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市场经济 > 经济学家
比较优势并非陷阱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东京    2017-03-24 00:06:42

 

  

  时下学界有一流行观点,认为李嘉图当年提出的按比较优势分工的理论已经过时。10多年前在一次学术会议上就曾听人这样说过,不过当时我以为只是那位教授的一家之言,没有特别在意。最近研究产业升级问题查阅文献,才发现国内持这看法的学者不少,甚至有人危言耸听,称李嘉图的分工理论是“比较优势陷阱”。

  读过有关“陷阱”的多篇文章,理由大同小异,皆说发展中国家的比较优势是劳动力成本低,若按比较优势参与国际分工,发展中国家应生产并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这样在与发达国家贸易中虽能获益,但由于发达国家生产的技术与资本密集型产品附加值更高,发展中国家实则处于不利地位。长此以往,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会越拉越大。

  骤然听似乎不无道理,可我却不同意这分析。正本清源,我们不妨先来看看李嘉图自己到底怎样讲。李嘉图指出,比较优势不同于亚当·斯密所讲的绝对优势,绝对优势是指自己与别人比的优势;比较优势则是指自己与自己比的相对优势。国际分工所以要按比较优势进行,是因为这样分工可以互利。何以如此?李嘉图用下面的例子作了论证。

  英国与葡萄牙均生产毛呢与葡萄酒,英国生产10尺毛呢,需要100小时,酿一桶葡萄酒需120小时;而葡萄牙生产同量的毛呢与葡萄酒,分别只需90小时与80小时。显然,生产两种商品英国皆不占优势。然而李嘉图说,如果两国各自与自己比,英国的比较优势是生产毛呢,葡萄牙的比较优势是生产葡萄酒。假如10尺毛呢可换一桶葡萄酒,英国用100小时生产的毛呢,便可换得自己需要120小时才能生产出的葡萄酒;葡萄牙用80小时生产的葡萄酒,可换到自己需要90小时才能生产出的毛呢。

  仔细琢磨,这个例子其实包含了李嘉图分工理论的三个要点:第一,一个国家与其他国家比若不存在绝对优势,但自己与自己比必有比较优势;第二,分工要以交换为前提,没有自由的交换则不可能有产业分工;第三,按比较优势参与分工,分工各方皆可节约成本,是多赢。归总起来说,李嘉图认为由于比较优势无处不在,只要不对贸易设限,按比较优势分工一定能增进社会福利。

  李嘉图的论证我认为无懈可击,可为何学界有人把他的分工理论视为发展中国家的陷阱呢?我的看法,是这些学者误读了李嘉图的“比较优势”。“陷阱”论者说,劳动力成本低是发展中国家的比较优势,发展中国家若按比较优势分工只能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显然,这一推论的前提是错的。要知道,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成本低,那是与发达国家相比。李嘉图说得清楚,与别人比的优势是绝对优势,不是比较优势。

  事实上,不同的发展中国家国情不同,各自的比较优势也各不相同,不能笼统说发展中国家的比较优势就是劳动力成本低。比如印度,作为发展中国家,印度不仅有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同时也有软件研发的优势,可自己与自己比,软件研发的优势更大,故印度的比较优势是软件研发。中国也如是。中国和发达国家比,资本并不占绝对优势,但和自己比资本却是比较优势,不然就解释不了国内企业为何会向资本密集产业转型。

  再往深处想,参与国际分工的主体是企业而非国家。李嘉图举英国与葡萄牙分工的例子,那是个理论分析模型,他的本意并不是让两个国家分别生产毛呢和葡萄酒,而是让两个国家的企业作这样的分工。这就是了,既然企业是参与分工的主体,那么比较优势就应从企业角度权衡。一个国家有众多企业,有的企业劳动力占优势,有的资本占优势,有的技术占优势,怎可武断对一个国家的比较优势下定判呢?

  这是一方面。另外,“陷阱”论者还有一个隐含的假设,那就是“比较优势”恒定不变。可事实也并非如此。举我自己的例子。上大学前我种过地,也当过会计。两相比较,当会计是我的比较优势,于是考大学时我选择了学经济。在大学里(本科、硕士、博士)学习了十年,毕业时我既能当会计,也能做理论研究,但比较起来我认为自己的优势是理论研究。比较优势变了,所以我没有去当会计而选择做了教师。

  是的,一个人的比较优势会变,其实企业也一样。改革开放前,国内大多企业从事的是初级产品加工,技术含量低。改革开放后,通过引资、合资和进出口贸易,国内企业不仅积累了资本,也学得了技术。到今天,许多企业的比较优势已不再是低成本劳动力,反而是资本或技术。去企业看看吧,你会发现大量企业都在用机器替代人工。这一事实,已让“发展中国家比较优势是低成本劳动力”的观点不攻自破。

  “陷阱”论者也许会说,国内企业向资本密集型与技术密集型转型,不正好证明李嘉图的分工理论失灵吗?我可不这样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且企业家不蠢,要是资本或技术不是比较优势,企业怎可能转型?不然我问你:企业为何三十年前不转型而现在转型?合理的解释,当然是企业的比较优势变了。比较优势变了,投资方向才会变。

  所以我的结论是:企业分工的变化决定于比较优势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是对李嘉图分工理论的印证而不是否定。由此给了我们一个重要启示:一个企业要改变自己的分工定位,必须先让自己具备相应的比较优势,否则只能是空谈。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举行“1+6”圆桌对话会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东盟国家领导人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道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联合国防治荒漠化
  • 刘云山:领导干部要注重提高政治能力
  • 李克强同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
  • 何毅亭:中国共产党与当代中国治理之
  • 张高丽会见出席第十四届中国—东盟
  • 伟略引领意无限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