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市场经济 > 经济学家
公有制何以产生交换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东京    2016-06-06 09:11:07

   学界通常认为商品交换有两大前提:一是分工;二是产权保护。没有分工,大家生产的产品相同当然用不着交换;若产权不受法律保护,将别人产品无偿占为己有不受惩罚,这样弱肉强食,也不会有交换。正因如此,经济学才将“产权保护”作为交换的前提性假设。

  说分工决定交换是对的。可亚当·斯密的观点相反,认为是交换决定分工。在他看来,交换的范围多大,分工才能在多大范围进行。斯密这样讲也不算错。然而从人类历史看,则是先有分工后有交换。原始社会末期就是先有部落内部分工,之后才出现部落间的零星交换;封建社会男耕女织(分工)已很普遍,可那时也没有普遍的交换。所以准确讲是:分工决定交换;交换促进分工。

  其实这道理好理解,无需我多解释。本文要讨论的重点是:第一,从交换的角度看,保护产权是指保护财产私有权还是产品私有权?第二,公有制基础上何以产生商品交换?第三,产品私有是否就是指某个人独自占有?

  早在20多年前邓小平在南方谈话时就指出:“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有市场。”可当时就有人质疑,说马克思明确讲“私有权是流通的前提”,中国以公有制为主体怎能产生商品交换?时至今日,有的西方国家仍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据说理由也是我们以公有制为主体。

  难道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真的水火不容?正本清源,还是让我从马克思说起吧。

  不错,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中确实讲过“私有权是流通的前提”;在《资本论》第一卷中马克思还说,交换双方“必须彼此承认对方是私有者”。有人推定马克思认为交换的前提是私有制,大概就是根据以上论述。不过我要指出的是,此推定其实是对马克思的误读,并不符合马克思的原意。

  何以见得?我的依据有二:首先,马克思从未说过交换产生于私有制,相反他认为是产生于公有制。在《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中写道:“商品交换过程最初不是在原始公社内部出现的,而是在它的尽头,在它的边界上,在它和其他公社接触的少数地点出现的。”在《资本论》中他也表达过相同的观点。原始社会是公有制,这一点马克思怎会不清楚呢?

  其次,马克思讲作为流通前提的“私有权”,也不是指生产资料私有权。比如他在《资本论》第一卷中说:“商品不能自己到市场去,不能自己去交换。因此,我们必须找寻它的监护人,商品所有者。”而且还说:“商品是物,为了使这些物作为商品发生关系,必须彼此承认对方是私有者。”显然,马克思这里讲的“私有”并非生产资料私有而是产品私有。

  想深一层,生产资料私有与产品私有也的确不是一回事。以英国的土地为例。土地作为重要的生产资料,英国法律规定土地归皇家所有,但土地上的房屋(产品)却可归居民私有。正因如此,所以房屋才可作为商品用于交换。这是说,产品能否交换与生产资料所有权无关,关键在产品是否私有。只要产品私有,生产资料无论归谁产品皆可交换。

  读者若同意以上分析,我们便可讨论第二个问题:公有制基础上何以产生交换。上面说,商品交换的前提是产品私有。照此推理,公有制基础上的商品交换也同样要求产品私有。困难在于,生产资料公有,产品怎样才能私有呢?要说清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引入经济学的“产权”概念。

  经济学说:产权不同于所有权,所有权是指财产的法定归属权;产权则是指财产的使用权、收益权与转让权。我曾以银行为例解释过两者的区别。银行的信贷资金来自储户,从所有权看,信贷资金归储户所有;可银行通过支付利息从储户那里取得信贷资金产权后,资金如何使用,收益如何分享以及呆坏账如何处置,银行皆可独自决定。可见,信贷资金的所有权与产权是可以分离的。

  也许有人问,所有权与产权分离怎能证明生产资料公有而产品可以私有呢?我的回答,产权的最终体现是产品所有权。所谓界定产权,说到底就是界定产品所有权。以农村改革为例,当初将集体土地的产权承包给了农民,于是交足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就是农民的。再比如国企,国企的厂房、设备等生产资料归国家所有,而企业之所以能将产品用于交换,也是因为国家将产权委托给了企业,让企业拥有了产品的所有权。

  写到这里,细心的读者会问,农村土地承包后产品归农民私有,可国有企业产品归全体职工所有怎能说私有呢?这正是本文要讨论的第三个问题。事实上,当年马克思讲“产品私有”并非指某人独自占有,而是说产品要有不同占有主体。占有主体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群人。比如原始社会部落间的交换,占有主体就不是部落首领,而是部落的全体成员;合伙制企业的产品私有,也非某人独自占有,而是合伙人一起占有。

  最后让我总结本文要点:第一,商品交换的前提不是生产资料私有,而是产品私有;第二,所有权不同于产权,两者可以分离;第三,产品是否私有与生产资料所有权无关,关键在于产权如何界定。基于此本文的结论是:只要明确界定产权,公有制与市场经济并无冲突。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联合国防治荒漠化
  •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
  •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
  •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
  • 伟略引领意无限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