地产加速金融化。房地产虽然也属于实体经济,但房子除具有居住功能外,还被人利用为炒作获利的工具,这就使房地产成为一种特殊的实体经济,与金融产品具有类似的特性。基于趋利的本性,金融资产也愿意流入房地产市场,2017年全国银行新增贷款12.65万亿,房地产贷款就占到44.8%,将近一半。目前,房地产业创造的GDP只占总量的约5%,但它却占有约25%的信贷资源。

  加强综合性监管,促使金融理性回归本源

  面对因金融资产管理业务膨胀式发展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尤其是所造成的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降低的问题,监管部门应加强监管,规范金融秩序,控制金融风险,引导金融业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

  实施综合性监管,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中国之前长期实行分业监管模式,但金融业事实上已经在混业经营,面对多样化的金融机构体系、复杂的金融产品体系、信息化的交易体系和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体系,金融监管体制也要进行新的改革,以跟上金融业发展的现状。要按照十九大提出的金融改革框架,落实新的监管体制,建立并不断完善新的综合性金融监管体系,结束“混业经营、分业监管”的状况。加强综合性金融监管,首先要完善法规体系,强化金融信息系统建设,加强对不实金融信息的控制和治理,尽快补齐监管短板。对于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金融资产管理业务,要以“大资管新政”为开端,让所有资管业务归栏,不留监管盲区,通过严格监管塑造中国金融资管业的新生态,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加强政策引导,强化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从历史经验看,历史上全球经济中心发生的转移根源在于各国实体经济实力的消长,全球几次大的金融风暴根源也都在经济的“脱实入虚”,所以从国家战略层面看,发展实体经济始终是一个坚定不移的方向。当前,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已经成为经济大国争夺的新战略制高点,各国都深刻意识到唯有建立在实体经济发展的坚实基础上才能实现持续健康发展。十九大提出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金融业要及时跟进国家宏观战略的部署,通过监督、管理和引导,让更多的金融资产流向实体经济。十九大以来这方面的工作已取得积极进展,2018年一季度,国内银行业资产管理业务约16万亿元,其中44%投向债券及货币市场,17%投向债权项目,12%投向多层次资本市场,这些项目均与实体经济相关,改变了以往“轻实重虚”的局面。监管部门应及时总结经验,鼓励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解决在服务实体经济中存在的一些问题,通过合理疏导、立法协同、政策鼓励等措施,彻底扭转以往存在的不合理现象。

  创新功能性监管,加强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间的协调。当前,金融机构开展业务往往跨越不同的金融市场,各个行业和市场存在交叉现象,监管的难度本来就很大,而部分金融机构在开展业务中还存在乱加杠杆、多层嵌套等现象,增加了监管的复杂性。以往的金融监管以机构监管为主,为适应金融创新的需要,应加强专业领域归口管理,就单一业务品种实现垂直化、一体化、穿透式监管,实现行为监管和功能监管。应加强监管协调,一方面处理好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之间的调节和控制,另一方面加强对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金融控股公司等重点金融机构的监管,从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提高监管的有效性,及时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加强投资者教育,破除刚性兑付误区。刚性兑付是金融资产管理业务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但打破刚性兑付又是一件复杂的事,仅靠金融机构的自身约束还难以顺利实现。根据经验判断,在监管加强的情况下,资金面一般会面临偏紧的局面,反映在金融资产管理业务上,容易出现不良率上升,违约的概率也随之上升,投资者的不满意情绪会相应增加,造成监管的复杂性。监管部门除管理和规范金融机构外,还承担着投资者教育的任务,应通过各种形式宣传,教育投资者对风险和投资收益都要有合理预期,使投资者和机构都明白“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真正含义,逐渐走出刚性兑付的认识误区。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中国诗学中的天人合一思想 中国诗学中的天人合一思想
乡风文明:乡村振兴之“魂” 乡风文明:乡村振兴之“魂”
直面无人化作战的时代冲击 直面无人化作战的时代冲击
让科研经费不再变成“夹心饼干” 让科研经费不再变成“夹心饼干”
媒体融合背景下新闻队伍建设的着力点 媒体融合背景下新闻队伍建设的着力点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发表重要讲
  • 李克强会见美国客人
  • 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困境中实现了精神升华”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