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论坛    视频    党史党建    思想理论    战略管理    社会治理    市场经济    科技军事    独家评论    民主法治    读书治学    中外历史    当代世界    干部教育    领导论苑    艺术鉴赏    舆情分析  
  首页 > 舆情分析
2014年网络舆情观察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东鸟    2015-11-13 15:50:23

 一、2014年网络舆情态势
  2014年网络舆情保持积极向上的良好态势,网络舆论生态整体向好,激发出巨大正能量。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从党和国家事业看,各项事业良好发展态势赢得阵阵掌声和喝彩。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带领全国人民,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战略布局经济新常态,用中国梦凝聚中国力量,以作风建设提振全党精气神,开创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新局面,开拓了治国理政的新境界,赢得社会各界衷心拥护和广泛信任。“习大大现象”火爆网络,“习大大”“彭麻麻”的一言一行在互联网产生超高人气,广大网民共同为“习大大”“彭麻麻”加油。“中国梦”搜索指数比2012年最高值飙升200倍。特别是党中央从严治党,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不断拓展反腐领域,“打老虎”“拍苍蝇”“猎狐狸”,查处周永康案、徐才厚案、令计划案等一批大案要案,反腐规模、密度、强度均呈现高强态势。中纪委网站“周一见”和最高检网站
“八点发”渐成风格,“周一拍苍蝇,周五打老虎”,但也有早七点“打老虎”,可谓有常态无常形,使其成为2014年中国最新锐媒体。2015年元旦,中纪委网站将推出新版,同时客户端上线试运行,将聚集更多社会正气。反腐正在路上,反腐的路会越走越宽。
  从民族精神状态看,民族精神和爱国情怀得到空前振奋。从中央高规格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抗战胜利69周年,到中央隆重纪念首个烈士纪念日、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活动,再到纪念甲午战争爆发120周年,打响一场又一场新的舆论抗战,宣誓捍卫历史正义和世界和平,有力反击忘记历史、背叛历史甚至歪曲历史者,极大弘扬了民族精神,激发了民族力量,互联网上爱国主义情怀激荡昂扬。新浪微博每一个有关纪念活动的微话题,浏览量动辄就达数亿。香港“占中”更是让内地网民的爱国主义热情进一步迸发。《中国网络社会心态报告(2014)》显示,87.6%的网络用户表达出爱国主义情绪,其中42.8%表达出较为强烈的爱国主义情绪。《世界邮报》最近一项采访调查也显示,许多中国大学生表现出强烈的爱国热情。
  从社会思想意识看,对西方民主弊端的反思获广泛共鸣。乌克兰危机、泰国乱局、埃及动荡、美国弗格森案,以及台湾“反服贸”、香港“占中”等,暴露西方民主的种种弊端,人们对西方价值理念、制度模式、人权保护的弊端和困境认识越来越清楚,有关社会思想意识的反思增多。《人民日报》《求是》《光明日报》《红旗文稿》等一系列重量级报刊及所属网站纷纷刊文,剖析西方民主的弊端及其体制性问题。网上也掀起了一股西方民主反思潮,出现一批反思西方民主弊端和问题的文章。西方民主制度的神圣光环日渐消退,民主政治没有固定模式和标准答案越来越成为共识。
