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市场经济 > 经济时评
如何构建回应性监管格局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徐鸣    2016-11-21 09:05:20

   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成为本届政府深化政府职能转变的先手棋和关键招。李克强总理在今年5月9日召开的全国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是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战略举措”。经过多轮简政放权工作,如何监管政府转移和下放出来的权力,保证转移和下放的政府权力不回位、不移位、不错位,尤其是在我国的食品安全、环境保护、安全生产领域面对严峻挑战时,做到放管结合、放管并重,已成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保障环节。当前亟需在充分积极借鉴国外成熟做法的同时,转变监管理念,创新监管方式,提升监管效能,为各类市场主体营造公平竞争的发展环境,使市场和社会既充满活力又规范有序。在此宏观背景下,近些年来在英国、澳大利亚及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实践领域有较成功运用的回应性监管理论,渐入我国学界和政界的视野。

  回应性监管理论最早是由美国和澳大利亚的两位学者伊恩·艾尔斯和约翰·布雷斯维特在1992年首次提出。两位学者分别从博弈论和社会学的角度进行分析并得出结论,即政府唱“独角戏”的监管模式或完全依靠市场调节的监管方式都难以获得最佳的监管质效,提出了混合政府监管和非政府干预手段的第三条道路。该理论的核心内容是强调监管主体和监管手段策略的多样化。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加强国家治理体系建设,就是要把以往政府单向、强制的管理模式,改为多元共治模式。回应性监管理论的主旨思想与国家治理的要求高度契合,体现了治理的特点,现阶段我国可通过引进这一监管理论来打破传统模式的束缚,为监管治理体系构建提供理论基础和实践指引。

  构建回应性监管格局需要多元的主体参与。回应性监管理论的目标是摒弃一元的“政府监管”范式,树立“大监管”理念,构建政府与其他社会主体合作的监管治理新模式。这种“合作”要求政府把监管权与其他社会主体分享,以此减轻政府监管机构的负担,使政府更好应对简政放权后的新局面。根据监管权在不同主体间的分配情况,监管治理体系总体上可以包括政府监管、行业和企业自我监管以及第三方监管三个方面,就是要把监管权让渡给行业企业自身及第三方非政府组织。在合作型监管治理体系中,政府的主要角色不再是直接监管者,而是建构者,通过建构监管活动的制度平台来激发和培养其他社会主体的公民精神和主体意识、提升自我监管的能力,政府以外的其他社会主体不仅仅是履行“责任”,还要成为“监管主体”。当社会个体自治能力越强时,政府需要做的就越少。如目前在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政府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市场监管,支持专业性的非政府组织发挥监管作用,与政府分享监管权力,共同形成自贸区事中事后监管的网络。这一做法改变了传统模式下监管权高度集中于政府的弊病,也充分体现了政府放权于市场和社会的思想。

  构建回应性监管格局需要多样化分层次的监管手段。受传统“政府监管”范式的禁锢,我国除监管主体单一外,监管手段也有待丰富完善,特别是面对食品安全、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等方面的问题,政府的应对措施主要局限于通过行政审批控制市场准入或政府机构调整等方面。但事实证明,在监管活动中对政府强制手段过分依赖会抑制市场的活力,导致监管的效果不佳,而这些方法往往还会沦为部门利益争夺的工具,无法对现实的监管困局进行破题。同时,政府不同的监管手段对具有不同意愿、态度的监管客体的作用也不同,因而根据监管对象的具体情况因地制宜地选择监管手段十分必要。回应性监管理论要求监管权在多主体中进行分配,分配的基本原则是尽可能让其他社会主体发挥作用,当这些社会主体监管无效时,再发挥政府的作用。政府监管的主要作用是提供战略威慑和对其他主体的自我监管行为进行监管,并且政府作用的发挥也是逐级加强的,应先运用说服、协商等非权力性手段,当这些“软”手段无效时,再运用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这些强制性“硬”手段,直到监管作用真正发挥效用,要充分体现监管手段的多样性和层次性。当前,监管权通过简政放权下放给社会中的各个主体,让社会各主体享有对社会及市场进行监管的权力,监管方法可以是企业自我监管,可以是公共利益集团参与监管,也可以是政府对市场中企业自我监管的监管,这其中涉及到的监管的顺序以及众多监管主体的协调问题是实现回应性监管的关键。

  构建回应性监管格局需要完善相关配套措施。回应性监管理论打破了政府是市场监管唯一主体的惯常思维,而是以政府为核心构建科学的监管治理体系,即政府作为协调的监管部门存在,更多的是进行间接的监管活动,将大部分监管职责交给非政府组织、企业等,促使其建立自我监管制度,政府对其自我监管进行监管或者是应对其他社会主体无法监管的状况。这就要求政府前期需做好监管体系的顶层设计,后期让社会监管主体履行监管责任,政府成为社会监管主体背后的保障力量,角色就从台前变为了幕后。在组织形式上,政府应建立与其他社会主体的对话平台,保证各种监管主体的地位,切实提高他们的监管能力,从而形成共同监管的局面。在监管立法方面,我国当前在监管体系方面的立法还存在着数量不足、与实际脱节、完善相对缓慢的状况,亟待调整立法理念,且法律完善和修订的方向不是单一地提升违法成本来预防其违规,而是侧重鼓励被监管者自身监管能力的培育。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联合国防治荒漠化
  •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
  •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
  •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
  • 伟略引领意无限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