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论坛    视频    党史党建    思想理论    战略管理    社会治理    市场经济    科技军事    独家评论    民主法治    读书治学    中外历史    当代世界    干部教育    领导论苑    艺术鉴赏    舆情分析  
  首页 > 市场经济 > 经济学家
结构调整的通则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东京    2015-11-10 12:37:17

 前篇文章我写“结构调整的误区”,说“配第—克拉克定理”在工业化后期不成立。何以下此判断?文中我举证的是今天欧美国家回归制造业的事实。有读者问:欧美回归制造业是长期趋势么?倘若只是昙花一现,怎可证明“配第—克拉克定理”在工业化后期不成立呢?
  问得好,值得答。是的,从证伪的角度讲,要推翻某个命题只需举证一个相反的事实,但前提是这事实必须真实可靠。问题是,欧美国家回归制造业是真实可靠的事实么?真实性毋庸置疑,但扪心自问,这趋势日后会否再逆转却不敢肯定。由此看,用一个尚不确定的事实判定理论不成立确实欠严密,至少不是无懈可击。
  该怎样补救呢?思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应回到理论上来。未来虽无法预知,但却可按逻辑作推测。配第当年提出结构演进的思想,依据是“从业之利农不如工,工不如商”。人们要追求高收入,劳动力才会从农业依次向工业与商业转移。要追问的是,农业收益低于工业或工业收益低于商业是否是铁律?假若是,“配第—克拉克定理”当然成立;若不是,那就得另当别论了。
  在我看来,农业收益低于工业、工业收益低于商业并非铁律。理论上,一个产业收益高低其实与产业的性质无关,只与稀缺程度有关。供求原理说:供不应求价高利大,供过于求价低利小。所谓物以稀为贵,讲的就是这道理。工业化初期农业收益所以低于工业,那是因为工业品相对稀缺;而工业化后服务业收益高于工业,也是服务品相对稀缺。问题在于,服务业发展不可能长期脱离实体经济,一旦服务品不稀缺,收益当然就不会高过别的产业了。
  好了,就说这些,算是对前文的补充。下面言归正传,讨论结构调整的通则。所谓结构调整,是指一个国家的产业如何定位,归根到底是指全球化背景下怎样参与国际分工。从这个角度看,可借鉴的理论框架很多:影响较大的有斯密的绝对优势原理,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原理,赫克歇尔和俄林的“赫俄模型”,波特的“钻石模型”,等等。就我个人而言,所推崇的还是斯密与李嘉图,因为别的分工理论并无突破性贡献,只是对斯密与李嘉图理论的发挥而已。
  有个大胆的想法,我认为可将斯密与李嘉图的分工原理作为结构调整的通则,也可称为“斯密—李嘉图定理”。完整表述是:“假如国际贸易自由,一个国家按绝对(或比较)优势参与分工,结果不仅对这个国家有利,而且可增进社会整体福利。”其实,此定理的结论斯密与李嘉图早有论证,学界也有共识,可为何要把“贸易自由”作为假设前提呢?
  前文说了,定理是一个“假言判断”,能满足假设(约束)条件,定理成立,否则就不成立。试想一下,若存在贸易壁垒,一个国家想出口的商品出不去,需进口的商品进不来,它怎可能按自己优势参与分工?举国内分工的例子,目前各地结构趋同,其实与地区封锁有关。商务部曾对22个省、市作过调查,发现其中有20个搞贸易保护,这样地区间很难分工,只能“大而全”“小而全”。国内分工如此,国际分工也一样,贸易不自由也是目前不少国家未按自己优势参与国际分工的原因。
  是的,国际分工要以贸易自由为前提,此点容易理解,真正的困难,是要解释“斯密—李嘉图定理”为何可作为结构调整的通则?这是说,只要国际贸易自由,一个国家无论处于哪个发展阶段都应按自己的优势参与分工。对此,可分两种情况分析。
  第一种情况:一个国家处于工业化初期到中期阶段为何要按“斯密—李嘉图定理”参与分工?答案是为了扬长避短。韩国是成功的例子。20世纪60年代,韩国利用廉价劳动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一举打入国际市场,为日后的“汉江奇迹”奠定了基础。相反的例子是巴西。近百年巴西经历了从经济崛起、后步入衰退的过程。论资源优势,巴西得天独厚,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可耕地和先进的农业科技,可它没利用好自己的优势(耕地利用率仅7.5%),试图搞超越式发展,结果由于过度依赖国际资本,令经济长期陷入低谷。
  第二种情况:一个国家到了工业化后期为何还要按“斯密—李嘉图定理”参与分工?理由同样是扬长避短。这方面成功例子多,美、英、德、日是举世公认的发达国家,但其产业定位却各不相同:美国以IT高科技为主导;英国以金融服务业为主导;德国以制造业为主导;日本则以终端消费品生产为主导。不成功的例子是冰岛,冰岛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本应重点发展相关产业,但冰岛认为搞金融才能暴富,于是一时间各类银行、信托、保险机构如过江之鲫,哪曾想2008年一场金融危机,冰岛金融业全线坍塌,国民经济几近崩溃。
  最后再说中国的结构调整。规则当然也是“斯密—李嘉图定理”,但操作上应有区分:一是国内分工要打破地区封锁,鼓励各地根据本地优势调结构;二是国家层面参与国际分工,既要立足本国优势,但也要顾及“贸易保护”盛行的现实。这样看,近期还得审时度势、相机抉择才是。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我国五百米口径球面
  •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
  • 李克强会见迪亚斯—卡内尔
  •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 张德江对芬兰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