  从网络社会生态看,正能量迸发让网络空间逐渐清朗起来。中央有关部门持续开展“净网2014”“剑网2014”“打击新闻敲诈和假新闻”“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治理”等专项行动,打击网络谣言、网络色情、网络盗版等,秦火火等一批传播谣言、惑众生非的网络“大谣”和推手被依法查处,快播等一批传播低俗色情的网站被严肃查处。中国传媒大学研究数据显示,专项行动开展后,微博“大V”的活跃度和影响力大幅减弱,在主要热点事件中发布的微博总量和带动转发评论总数均显著下降,并出现部分向微信公号迁移的现象,一些微博“大V”甚至开始创业。各级各类政府机构积极进军微博微信,在突发事件、司法案件议题中及时发声,有效影响了舆论的正向转变。“自干五”队伍不断壮大,为抵制谣言和净化网络环境作出了贡献。“我和国旗合个影”“善意回帖”“冰桶挑战”“微笑挑战”等蹿红微博微信,迸发正能量。网络空间戾气渐散,网络空间呈现新气象。
  从中国国家形象看,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良好形象得到世界认可。中央领导同志借助各种国际场合,不断发出中国声音,传播中国主张,展现中国新形象。特别是APEC北京峰会,发出了中国声音,提出了中国方案,贡献了中国智慧,展现了中国形象,习大大“主场外交”备受网民赞赏,称赞习大大“将中国风格和气派推广向全世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艾什中心对世界主要国家领导人形象的全球公众调查结果显示,在受访者对本国领导人认可度、30国受访者对10国领导人认可度以及受访者对本国领导人正确处理国内及国际事务信心度方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排名第一。
  在看到正能量网络舆论生态正在形成的同时,也要看到网络舆论生态也有纷繁复杂的一面。网上舆论热点事件频发多发,主要集中在社会、民生和政治领域。经济社会领域热点问题越来越多地集中反映到网上,地区性、局部性和偶然性事件也通过互联网迅速发酵成为全国性热点,如茂名“反PX项目”聚集、杭州反垃圾焚烧厂聚集、多地罢工罢课维权、多起冤假错案重审,以及多地暴恐案件、安全生产事故、环境污染雾霾事件、马航MH370失联等,引发网上舆论波动。当前社会上的一些不良情绪在网上呈蔓延之势,怨恨、偏激、暴戾、浮躁、焦虑等不良情绪有所滋长。一些意见领袖、网络推手、公民记者等,以导师、天使、公知等面目招摇过市。对东莞扫黄,绝大多数网民是赞成的,但一些网络“大V”价值观扭曲,极尽调侃,冷嘲热讽,甚至喊出“东莞挺住”,
出现各种奇谈怪论。不同观点和主张的活跃网民各自“站队”“分派”,不同思潮和声音都有代表人物及其追随者,他们纷纷对各种问题和话题发声,各种思想意识交锋频繁,相互进行激烈的口诛笔伐,有的围绕人民民主专政、《辽宁日报》公开信等话题论战,有的为了吸引眼球大搞网络约架,有的为是否过圣诞节而互相争论。通过网络传播和放大的谣言数量多、危害大,既有政治经济领域谣言,又有社会和安全领域谣言。造谣对象以公共部门和领导干部为主,而且突发公共事件越极端、仇官仇富情节越强烈,谣言就越容易产生。国际网上热点越来越容易传导到国内,产生“刺激效应”;国内网上热点话题越来越容易扩散到境外,产生“溢出效应”。乌克兰危机、国际油价下跌、卢布危机、足球世界杯、亚航QZ8501失联等,无一不牵动国内外舆论,国内外网上舆论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程度越来越深。

