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局   当代世界   学术人生   社会治理   领导论苑   党史党建   市场经济   军事国防   党校教学   中外历史   民主法治   思想理论   文化教育   学员论坛   调查研究   读书治学   党校新闻   科技前沿   党校科研   文史参阅   学习文苑  
  首页 > 思想理论 > 专家视点
理论文章美在可信又可爱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欧阳辉    2018-09-05 00:03:40

  近来,笔者在欣赏理论大家名家的精品力作时,常在思考一个问题:究竟这些理论文章美在哪?某日,读到清末民初著名学者王国维关于哲学的一句话:“哲学上之说,大都可爱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爱。”颇有感悟。

  王国维所说的可爱不可信的哲学,是指叔本华、尼采那类反理性主义者的人本主义哲学;而可信不可爱的哲学,大概是指孔德、穆勒这类实证主义者的唯科学论哲学。他的分类和评价当然是一己之见,但对理论文章而言,笔者以为,恰恰美在可信又可爱。

  理论文章的可信应该是指文中所表达、传达的思想是科学可靠、值得信赖的,而可爱大概是指文章有鲜明的思想、可读性强。可信又可爱,二者互相映照、相得益彰。文字由心而生,文章有感而发。有大格局者,方有大胸襟;有大见识者,方有大树立。马克思1859年撰写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一文,提出了“两个决不会”的重大理论,即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这一重大理论不仅融思想性、真理性于一体,而且科学揭示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所以这一鸿篇巨著可信又可爱。

  然而,时下一些理论文章可信却不可爱,它们大都长着一副似曾相识的“面孔”,如文中的一些段落、大量语句要么照搬中央领导同志讲话、要么照抄党的十九大报告、要么照用中央文件原话,同质化现象十分明显。也有的理论文章乍一看观点鲜明、表达新颖,具有一定的说服力和吸引力,可谓可爱;可细一想却不可信,原因是大都在自说自话、各弹各调,没能较好地将党言党语与学言学语融会贯通、举一反三。更有甚者学着走“终南捷径”,写出来的文章既不可信又不可爱,正如当年邓小平所讽刺的:“这些年把一些人养成懒汉,写文章是前面摘语录,后边写口号,中间说点事。”

  古人论诗云:“诵之行云流水,听之金声玉振,观之明霞散绮,讲之独茧抽丝。”诗如此,文亦然。那么,可信又可爱的理论文章从哪里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我们必须在理论上跟上时代,不断认识规律,不断推进理论创新。让理论文章可信又可爱、读者更爱看,关键是要创新理论文章。

  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创新理论文章不是黄土高坡上唱《信天游》、信马由缰,也不能关起门造车、另搞一套。它至少要坚持三个基本原则:一个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当前要学懂弄通做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并以此为指引;另一个是坚持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党的基本理论上进行创新,彰显一脉相承、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还有一个是结合时代特征和实践发展,坚持在实践基础上进行理论创新,用以指导实践。为了创新而创新,如果理论文章创新不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就容易迷失方向、“剑走偏锋”;不坚持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党的基本理论上创新,就可能走上“歪路”甚至“邪路”;不能较好地结合时代特征和实践需要,久而久之,理论文章就会“固化”直至“僵化”。所有这些,都是绝对要不得的。

  “理论是灰色的,而生命之树常青”。人们常常引用这句名言来说明理论要适应生活的变化。生命之树之所以是常青的,是因为现实社会总是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生命之树总会不断抽新枝、发新芽、展新颜。当前,在理论文章和创新理论文章上,应该说各界是高度重视的,常常发“新言”、换“新颜”。但也存在着一些模糊认识和错误观点:有的人看不见理论文章的现实指导意义,更看不到创新理论文章必须与时代和实践结合的必然性,难免会说一些理论文章“过时论”或“无用论”之类的话;也有的人不顾实践发展的现实,一谈到理论文章创新就眉头皱得老高,总觉得改来改去最终还得回到老套路上来,将理论文章奉为僵化的教条,进而令其“固化”直至“僵化”;还有的人有意淡化理论文章,甚至干脆避而不谈理论文章创新,他们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的“人生哲学”,不愿尽责、不敢担当。这些对待理论文章和理论文章创新的模糊态度、错误观点,应当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和警惕。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理论创新只能从问题开始。从某种意义上说,理论创新的过程就是发现问题、筛选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创新理论文章必须强化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而确立对待问题的正确态度和解决问题的科学方法,是理论文章能否做到可信又可爱、读者更爱看的关键所在。

  实践和事实表明,不同的态度、不同的方法,往往会带来截然不同的结果。比如,有人认为理论文章创新是“大哲鸿儒”的事情,非“凡夫俗子”所能为。这其实是一个认识误区。创新理论文章并非一定就要“高大上”,一般的作者、读者就能成为创新主体。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可大可小,揭示一条规律是创新,提出一种学说是创新,阐明一个道理是创新,创造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是创新。”此外,推进理论文章创新,确立科学的方法论至关重要。我们要学会一分为二地看问题,分清本质和现象、主流和支流,既看存在的问题又看其发展趋势,既看局部又看全局。只有这样,才能提出客观的观点、深刻的思想,科学揭示我国社会发展、人类社会发展的大逻辑大趋势,理论文章才能可信又可爱、读者更爱看。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知识付费,何以可能 知识付费,何以可能
永远保持共产党人的优良作风 永远保持共产党人的优良作风
习近平出席中非领导人与工商界代表高层对话会暨第六届中非企业家大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习近平出席中非领导人与工商界代表高层对话会暨第六届中非企
习近平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举行会谈 习近平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举行会谈
法律中的“公摊面积” 法律中的“公摊面积”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给参加“一带一路”青年创意
  • 李克强同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举行会
  • 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困境中实现了精神升华”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近平是靠自己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