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论坛    视频    党史党建    思想理论    战略管理    社会治理    市场经济    科技军事    独家评论    民主法治    读书治学    中外历史    当代世界    干部教育    领导论苑    艺术鉴赏    舆情分析  
  首页 > 市场经济 > 经济学家
“分享制”叫好不叫座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东京    2016-02-29 10:23:19

 

  上世纪70年代美国陷入“滞胀”:失业增加;而通胀居高不下。诺奖得主萨缪尔逊当年在他那本畅销全球的《经济学》教科书中说,要是有谁能为医治滞胀找到满意的药方,将可获得诺贝尔奖。1984年美国经济学家威茨曼出版《分享经济》,果然一时洛阳纸贵、声名鹊起。

  我读到《分享经济》,大约是1985年秋。于今回顾,当时我是确信威茨曼已找到治理滞胀的良策。然而现在三十年过去了,却不见有哪个西方国家采纳他的方案。美国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后,受其影响,中国2000万农民工下岗返乡,国内有人旧话重提,建议借鉴威茨曼的方案,政府也似乎未予重视。

  要问的是,学界对威茨曼赞誉有加,而且被称为自凯恩斯后提出最有效对付失业办法的第一人,可为何他的理论在西方却叫好不叫座?其实,威茨曼的核心观点归结起来就一句话:企业收益要由劳资双方按一定比例分享。他之所以提出这一观点,是与他对失业的独特观察视角有关。

  众所周知,凯恩斯认为失业是由于社会有效需求不足;而威茨曼却将视角转向企业内部,指出失业的根源在固定工资制。威茨曼说,在供求规律作用下,产品价格随供给增加而下降,企业销售量越大,产品价格会越低;而另一方面,由于工资存在固定刚性,企业利润下降而工资不能降,为了生存,企业迫不得已只能裁员。

  举个例子说吧。假如某服装厂有员工100人,每人平均日工资为200元,在经济繁荣期,服装厂每天总收入为3万元,扣除2万元工资还有利润1万元。而在经济萧条期,服装厂每天总收入仅1.5万元,如果员工的工资不能下调,还是2万元,那么企业不仅没利润,而且总收入还不够发工资。倘如此,企业当然要关门停产、员工失业。

  从上面的例子可见,导致失业的原因,是现行的固定工资制度。怎样才能避免失业呢?为此威茨曼设计了一个分享经济的方案。此方案的要点是,企业不按人头设固定工资,而只规定出劳资双方分享企业收入的比例。一旦比例确定,不管将来企业收入如何,双方都按事先确定的比例进行分配。

  为何说此方案能避免失业?还是用上面的例子来解释:假如服装厂经劳资双方协商,彼此同意将企业总收入按1∶2的比例分配,即企业主得总收入的1/3;员工得2/3。经济繁荣期,企业总收入为3万元,则企业主可得1万元;全体员工可得2万元。经济萧条时,企业总收入若为2万元,则企业可得6666元,全体员工得13333元。如此一来,企业也就没有必要辞退员工了。

  事实上,分享制的好处还不仅在此。威茨曼说,若从企业用工的边际成本与收益分析,相对固定工资制,分享制更是妙不可言。如上例中员工的日工资200元是企业用工的边际成本;在固定工资制下,企业会要求每个员工创造的日收益不得低于200元,否则边际收益低于边际成本,企业不会雇工。但分享制不同,即使员工每天只创造150元的收益,但按1∶2的分享比例分配,企业仍可得50元利润,员工工资则降为100元。

  是的,分享制的优点,是能让企业最大限度地吸纳就业。只要员工工资不固定,边际收益小于边际成本企业也有利可图,仍会扩大生产,增加就业。而且威茨曼还说:就业增加意味着产品增加,而产品增加价格会递减,假若所有企业都实行分享制,则社会整体物价水平会下降。这是说,分享制可一石二鸟,不仅能扩大就业,同时可以防通胀。

  回头再说分享制为何不被采纳。思来想去,我想到的原因有三:从企业内部看,企业主会接受分享制,但员工却可能抵制。工资有棘轮效应,涨工资皆大欢喜,降工资员工会怨声载道。特别是那些掌握关键技术的员工,明知自己不会被裁,当然不会同意降工资。而恰恰是这些员工在企业有话语权,决定着分享制能否实施,此其一。

  从政府的角度看,推行分享制的困难,是降工资容易触犯众怒。当年英国撒切尔首相曾为平衡财政预算消减社会福利,结果呢?就连她的母校牛津大学也不肯授予她荣誉博士学位。读者想想,西方国家搞的是多党制,哪个党派上台都需要选票,所以无论谁执政都不可能以身犯险,冒天下之大不韪。此乃第二个原因。

  以上讲的是西方国家,第三个原因则中西皆然。据我所知,西方国家一般有法定最低工资的限定;2007年底,中国出台新劳动法,对法定最低工资标准也作了规定。于是问题就来了,要是我们推行分享制,政府虽无选票之虞,但会触及法律。2008年夏天我赴珠海调研,听说当地员工诉雇主违反法定最低工资的案件不断,当时我就意识到只要有法定最低工资限制,分享制不可能实行。

  由此可见,分享制叫好不叫座,原来事出有因。问题是对法定最低工资怎么看?劳动力是重要的生产要素,工资是劳动力价格。市场经济下企业其他要素价格都已由市场定,照理工资也应由市场定,政府不该管。但由于过去长期搞计划经济,工资起点太低,今天政府又不能不管。是以为难,如何是好?

  不过我认为有一个两全之策:法定最低工资仍可执行,但政府必须同时减税。这样给企业留下利润空间,让劳资双方在法定最低工资之上进行收入分享。舍优求次,应当也是可取的选择!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我国五百米口径球面
  •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
  • 李克强会见迪亚斯—卡内尔
  •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 张德江对芬兰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