二、来自网络空间的主要挑战

  网络社会和依法治网。网络社会作为现实社会的重要延伸,是人们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并非游离于现实社会之外,必须纳入法治社会的范畴。当前,网络空间法律边界不清晰,法治意识淡薄的情况较为普遍,谣言、诽谤、欺诈等问题突出。如果不给互联网套上法治的笼头,它就会成为一匹脱缰的野马,四处践踏网络空间的良田沃野。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需要以最坚决的态度和最有力的举措推动依法治网,形成全面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的新常态。当前,网络社会立法中“一事一立”现象较为普遍,常常是新业务新问题一出现,就要重新制定法规,划分职责、明确尺度、确定审批程序,导致跟不上管不住的问题突出。应当说,这些现象在互联网发展初期不可避免。经过这些年的实践,我们有条件从更高层次和长远视角来通盘谋划互联网立法。一方面,立足当前现状,针对网上突出问题,加强专项立法工作,并把现有法律法规尽可能地延伸到互联网上,延伸到新应用上,避免“管不完的事,立不完的法”。另一方面,着眼长远发展,研究制定可延展、适用面广的互联网管理通则(相当于网络社会的宪法),可预见性涵盖各种网络新技术、新应用的发展变化。
  数字青年和社群民主。香港“占中”行动和台湾“反服贸”运动、地方“九合一”选举事件,让我们看到了青年世代和社交网络的巨大政治力量。伴随互联网成长,善用社交媒体的青年世代被称作“数字青年”,他们追求个性,反权威、反教条,思想表达更自由,社会动员能力更强,但偏激言论、语言暴力问题突出,“不公平”“被剥夺感”感更强烈。特别是,柯文哲逆袭连胜文、“占中三子”被边缘化,改变了传统的政治动员模式。“数字青年”推崇所谓“社群民主”,欢呼“粉丝的民主时代”到来,让传统政党组织“被旁路”。但凡事“坐网观天”“谷歌一下”的“数字青年”,容易人云亦云,丧失独立思辨能力。从香港“占中”和台湾“反服贸”可看出,一些数字青年不负责任的众声喧哗,不仅没有产生优良民主,反而践踏法治精神,使民主朝着越来越肤浅的方向行进。内地是1994年才全方面接入国际互联网的,80后、90后、00后伴随互联网发展而成长,大多能娴熟使用互联网,被称为“数字土著”,也被称为“网生代”。在什邡、乌坎、启东等群体性事件中,出现大量年轻面孔,他们不是围观者而是网上组织者和中坚骨干,让人们看到“数字青年”的崛起和力量。
  网络动员和社会运动。互联网可进行低成本、高效率组织动员,推动网上行动落地化,发起社会运动。2013年6月的《经济学人》刊出封面文章《抗议的历史进程》。1848年,法国革命者拿长枪对抗王权;1968年,欧美新左派青年用汽油弹对峙警察;1989年,东欧抗议者用烛光晚会表达诉求;2013年,智能手机成为抗议者的武器。从2011年突尼斯、埃及政权更迭事件,到2013年巴西、埃及、土耳其等国大规模抗议活动,其共同特征是抗议活动最初并非通过政党、工会直接动员,而是在网上自发集结,产生出乎意料的政治冲击。2012年,我国多地多次爆发保钓反日游行,微博私信、QQ群、手机成为组织动员的关键渠道。2014年,乌克兰政权更迭、台湾“反服贸”学运、香港“6·22公投”及“占中”,脸谱、连我、批踢踢等社交媒体成为组织社会动员、发起
社会运动的重要工具。网络社会动员可以将网络世界的人气与能量,转化为街头真实参与的身影,发起一场场浩大的社会运动,使各个国家和地区政府的治理面临严峻挑战。
  社交暗网和舆论暗河。2014年,以“友秘”“无秘”“乌鸦”“吐司”等匿名社交和“火聊”“茄子快传”(不需要互联网就可组建群聊,香港“占中”使用的主要网络工具)等弹性社交(随时随地可即兴搭建的弹性社交网络),以及“龙卷风”(Twister)去中心化社交为代表的私密社交暗流涌动。如果说,微博等开放式社交,像一条明河,哪里有水、水有多汹涌看得清楚;那么,私密式社交就像一条地下暗河,哪里有水、水有多汹涌看不清楚。据调查,全球社交分享内容中,通过私密式社交暗网分享的比例达69%,远高于开放式社交明网。未来,这种信息传递隐秘、动员功能强大的网络“社交暗网”“舆论暗河”将会越来越多,充满谣言和恶意中伤。比如,2014年8月,有网民在“友秘”上称,“IT大佬吸毒被抓”,随即被微博广泛传播,张朝阳、马云等随即“躺着中枪”。私密社交不像微博等开放社交,具有自我净化和舆论对冲机制。在一些热点中,谣言在微博上能较快澄清,但会在微信朋友圈继续扩散,其纠偏功能明显不如微博,极大增加网络管理和舆论引导难度。
  黑客攻击和网络战争。2014年12月22日,朝鲜互联网服务大规模中断,全境根本没法上网,9个半小时后才恢复正常,此后互联网和3G网络又多次瘫痪,朝鲜中央通讯社、“柳京”、“今日朝鲜”网站先后受到攻击,被外界疑为美国的报复性行动。此前,索尼拍摄《刺杀金正恩》原定2014年12月25日于北美上映,黑客攻击了索尼电脑系统,并威胁准备放映的影院。联邦调查人员认定,朝鲜与索尼遭网络袭击事件有关。美国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称,黑客威胁是“战争行为”,“索尼的崩溃意味着美国在第一次网络战中败北,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奥巴马称将作出合适的回应。索尼和朝鲜被黑事件无人认领,但朝鲜和美国互指对方是幕后黑手。但谁有能力把朝鲜从网络世界清除9个半小时,“你懂的”。近年来,某些国家不断指责中国黑客攻击,自己却网络窃听全球各国。黑客劫持中国IP地址攻击韩国核电站,德国钢厂受网络攻击造成重大损失,网络大战阴云再现。

三、网络舆情治理需要新思维

  互联网使得我们党和政府国家治理,面临复杂的网络舆情新常态。要适应这种新常态,就必须树立互联网新思维,创新和升级工作理念、工作方式和工作手段。
  从理念看,树立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一词的最早提及者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他在2011年的多次演讲中提到这个概念,意思是指要基于互联网特征来思考。2014年,互联网思维迅速成为创新性理念。什么是互联网思维,众说纷纭。业界一般认为,“用户至上、去中心化、极致、免费、消费痛点、大数据研究”都属于互联网思维。对网络舆情治理来说,互联网思维又是什么?首先要有用户至上意识,改变过去媒体单向传播、受众被动接受的方式,准确掌握用户的需求,注重用户体验,满足多样化、个性化的信息需求。其次要有互动传播意识,适应平等交流、互动传播的特点,重视和用好受众的力量,让更多的人参与到传播过程中来,在互动中参与,在参与中传播。再次要有抢占先机意识,适应即时传播、海量传播的特点,重视首创首发首播,占据主动、赢得优势。最后要有大数据分析的意识,通过捕捉、挖掘、分析网民上网留下的数据痕迹,让观众乐于从被
动接受变为主动接受。
  从要求看,重点是把握好时、度、效。什么是“时、度、效”?简单说就是准确掌握传播时机、节奏和力度,根据情况恰如其分地决定传播的快慢、强弱、疏密,什么时候发出权威声音、什么时候展示民意、什么时候让专家学者出来说话,都需要精心设计。“时”就是“说话的时机”,无论是新闻报道还是舆论引导,都要强化时效意识,先人一步、先声夺人,关键时刻不失语,不仅迅速发出正面声音,还要增加发声的频率和幅度。“度”就是“说话的分寸”,有理有节发声,把握好分寸、掌握好火候,恰如其分、恰到好处地运用宣传方式,该饱和集中宣传就不能毛毛雨,该润物无声宣传就不能疾风骤雨,同时避免不必要地刺激受众敏感神经,说话要留有余地。“效”就是“说话的效果”,主动设置议题,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多讲能够产生认同、引起共鸣的事实。
  从形式看,改进创新宣传方式。把握好传播规律,讲究传播艺术,避免刻板生硬、亲和力不够的问题。近年来,在这方面形成了许多好做法、好经验。一是运用动漫手段。借助动漫手段开展宣传,可以强化报道生动性、趣味性、贴近性,使新闻报道动起来、活起来。二是运用视频方式。视频越来越成为重要舆论载体,越来越多的网民倾向通过观看视频获取信息,应多运用视频更好地传播信息、陈述事实。三是运用图解形式。2013年5月,人民网推出《图解新闻》栏目,解决了政策类报道难以被理解的问题,将政策宣传用简明方式呈现在网民眼前。可视化传播形式,大大提高了人们阅读的愉悦感和跳跃度,使网络信息在传播过程中既保证了趣味性,又最大限度地提供了信息量。
  从引导看,坚持正确舆论导向。正确舆论导向不是空的,用什么引导,引导到什么方向,是舆论引导成败的关键。一是用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来引导。及时准确地把中央的重大政策举措解读清楚,增进网民的理解和认同,凡是遇到问题,首先要把中央政策讲清楚。二是用法律法规来引导。特别是对群体性事件的舆论引导,尤其是要把法律法规讲清楚,用法律法规来衡量是非黑白,引导人们依法有序理性地表达诉求。三是用社会主义道德规范来引导。网上很多复杂现象属于道德层面问题,应坚持用人们普遍认同的社会基本人伦和公共道德来加以引导,领道道义高点,符合公序良俗。四是用讲清事实真相来引导。现在网上炒作的热点,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事实真相的质疑,许多事件就在质疑、争论和探求过程中逐步发酵升级的,要消除因为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的舆论炒作,就必须及时公布事实真相,还事情本来面目。
  从管理看,依法管控网上有害信息。在灾难事件报道中,社交媒体“12小时内帮大忙,12小时后帮倒忙”,这是一个规律。美国波士顿发生马拉松赛爆炸事件,推特等社交媒体一方面起到迅速传播信息的作用,不停发布伤亡和救助信息;同时也产生了很多虚假消息,传播谣言,煽动情绪。有美国网民对此评论说,“推特在灾难发生后的头五分钟效果最好,但12小时后效果最差”。在中国也是如此。从四川汶川、芦山地震到云南鲁甸地震,都反映出这个规律性特点。突发性、灾难性事件发生不久,社交媒体上就会出现质疑、“反思”和谣言等杂音。鲁甸地震发生不久,震中食品匮乏、官兵浑水泡面等视频和图片网上疯传,捐款类谣言不时出现。有关部门应依法加强网络管控力度,依法惩治一些造谣者,有效避免网上有害信息泛滥的次生灾害。
  从统筹看,注重网上网下配合联动。网上反映的利益诉求需要回到现实来解决。要解决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问题,加大对现实问题的解决力度,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有效缓解社会矛盾。一是建立网下处置机制。统筹有关部门把解决问题与舆论引导相结合,把“网上问题网下解决”作为“新常态”。只有实际工作部门及时处置线上反映的问题,实现网上交流与网下办事的有机结合,积极回应群众利益诉求,为群众解决实际问题,才能赢得群众的欢迎。二是完善网络民意反馈机制。建立健全网络访谈、在线咨询、投诉处理等网络问政渠道的处理程序,落实网民意见的收集、处理、反馈等办理流程。
  (作者:互联网研究学者)

【版权声明】凡来源学习时报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学习时报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如需使用请点击后方“获取授权”按钮!
 
  精华推荐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会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观团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理论工作者应承担时代赋予的使命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党员正心修身的必修课
  新闻点击排行
  • 习近平致信祝贺我国五百米口径球面
  • 习近平出席刘华清诞辰100周年座谈
  • 李克强会见迪亚斯—卡内尔
  • 包容互鉴与人类文明进步
  • 张德江对芬兰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 俞正声出席招待会 会见少数民族参
  • 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
  • 多点“实心眼”领导干部
  •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央党校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京ICP备1200211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